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余玄观飞身而起正欲离开,却被顾念怀拦住了去路,顾念怀的金色藤蔓缠住余玄观,余玄观瞬间暴怒在一声呵斥下,金色藤蔓被生生震碎成残渣化作漫天金光点点。

    “区区凡人,妖力竟然这么强?”顾念怀勾唇一笑。

    “妖力如何与你何干!”余玄观愤愤道。

    余玄观说完,手中拂尘乍现,他单手轻挥,一个幽蓝道印在眼前立现在余玄观的咒术加持下直直朝顾念怀飞去。

    顾念怀张开翅膀飞于长空,单手召出长鸣,手起剑落毫不迟疑的朝那道印劈砍而去,只见那道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无数片散落解体在空中。

    “你真的要与我打斗?”余玄观青筋暴起极为不悦道。

    “是,不过你也可以直接认输。”顾念怀笑着说,他的态度看上去有些轻蔑,让余玄观更加愤怒。

    “做梦!”余玄观一甩拂尘于臂上,双指捻起念咒,突然两个魂灵被他召唤于眼前。

    “这是认真了?但依旧不是我的对手!!”顾念怀扬唇浅浅一笑。

    那两个魂灵受控于余玄观朝顾念怀发起了激烈的进攻,以两团幽蓝鬼火的形态飞至顾念怀的面前倏忽变作两条细绳左右缠绕将顾念怀紧紧缠裹。

    顾念怀银牙咬紧,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招数,在空中不停挣扎。

    “让你口出狂言!一招就不是我的对手了!”余玄观露出得意的笑。

    “你作弊!”顾念怀怒道。

    “只要能赢,什么招数都可以!”余玄观说完仰天大笑起来。

    “可是我要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顾念怀说完,运功挣脱,缠裹在身上的那两个魂灵瞬间爆裂成渣。

    “怎么会?”余玄观无法相信,愣怔于眼前的一幕。

    “就你这区区凡人又怎么会是我这神的对手!”说完以光速飞向余玄观,手中长鸣直直刺向余玄观。

    余玄观被逼后退几步,手中拂尘轻挥与顾念怀打得你死我活。

    徐白莹站在地面上看着天上两个人打得热火朝天,金光四溅,黑墨一般的夜空被两人对招的金光划得四分五裂。

    顾念怀步步紧逼,余玄观步步后退。

    余玄观除灵多年,从未遇到一个神力如此强大的对手,他自知压根不是顾念怀的对手,想寻一个空档转身而逃。

    “小余同学如何?要不加入我们公司,这样我也好对你手下留情?”

    看着顾念怀嬉皮笑脸的轻蔑模样,余玄观心里更是气的爆炸!让我加入你们公司不可能!

    “不可能!没机会!”余玄观抵死相抗。

    “那我不把你打趴下,看来是不行了!”顾念怀一抬眉笑着说。

    顾念怀持剑念咒,突然长鸣剑身燃起红光毫不留情的朝余玄观刺去,余玄观眼看不妙,他感知到顾念怀手中那把剑的神力太过强烈,他双手结印,一个幽蓝的道印乍现眼前,道印上花纹繁复,像是倾注了无数的修为,道印发出的蓝光极为强烈。

    徐白莹抬头观望,只见空中一道赤红的光和一道幽蓝之光激烈的撞击在一起发出天崩地裂的巨响。

    火花四溅处如盛放的烟花格外亮眼。

    徐白莹不由得惊叹,怎么会这么好看,干脆以后都不用放烟花了,让他们打一架就成了!还节能环保!

    余玄观趁着那一声巨响出现之时,变作一缕蓝烟乘风而逃。

    待顾念怀回过神来,那余玄观早已逃远。

    “嘿!这家伙逃命的速度倒是挺快的!”顾念怀笑笑收回长鸣款款落地。

    徐白莹走至顾念怀面前问道:“余玄观呢?”

    “逃了。”顾念怀收回自己的大翅膀。

    “你为什么要收他进公司?”徐白莹问。

    “这家伙拥有妖力操控魂灵,他若是一心向善倒没关系,但若他受某些恶人所利用,那么我们不就多了一个对手了吗?”

    “嗯。”徐白莹觉得顾念怀说的很有道理点了点头。

    “而且,他为什么想要拥有妖力的原因我们还不知道,是敌是友也不清楚,我刚才与他一战,第一是为了测试一下他的妖力如何,第二是拉他进我们公司,这样就能成为我们的人了。”顾念怀说。

    徐白莹不由得拍起手,忍不住赞赏:“没想到你还有点脑子。”

    顾念怀:“”你这真的算是赞赏吗?

    余玄观逃回观中,回到房间运气调神,刚才打了那么久太费力气了,他有点累。

    不得不说那死神真的很厉害,他虽然收集了那么多妖心,但依旧不是死神的对手。

    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股挫败感。

    饭堂师兄周照来找他吃饭,进门喊了余玄观一声:“余师弟吃饭了!”

    余玄观抬起头应声:“来了!”

    周照与余玄观身世相似都是被师父从路边捡回的孤儿,现在对观中道士的门槛高了,为了能留在观中,余玄观和周照都在很用功的读书。

    师父年事已高,花白胡子一大把,身上瘦骨嶙峋的,但常年习武练功,让他看上去有股同龄人没有的精气神。

    观中师兄师弟加起来也就六个人,余玄观想这道观并不小,为什么人就那么少?

    师父笑着说因为观中口粮少,那么多人养不起。

    看着盆子里刚打的大白菜和豆腐汤,余玄观信了师父的话。

    师父法号空释,所谓心中空然,则为释法。

    空释道长捡余玄观回来的时候,余玄观哭个不停,吵闹着要回家,可他爸妈死了,家也被烧了,根本没有家了。

    空释道长为了安慰余玄观就摸了摸余玄观的脑袋,握着他的手摆低了姿态慈祥的说:“要是你不嫌弃这里,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可是这里没有我的家人,怎么会是我的家呢?”余玄观哭着说。

    周照以及其他几个师兄听后立刻围到他身边争先恐后的说:“师弟,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以后当你家人好不好?”

    余玄观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这些陌生人愣了愣,冬日的寒冷吹的人脸发僵。

    空释道长伸出皱巴的手帮余玄观抹了抹脸上的眼泪,笑眯眯的说:“以后我们都当你的家人好不好?”

    也不知道怎么的,年幼的余玄观心里生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

    好像那黑夜里昏黄幽暗的烛火绽放在了他的心上,发出极为渺小却又温暖的光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