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数不清的黑丝如藤蔓一般朝徐白莹和顾念怀袭去,顾念怀临危不惧,他极速伸出手,一道金光从他掌心绽放,如藤蔓般的黑丝被金光所骇垂拉着卷曲的梢头悬于空中。

    铜镜恶鬼见黑丝被顾念怀击退,他怎能甘心,此刻面目狰狞,无比扭曲的拼死相搏,黑丝领受旨意再次朝徐白莹和顾念怀发动进攻。

    顾念怀的神力始终微弱无法抵御这次强有力的进攻,黑丝近在咫尺之际,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徐白莹用神力一推,顾念怀怒吼一声:“快走!!”

    不过眨眼之间,房门发出了爆裂的炸响,无数的碎屑倏忽占据所有的空间,徐白莹被强大的神力推出门外。

    “顾念怀!!”徐白莹被推出门外,她眼睁睁的看着顾念怀被黑藻般的黑丝紧紧缠绕悬于空中。

    徐白莹冲向房间,但是当她来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道看不到的屏障阻隔。

    这是什么东西!

    “顾念怀!顾念怀!”徐白莹拼命敲打着透明的屏障,但是这结界却敲不碎,他也无法闯入。

    顾念怀为了保护徐白莹在门外筑起了结界,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希望能保护好她。

    四肢像是只要被轻轻一扯就会在瞬间断裂,皮肉随着骨血喷溅的到处都是。

    铜镜恶鬼看到被捕捉的顾念怀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他伸出自己湿粘的长舌头用力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湿滑的唾沫沾了一嘴。

    “你这小东西虽然小,可是神力却不小,有趣有趣,你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碰到的好东西!只要把你吃下肚,也不知道会涨多少年的功力?”恶鬼说完仰天大笑无法掩饰自己的得意。

    “你要吃我下肚?你也不怕肚子会爆炸!”顾念怀伶牙俐齿。

    “你这小东西长得这么小,口气倒是不小!”恶鬼嘲讽道,“我把你吃下肚,成为我肚子里的食物,我看你的口气还敢不敢这么大了!”说完就准备长大嘴巴讲顾念怀吃进嘴里。

    “顾念怀!!”一声尖利的女声穿透耳膜徐白莹冲了进来。

    她朝顾念怀飞扑而去,死死抱住被黑丝缠裹的顾念怀,顾念怀撇过头看向徐白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我不是设了结界吗?”

    “我不知道,反正我不要你死!”徐白莹眼眶莹亮,紧抱着顾念怀说。

    晶莹的热泪溅落在顾念怀稚嫩的脸上,灼烫着他的心。

    “正好两个一起进我的嘴,我还能多涨点修为!”恶鬼露出坏事得逞的奸笑。

    “你是猪啊!这时候跑来干嘛!送死吗?”顾念怀大骂。

    “”徐白莹双眼湿润只是紧紧抱着顾念怀没再说话。

    就在恶鬼嘴巴张大成十平方米大准备将顾念怀和徐白莹一起吞落肚中的时候,一道亮光从徐白莹的身上骤然亮起,白灼的光照亮了浓重的黑夜,眼前的那恐怖狰狞的恶鬼被那道灼眼的光芒骇的变作肉块七零八落的掉在地面上,瞬间化为一滩污浊的烂泥。

    一股刺鼻恶心的气味传入徐白莹和顾念怀的鼻子里。

    “什么东西怎么那么臭?”顾念怀皱起眉头。

    “是那恶鬼吧!”徐白莹捏紧鼻子说。

    恶鬼消失后,那黑丝松开了顾念怀,徐白莹抱着顾念怀脚尖缓缓落在地面上,看着莹白干净的地板被一滩黑色的东西浸染。

    “小心点。”顾念怀施展神力在徐白莹和自己的身上镀上了一层结界,外界的赃物无法触碰到他们。

    “刚才是怎么回事?”徐白莹问。

    “不知道。”顾念怀摇摇头。

    突然徐白莹手腕上那串黑曜石珠串瞬间碎裂七零八落的掉落在地面上的黑色烂泥里,在眨眼瞬间与黑色烂泥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原来是它保护了我们。”顾念怀看着掉落的珠子自言自语。

    “原来是这样。”徐白莹豁然开朗明白了一切。

    这黑曜石珠串是顾念怀在图灵暗境之时送给自己的,而此刻却是它保护了他们,说起来终究是顾念怀保护了他们。

    突然天花板上那块如蓝宝石般好看的妖心落了下来,顾念怀张开手,妖心一下子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真没想到最终你还是成了我的东西。”顾念怀看着手里发着耀眼蓝光的妖心勾起了唇角。

    徐白莹看顾念怀没跟上自己,于是回过头看向顾念怀:“顾念怀你在干嘛呢?”

    顾念怀抬头看向徐白莹笑了笑摇摇头:“没什么事。”随后把妖心放在了口袋里,走到徐白莹身旁,徐白莹牵起他的手说:“既然没事了,我们就回家吧!”

    顾念怀点点头:“好。”

    “对了,等一下。”顾念怀突然想起了什么。

    徐白莹头上生问号,看顾念怀去干什么,只见他来到了那面铜镜前,单手念了什么咒语,然后朝镜子里做了个手势,随后镜子像是一个人张开了嘴巴,使劲朝外吐着东西。

    不一会儿,一堆值钱的东西就落了一地叠在镜子前。

    “怎么有这么多东西?”徐白莹看着小山高的东西难免惊叹。

    “这铜镜恶鬼太贪婪了,什么都想要,就存了那么多了,我想这里除了有这家主人的东西外,应该还有不少以前他呆过家的别人的东西。”顾念怀说。

    看着那面铜镜吐尽,这个房间都快占据一半,顾念怀小手一张那些东西变成了一点小光亮收到了自己的手里。

    “除了这王家的东西外,别的我就代为保管了。”顾念怀说。

    徐白莹看来顾念怀一眼:“”你真是好自觉。

    徐白莹牵着顾念怀的手走出了王先生的屋子,随着晨曦照亮夜空,徐白莹发现现在已经是清晨了。

    不过是感觉在这屋子里呆了两个小时,怎么一下子就变清晨了?

    看着徐白莹蹙紧的眉头,顾念怀偷笑一声解释:“因为刚才发生的一切让时空扭曲,所以我们感觉上是度过了两小时,其实我们是度过了八个小时。”

    “所以在鬼怪灵异的世界里,我们与他们是存在时差的?”徐白莹问。

    顾念怀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思维,你们凡人的电视里总说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所以在另一个空间的我们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跟你们的时间是存在时差的,而那些不属于凡间的东西出现,他们存在时空就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原来如此。”徐白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她的模样,顾念怀忍不住笑了起来。

    陪着徐白莹走出王先生的房间,两个人回了自己住的地方,累了一整夜,徐白莹也没赶顾念怀,就抱着他躺在床上秒睡了。

    顾念怀在徐白莹熟睡后醒来,他回想起恶鬼进攻时,徐白莹抱着自己眼见的那道白光,那道光纯澈温暖,压根不是自己的那条黑曜石手链的力量。

    “到底是什么救了我?”顾念怀心想,随后他转过头看到了徐白莹白皙的脸颊,她的双颊上泛着微红,一双长睫毛垂在眼前,顾念怀看的咽了咽口水。

    难道

    不会是

    不会是徐白莹救了自己吧?

    怎么可能?她不过是一介凡人,怎么会有比自己还要强大的神力?

    而且刚才那到白光的感觉实在太过熟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