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联系了王太太,顾念怀站在徐白莹身边,看着那一房间的狼藉,顾念怀叹了口气,他一施神力将房间打扫干净。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后,王太太走到王先生的尸体旁瘫坐下来,她一把抱住王先生冰冷的尸体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

    徐白莹牵着顾念怀的小手离开了王太太的别墅,顾念怀抬头看向徐白莹说:“那王太太可真奇怪,明明在王先生被附身中邪的时候想要收拾东西逃,一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样子,我以为她对王先生没有了任何的感情,没想到她刚才看到王先生的尸体会哭的那么悲伤。”

    徐白莹停下脚步,伏低了身子注视着顾念怀,顾念怀不知道徐白莹干嘛看着自己,他疑惑的眨巴眨巴眼睛。

    突然徐白莹伸出手指在顾念怀的鼻子上刮了刮,笑着说:“你个死神怎么懂人类的感情?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我懂啊!因为我喜欢你,这份感情是真的。”顾念怀看着徐白莹认真的说。

    徐白莹看着顾念怀认真的小脸,扑哧笑了两声后,没有直面的回答,而是说:“我们回家。”

    那四个字简简单单却让顾念怀的心生了暖意,他乖乖的点点头。

    许是这两日的奔波让他们两觉得很累,在简单解决了晚饭后,徐白莹洗好澡早早爬上了床睡觉,顾念怀很自觉的爬到了徐白莹的身边窝在她身旁睡觉。

    徐白莹或许真的很累,刚爬上床没几秒就彻底睡着了。

    顾念怀看着徐白莹白皙的脸蛋,长长的睫毛,看的有些入迷,虽然常常希望可以抱抱她,亲亲她,可是当徐白莹在眼前的时候,他觉得只要能看看她就好了,只要可以看见她就满足了。

    第二天,徐白莹起了个大早,给顾念怀准备了早饭,做了三明治,还给顾念怀煎了个荷包蛋。

    顾念怀美美的吃着早饭,他觉得这段时间是他活了十万年以来最开心的日子。

    手里的食物是热的,心也是暖的。

    在徐白莹的催促下,顾念怀吃完了早饭,两个人坐着公交车去上了班。

    顾念怀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绵软的沙发上,他聚集神力召出一只金蝶,把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放在金蝶上随后传入时空。

    不多时,楚磊的幽兰千纸鹤飞到了顾念怀的手中,顾念怀立刻打开,只见楚磊的头像出现在空中。

    “顾念怀,这么着急来联系我是有什么事?”楚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是这样的,我这两天解决了一个单子,我拿到了这个。”

    楚磊看到顾念怀手里那颗蓝宝石般的妖心,有些激动:“顾念怀,你弄到了妖心?”

    “对啊!怎么样?这东西能不能帮我恢复神力?”顾念怀问。

    “这东西可金贵呢!可遇不可求,我想你这次要恢复过来是有希望了!”楚磊说。

    “真的吗?太好了!”顾念怀喜不自胜。

    “你等我来取,我取到后帮你交给厉南风,让他帮你炼成药,等你吃完药一定能很快就恢复了。”楚磊说道。

    “多谢。”顾念怀露出笑意。

    “不用客气,上次你帮我找时悠的事,我还没感谢你呢!”楚磊客气的说。

    结束了通话,顾念怀坐在办公椅上快乐的转圈圈,满心欢喜的幻想着自己变回大人的样子。

    但是开心还没有几秒钟,徐白莹就慌慌张张的跑进办公室,顾念怀看着她慌张的模样问道:“怎么了?你怎么会这么慌张?”

    徐白莹咽了咽口水,走到顾念怀面前说:“不好啦!不好啦!刚才我接到你家管家的电话说顾老爷子生病在床,想要我们回家看他,还说有事一定要当面交代。”

    顾念怀腾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下说:“我们?回家看他?这里的我们指的是谁?”

