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补充暗灵气难点还是暗灵气汇聚上,这么多年下来,易修各种高级能力已经掌握了很多,可基础的聚灵阵他就是没有研究透彻。

    如何用阵法聚集灵气,易修没有丝毫思路,他唯一的参考就是最开始自己的自动修炼,还有如今青莲的自动炼化能力。

    可是自动修炼是先天之炁的特性,与运气路径没有关系,易修研究不出什么,而青莲吸收转化灵气的能力,更像是天赋神通,易修也没能力解析。

    所以想实现聚灵阵,除非易修遇到一个会自动修炼的异能者,或者在获得一本古籍,供他参考,不然这聚灵阵易修自己都有心放弃研究。

    当前在没有聚灵阵的情况下,想要聚集大量暗灵气,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事务所这些机器输出的灵气都改成暗灵气,如此即便没有聚灵阵,灵气自我的吸引也能带动大量无主暗灵气进入死亡小镇。

    “这些装置说到底就是利用灵石来催发,暗灵石事务所因为有大量存在,在不行去熊猫洞天挖点回来也可以,只要阵法启动,后期有人维护加持,消耗倒也不大。”

    念此,易修打开手机,与上面联系,询问暗灵石存量的问题。

    在得知易修需要大量暗灵石,事务所很轻松的同意下来,其他灵石对比其他国家相差无几,但这暗灵石的储量是相当惊人的。

    而且XA等地还在源源不断产生暗灵石,要不是暗属性的人才太少,事务所用资源都可以堆出一大批超级暗系强者。

    让事务所尽快送一些暗灵气过来,易修着手死亡小镇外围的结界布置。

    他也没用自己会的阵法,只是沿用事务所之前启动的结界。

    事务所的结界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能量运用,结界也只是起到一些禁锢阻挡的作用,以易修对阵法的了解,很容易看透事务所结界的本质,并稍加改造,不在像以前那么麻烦。

    有这么多资源,还需要那么多人辅助启动,这种结界局限性太大。

    易修改造后,这个结界就有了大节点和小节点。

    小节点就是组成结界的单个机器,大节点就是整个结界的关键节点,以后此阵法一成,只需要派人守护大节点就够了,小节点定期检查更换对应的灵石足以。

    死亡小镇的范围很大,易修忙碌了一天也没把仪器布置完毕。

    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易修自己能做,其他人就是想帮忙都不行。

    阵法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随意的,一点点的位置偏差都有可能导致阵法不成立。

    所以在结界形成之前,易修都需要自己忙碌。

    第二天清晨,易修回到营帐,他不是回来休息的,只是想到金灵儿和小男孩他们回来看一下篝火晚会怎么样了。

    “仙师主人,你回来啦,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见到易修,金灵儿泪洒当场,猛地扑进易修怀中,像一块狗屁膏药一样粘着他,易修怎么推都推不开。

    “昨晚我看你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怎么,现在想起我了?”易修揶揄道。

    闻言,金灵儿整个身子都红了起来。

    昨晚她带着易修的美酒送给那些战士,不料易修的酒水太香太好喝,酒劲更是巨大,喝了易修美酒的战士一回儿就伶仃大醉,发起酒疯来,而金灵儿看众人如此喜爱易修的酒水,没忍住,也偷偷喝了一些。

    然后就有易修看见金灵儿吹牛皮的场面。

    此刻金灵儿想到自己最晚的糗事,又看易修嬉笑表情,嘴中吐不自觉吐出一个金色泡泡,包裹着自己,一溜烟跑了。

    “还挺害羞,看来还没迷上酒。”

    不管金灵儿抛去哪里散热,易修找到了小男孩。

    答应他的愿望也该履行了。

    一间临时卧房内,易修和小男孩对视。

    “我叫易修,你可以叫我易大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易修笑道。

    “楚云飞,这是老乞丐给我取得名字,说是希望我像云一样没有烦恼,自由飞翔,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小男孩,也就是楚云飞朗声回答。

    “是一个极好的名字。”易修点点头,招呼小男孩坐下。

    “你经历过苦难,比寻常小孩要成熟的多,接下来我会给你登天的能力,可这能力你是答应过我是用来成为大侠,降妖除魔的,你还记得吗?”

    楚云飞用力点头,目漏坚定,用力举起右手,“易大哥,我不会忘记的,我用我的生命发誓。”

    “小小年纪发什么誓。”易修按下楚云飞的手臂,摸了摸他的脑袋,目漏深邃,“你或许不懂,我给你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但你必须要懂,这个力量是用来干什么的,如果某天你违反了我们的约定,你知道后果会如何吗?”

    楚云飞摇头,一脸的认真,“我不会违反约定的,老乞丐说过,男人可以一无所有,但不能没有志气,更不能没有诚信,男人要是连自己的底线都没有了,那就连乞丐都不如。”

    “哈哈,我喜欢你这么自信,也希望你一直这么守信,不过男人有时候也是可以稍微撒谎的哦,当然前提是男人,你还小,算不得男人。”易修大笑。

    楚云飞脸上漏出倔强,“我已经是男人了,我懂你的意思,我曾经生过一场大病,没有钱看病,差点饿死,老乞丐瞒着我去偷了一瓶药和一块面包回来,并撒谎说这是他攒钱买下来的,靠着不知名的药和面包,我幸运的活了下来,而老乞丐永远离开了我,那个时候我就还知道,会撒谎的男人才是真的男人。”

    易修收起笑容,认真看着面前的孩子。

    “你的命运很不好,但你的运气很好,能走到今天,不是没有原因的,无论你对“男人”如何理解,我还是要警告你,不要试图去违背誓言,起码不能违背我们两的誓言,不然你会很麻烦的。”易修严肃道。

    自打能窥视气运,并掌握诅咒能力后,对着易修许诺,和对天道发誓没多大区别。

    对天道立誓,誓言小了,能力小了,天道可能还不会理会。

    但对易修许诺,只要易修承认接下,那么无论此人强弱,誓言大小,一旦反悔,必然会受到诅咒。

    像楚云飞未来要是违背诺言,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易修完全可以从因果上隔着时空了结楚云飞的生命。

    一个人的意志总有犯错的时候,易修就是楚云飞最后的底线,如果有一天易修感应誓言出现问题,不用说,楚云飞已然背道而驰,在逆天而行。

    易修不能代表天,可他做的事本身就顺应天道,并被天道关注着。

    楚云飞犯错惩罚会比普通人严重的多,而楚云飞犯错造成的后果也会比普通人严重多得多。

    因为在死了白枫后,楚云飞将成为下一任世界之子。

    这是易修无法规避的问题,世界之子的死,不是想象中那么轻松自在,任何一个世界之子都存在他必须完成的任务。

    白枫路走的太偏,他没有成为枭雄,也没有成为魔王,他仅仅是在用不规范的能力屠杀人类,这种行为有违天道,所以易修很轻松就杀死了白枫。

    白枫人死了,他的责任还需要人去完成,最开始易修是想把这个“责任”给那个婴儿的,只是没想到遇到了楚云飞。

    一个镇子出现一个正规世界之子,两个备选,枫叶镇真的不简单。

    不要觉得楚云飞没什么大不了,也不要疑惑。

    枫叶镇活下来的人没有一个人简单。

    他们身上的气运,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他们某些特质已经被激发。

    未来要不了多久,这些人都会有一个质变,成为人上人,这一点易修不需要查看他们的气运,都可以保证。

    生死中有大恐怖,也有大机缘,对国家来说,这次百万人死亡,换来十多个顶级人才,某种意义上讲是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