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是邪灵。”顾念怀说。

    “嗯?”徐白莹循着顾念怀的视线方向看去。

    天空中漂浮的那个身穿水手服的女子,依身形看来大概有十七八岁,黑色长发及腰,长得精致可爱。

    而那身穿道袍的男子面色冷俊,眉头皱紧,一双淡灰色的眼眸直直注视着眼前的那个邪灵。

    “束手就擒!”

    身穿水手服的女子却冷笑一声,抬起幽怨的眼眸望向那道人。

    “束手就擒?你做梦!”

    女子闭上眼运功做法,只见一团黑雾团聚而起,原本沉寂的院子顿时邪风四起,狂风卷起飘散的落叶在空中肆虐。

    风大至极,徐白莹觉得自己要被吹走了,顾念怀转身一把拉住徐白莹的手说:“小心!”

    徐白莹靠在顾念怀的身上,为了不被大风吹走,她身不由己的抱住了顾念怀。

    眼见两人在空中斗法,徐白莹问顾念怀:“要不要去帮帮那道人?”

    顾念怀摇摇头:“不用,先看看情况再说,我看那道人的道行不浅。”

    果然如顾念怀所说,凌空而立的道人捻起一串晶莹的蓝宝石珠串于手中,抬手念着什么,只见有两个幽蓝的透明体漂浮于道人的眼前。

    那两个幽蓝透明体身上透着一层诡异的蓝色火苗不停飘然,看着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这种违和感让徐白莹不禁背后一凛。

    “那是什么东西?”徐白莹问。

    “是魂灵,世间不止人有魂灵,就连妖,灵,兽,所有生灵都有魂灵,魂灵有强有弱,而有人为了让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则会控制魂灵,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武器。”顾念怀说。

    “为何要这样做?”徐白莹问。

    “这种方法,我们原本就有神力的神妖魔是不会用的,只有没有神力的凡人会用。”顾念怀说,随后他指了指那道人手中的那串蓝宝石珠串说道,“你看到那珠串了没有?”

    徐白莹应声:“嗯。”

    “那珠串你觉得眼熟吗?”顾念怀问。

    “好像在哪见过。”徐白莹若有所思的说。

    “那珠串就是妖心所制,妖心的妖力巨大,你看那道人有那么一大串,可想而知妖力有多强了,要控制几个魂灵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顾念怀解释道。

    “所以那道人也是凡人?”徐白莹懂了些。

    “是的,不过不知为何他要增强自己的妖力。”顾念怀说。

    空中两个人斗法变得格外激烈,那两个幽蓝色魂灵变作两团火球向那邪灵发起了进攻,邪灵的长发在眨眼的瞬间伸长了数米,将那进攻的火球死死缠住。

    火球得了道人的指引,化作寒刀将那邪灵的头发在眨眼间割碎,无数的碎发在空中飘落,邪灵因为头发被碎,在空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你断我发,我杀了你!!”邪灵发出暴戾的叫喊朝道人袭去。

    “道法空制!定!”道人捻着珠串结印,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幽蓝道印。

    道印直直朝邪灵压去,邪灵被袭,所袭之处燃起了熊熊蓝火,邪灵捂着痛处急速躲闪。

    “今天不能为青音报仇!我下次再来!”愤恨的说完转身欲逃。

    道人再次做法念起了咒语,只见刚才那幽蓝道印在瞬间变成了一只固若金汤的樊笼,直直的从天而降,欲将那邪灵困于其中。

    那邪灵像是早知道道人会使这样的招数便将自己化为一团柔长的黑发以闪电般的速度逃离樊笼的桎梏。

    樊笼所套之处将黑发所断,邪灵为保自身断发保命,脱离了桎梏。

    看那邪灵越逃越远,道人张开手,那樊笼所称指甲大小落在了他的手中。

    一场大战停歇,院中重回平静,落叶坠地,风雨止歇。

    徐白莹一把松开抱着顾念怀的手,不好意思的说:“刚才抱歉啊!”

    顾念怀摇摇头笑着说:“没事,其实你想要再多抱一会儿其实也是可以的。”

    徐白莹:“”

    那道人缓缓落地,顾念怀迈步向前走至其面前:“嘿!你好。”

    那道人抬头看了顾念怀一眼,冷冷道:“你好,你就是那个寻物公司的老板?”

    顾念怀笑了两声说:“不错啊!看来你知道的挺多。”

    “你的神力恢复了?”那道人看着顾念怀毫不退怯。

    顾念怀笑着说:“我的事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

    那道人说:“当然,这是我作为除灵师的职责,如果你是妖魔鬼怪估计早被我给除了。”

    顾念怀笑了笑,徐白莹冒出来问:“除灵师你叫什么名字?”

    那道人撇了徐白莹一眼回答道:“余玄观。”

    “所以山上的玄观庙是你造的?”徐白莹说了个冷笑话。

    余玄观回答道:“造倒不是我造的,但是我住那里。”

    “哦”徐白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真是道士?”

    “对啊!”余玄观点点头,顺便补充,“道士是正职,除灵师是兼职。”

    “喂!你们聊的也太多了吧!”顾念怀心里醋意已生。

    “”余玄观白了顾念怀一眼迈起步子朝门外走。

    顾念怀和徐白莹走在他旁边,顾念怀问:“网上那叫奇妙汇的网站是你建的?”

    余玄观应声:“对,那网站是我建的。”

    “你为何要建那网站?”徐白莹问。

    “第一,为了调查一些灵异事件,第二,为了斩妖除魔,现在是信息化时代,没有什么比全民调查更方便的事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我们公司的?”徐白莹问。

    “从你们接下第一个单子开始。”余玄观回答,“你们接第一个单子的时候,我也在查那影子。结果你们捷足先登,解决了那起事件。”

    “那后来我们接的第二个单子,第五个单子都是你引导的,对吗?”顾念怀问。

    “是。因为一开始我对你们的身份还存在怀疑。我无法确定你们是人还是妖魔。”余玄观说。

    “现在你知道了?”顾念怀问。

    “嗯,确定了。”余玄观停下脚步看向顾念怀:“你是死神。”随后看向徐白莹:“而你是人类。”

    “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你一个人类为何要跟一个死神混在一起?”余玄观注视着徐白莹想要找到答案。

    “那我也想不通你一个人类为何要借用妖力。”徐白莹的话怼的余玄观无话可说。

    “我与你们虽然同样除魔卫道,但终究殊途,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互不相干,至于那条关于你们的帖子,我会去删除的。”余玄观说完就要走。

    “嘿!要是我不想让你跟我们殊途呢?”顾念怀的手中变出一条金色的藤蔓缠裹在余玄观的手臂上不让他走。

    “你想干什么!”余玄观剑眉挺立,即将暴怒。

    “跟我打一架,你打得过我,我就让你走你的阳光道,你打不过我,就加入我们公司,一起除魔卫道。”顾念怀挑了挑眉。

    “做梦!”余玄观怒喝一声甩开了顾念怀的金色藤蔓。

    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即将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