    “就是你,我,还有顾小又。”徐白莹欲哭无泪。

    “这”顾念怀汗颜,这顾小又不就是自己,自己在这里,还要去哪里找个顾念怀出来?

    “哎!我知道你为难,可是我已经答应了,最多我带着你回去”徐白莹垂丧着脸说。

    顾念怀立刻说:“没关系,这件事我有办法,我来解决。”

    眼看着顾念怀走到办公桌上拿起一只小猫玩偶,单手一施术,一道金光散落在玩偶上,小玩偶立刻变成了顾小又的模样。

    顾念怀站在徐白莹面前微微一笑,一个响指过后变成了大人的模样。

    “你变回来了!”徐白莹惊讶。

    顾念怀勾唇一笑:“对,不过我神力有限最多能维持四小时,这段时间去看看顾老爷子应该够了。”

    “那这”徐白莹用手指了指那玩偶变成的顾小又。

    “这啊!障眼法,中看不中用的,我们到时候早点从顾老爷子那出来,就不会穿帮了。”顾念怀说。

    “好。”徐白莹想想觉得可行就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三个人坐着车很快就来到了顾家,一进门,管家看到顾念怀就激动的拿出手绢抹眼泪。

    “少爷你总算是来了!”

    “爷爷在哪?”顾念怀问。

    “顾老爷一直念叨着你呢!总算是把你给盼回来了。”管家说完都快哭了。

    “”顾念怀沉着脸不说话。

    “请跟我来。”管家引领顾念怀他们往顾老爷子的卧室走。

    顾老爷子躺在欧式实木的大床上,看上去有些虚弱,脸色也很苍白,看到顾念怀他们走进门,他眼里的光变亮了,伸起的手微微颤抖着。

    顾念怀迈着修长的步子走到顾老爷子的身旁一下紧握他的手叫了一声:“爷爷。”

    顾老爷子神深激动,颤声道:“你总算是回来了,我咳咳”

    “爷爷你怎么了?”顾念怀问。

    “老爷他心脏上的病又犯了”管家在一旁解释。

    “啊?心脏上的病?”顾念怀担忧着。

    “是的,顾老爷他身体一直不好,他一直担忧着少爷你啊!”管家说。

    “”顾念怀蹙眉。

    “顾老爷他担心万一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没人陪你了。”管家抹了抹眼泪,断断续续继续说,“不过幸好少爷你找到了徐小姐,还有了个这么可爱的孩子,顾老爷他就觉得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徐白莹欲言又止。

    “不过顾老爷说了,既然少爷与徐小姐是两情相愿不如早些结婚,虽然顾家家大业大,但是不会在乎徐小姐的身世背景,比起那些身外之物,顾家更在乎亲情,顾老爷希望你们一家人好好在一起,这样他也就安心了。”管家说着不住哽咽。

    顾念怀:“”

    顾老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个锦盒,呈在顾念怀面前:“顾念怀啊!这顾家的一切以后都会是你的,你要结婚我也没什么东西好给你,咳咳,也就这祖传的戒指你拿去向徐小姐求婚吧!”

    徐白莹:“”为什么我有种被安排的错觉?!

    顾念怀接过锦盒,缓缓打开,在温暖的灯光下一枚亮闪闪的鸽子蛋出现在眼前。

    “这是当年太爷爷给太奶奶的东西都传了好几代了,现在就传到你手里,我们顾家有一个传统就是把这枚戒指交给自己喜欢的人。”顾老爷子介绍说,“既然徐小姐是你喜欢的人,那么这枚戒指你就拿去向她求婚吧!”

    顾念怀看了看手里的戒指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徐白莹。

    这情况,徐白莹从没有想过。

    为什么情况会变成这样?!

    只见顾念怀从锦盒中拿起戒指缓缓走到徐白莹面前,随后绅士的单膝下跪,拿起手中的戒指庄重的向徐白莹的说:“徐白莹,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