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夜空如墨染,深邃悠远,皓月当空,四周围很是安静。

    宽敞的院落中,几个小太监搬着十几盆的桂花一字排开,正值着仲秋时节,天清露冷,一树树的桂花开了。

    香风冉冉,艳溢香融,沁人心脾,满院生香,让人禁不住的抬头仰视着天空当中的明月。某一个瞬间,仿佛院中的桂花飞入月宫,光射处,冷浸一天的的秋碧。

    “棠主娘娘,天凉了,咱们这就回室内去吧,别凉着了!”

    小丫鬟灰兰穿着一身崭新的宫人侍者服装,小声的与沈梅棠道,一旁边还有穿着一模一样的小丫鬟玳瑁。

    自早起来入得宫中,沈梅棠被安排的此处住下。

    “嗯。”

    沈梅棠听着这称号‘棠主娘娘’感觉有点不太适应。她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她在室外赏月,欣赏了半晌了。

    入乡随俗,入得宫中就得按照宫中的规矩来,一千位佳丽全都取名字当中最后一个字儿称为主,若是有绕口的或是重了的,可以唤做两个字儿。

    就比如说珍珠,单单叫做珠主,有些个饶舌跟别嘴,就可以唤做珍珠主。但不可加上‘娘娘’二字,还没有到封妃之时,没有这个权利。

    沈梅棠自是榜首之人,待遇特殊。

    称号当中暂时可以加上‘娘娘’二字儿,直到三个月后,若是正是封妃,封为太子的正妻,可直接唤其太子妃娘娘,不在唤其棠主娘娘。

    虽然说天气还不是那么的冷,但毕竟也是仲秋的夜晚,没觉得冷之时手已经冰凉。

    沈梅棠转回身来,看着身后不算是很高大的一处殿阁,虽谈不上华丽恢弘,但看着也雅致舒适。或许,在她的心里,起居之处就应当是这个样子。

    特别是中间黑色金丝楠木、金漆书写着三个大字‘海棠阁’的匾额,高高悬挂着,与金灿灿的琉璃瓦之下,饰以金漆的彩色绘图一并在月下闪着光,夺目耀眼。

    非是偏这一个‘棠’字儿与沈梅棠名字当中字儿重合,而是沈梅棠自小就喜欢这梅花与海棠。

    这匾额上名字,看得出非是现在才挂上去的,冥冥当中,好像早就为她准备好了似的。

    一个年纪稍大的宫女领着四个小宫女,前来伺候着棠主娘娘。

    这也是特别的待遇了,其她的那九百九十九个佳丽也没有这待遇。

    按照排名,百名以后的主子,莫说没有掌事的宫女引领小宫女伺候着,身边也只能带着一位丫鬟入宫。

    看着榜首之人,一边羡慕着又一边的嫉妒着,很是矛盾,但也没有一丝的办法。

    这会儿,沈梅棠向室内走去,水晶珠帘的门帘立刻被站在两侧的小宫女,以金钩搭起,躬身施礼,声音很轻地说道:“棠主娘娘,慢些走。”

    脚下铺着厚实的地毯,踩上去很是绵软,感觉舒适。

    一股股桂花的清香由室外飘进来,满室生香,香气袭人。

    方方正正的外室,规矩典雅考究的装饰,看着很是气派规整,就连墙角边三角形的几案上,摆放着一支葫芦瓶,也是最顶级翡翠雕刻而成,奢美而珍贵。

    两个身着鸭蛋青色的小宫女站在内室的门口处,半低着头,身子微微的前倾,见沈梅棠走过来,伸手挑开又一道水晶门帘,轻轻道:“棠主娘娘,慢些走。”

    内室之中,装饰简约,自是有利于歇息。但简约可不等于简单,每一处皆是用心考虑过。

    沈梅棠坐在桌前,掌事的宫女端上来香茶,轻轻的放在桌上。

    动作娴熟的给沈梅棠倒上了一杯之后,双手交叠在一处放在胸前,微笑着,眼光四十五度角的看着地面道:“棠主娘娘,请用茶。”

    “锦青,你坐下吧,不必拘谨。”沈梅棠说道,声音很是沉着。

    “不,我得站着伺候棠主娘娘,这是宫里的规矩。”锦青微微躬身道。

    见她生得一张圆脸,约有二十五、六岁的年龄,或者更大一些。不大也不小的眼睛笑起来之时,眼角有几道鱼尾纹。身段不高也不矮,略有些个偏瘦。

    “锦青姑姑,刚刚听你说你姓王,叫做王锦青。恰巧,咱俩是一家子,我也姓王。”站在一旁边的灰兰微笑着说道。

    “是啊,我家里父母皆是王姓。”锦青道。

    “咯咯咯,锦青姑姑可是双重的王姓,我母姓刘,父亲姓王。”

    灰兰咯咯笑道:“对了,有一件还要问锦青姑姑,咱这宫里有寺庙吗?我来时匆忙,想到寺庙里烧住香,还个愿。”

    “有。”锦青道,“寻着白日里,有宫人引领着新来者,熟识宫中各处之时,我领着你去。”

    “太好了,谢谢锦青姑姑。”灰兰欢喜道。

    喝了一盏茶,只觉得茶水入到口中很香,沈梅棠问道:“锦青,此茶入口很香。”

    “棠主娘娘,这是新采摘下来的桂花茶,专门捡着那一种金桂,将将半开之时而采下的,在助于安神。”锦青道。

    “嗯。好茶。”沈梅棠赞道。

    稍刻,灰兰跟玳瑁伺候着沈梅棠洗漱罢,扶她躺在榻上歇息,室内熄灭了灯。

    突然间,环境的变化,令沈梅棠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室外的明月高悬,能看见月光将桂树的影子投上窗上,一丝的风都没有。

    沈梅棠起身,推开了一扇窗子,立刻阵阵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香沁心脾。

    突然间离开了父母,来到陌生的环境,又逢着这仲秋之时,她怎么能不想家,不想家中的亲人。

    想起每年的中秋夜里,家里五、七十口的人聚会一处,说说笑笑的一直热闹到后半夜里,上下眼皮地都开始打架,还都不愿意睡觉去,打开着的话匣子关不上,她的嘴角微微的翘起,笑了笑。

    笑容若天空中的一道闪电,只一刹,便消失了!

    她又想起了跟六一大师兄在书院里赏月的情景跟进宫来的路上,看见他出殡的队伍,她失声痛哭!

    大半个多时辰,她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前,就这样与天空的明月对视着,脸上一点儿的表情都没有,身上变得冰冰凉凉,宛若月中飘下来的仙子,冰美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