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徐白莹站在场下盯着余玄观,但是没几分钟余玄观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切的往外走,徐白莹紧跟在他的身后。

    也不知道他这么急切是要去哪里?

    徐白莹跟着他来到一个空荡的舞台,徐白莹悄悄躲在窗帘后,只见余玄观飞悬于空中,朝着空气怒斥:“弦月,你给我现身!”

    一个阴冷的笑声突然响起,那个叫弦月的姑娘出现在空中,她依旧穿着上次那身水手服,面色苍白如纸,如墨黑的长发垂落。

    “余玄观,今天我就为青音报仇!”只见她的手中乍现一柄长刀。

    “区区邪灵也敢胆大妄为!受死吧!”余玄观拽下脖子上戴着的佛珠,眨眼间就变成了一柄拂尘。

    那个叫弦月的邪灵出招毫不留情,余玄观更是招招致命,两个人在空中打得你死我活。

    许是因为余玄观的修为甚高,所以弦月一直处于下风。

    徐白莹看的太过出神竟然没有发现身旁摆放的道具花盆,她一个趔趄不小心碰倒,发出了声响,原本不大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地方变得格外刺耳。

    弦月和余玄观同时发现了躲在窗帘后的徐白莹,弦月扬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没等徐白莹反应过来就被弦月扣住了脖子,她看着余玄观威胁道:“余玄观,我不知道这女人是谁?可是我想让你知道这个女人是因为你而死的!”

    余玄观怒喝:“住手!她与你无冤无仇,你不该杀她!”

    弦月讥讽一笑:“余玄观,你说她与我无冤无仇,所以我不能杀她?那么我问你,青音与你,我与你,又有何仇恨?你为何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余玄观咬牙:“区区邪灵,你们有何资格谈恩怨仇恨?你们的存在本就是个错误!是错误就该除尽!!”

    弦月苦笑两声:“好你个臭道士,好自大狂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今天我也要你感受一下他人因你无辜而死的感觉!”

    徐白莹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捕捉了些只言片语,也没时间去思考别的事,她的命如今落在别人的手里,还是保命最重要。

    脖子被生生捏住,越勒越紧,徐白莹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

    “我是无辜的啊!咳咳!”徐白莹垂死之际丢下最后一句话,希望那姑娘放了自己,也希望余玄观可以救自己。

    要是顾念怀在这里就好了!他绝对会保护自己的!

    余玄观突然结印召出了一个魂灵,那魂灵透蓝的身躯飘在徐白莹面前,这个魂灵跟弦月一样穿着水手服,留着一个马尾辫,一张同样苍白青涩的脸。

    徐白莹只觉抓住自己脖子的手松了松,弦月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青音”

    但是那个叫青音的魂灵早已没了反应,她早被余玄观控制,如提线木偶般。

    “我杀了她!再杀了你!”弦月愤恨的大喊。

    余玄观却没心没肺的笑了笑:“请便!”

    徐白莹想,不行啊!不能请便啊!我真的还不想死!!

    弦月加大了力气,徐白莹觉得自己的脖子要被掐断了!呼吸越来越困难。

    顾念怀要是你在就好了!我就不会这么惨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天空,一个隔空震,徐白莹身后的弦月被震出十米开外,徐白莹被缓缓抱起,她微睁着眼睛,只见眼前闪过那张熟悉俊美的脸。

    “顾念怀咳咳你来啦”徐白莹眯着眼睛喊。

    顾念怀小心翼翼的抱着徐白莹,他点点头,温柔的,带着些许歉意的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徐白莹松了口气,轻咳几声缓过劲来,她抬头看着顾念怀虚弱的说:“你总算是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顾念怀露出笑,将徐白莹轻轻放于地上。

    单指触徐白莹的眉心,一股神力注入徐白莹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好多了。

    顾念怀站于徐白莹面前,一副护短的模样。

    他看向弦月,眼底闪过狠戾的光:“区区邪灵敢碰我的人?我要你死!”

    突然空荡的屋子里扬起一股阴冷的风,原本垂顺的窗帘肆意的翻飞。

    弦月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捂着胸口笑,她嘴角流出一抹殷红的鲜血:“你,你们,我和青音从未伤害过任何人,你们为何要对我们赶尽杀绝!”

    “因为你们是邪灵!”余玄观念咒操控着眼前的青音,青音缓缓朝弦月飞去。

    弦月原本施术的手在看到逐渐朝自己靠近的青音便垂下了手,放弃了施术。

    眼泪簌簌从弦月的眼睛里掉下来,弦月颤抖着唇捏住青音的肩膀轻轻摇晃:“青音!青音!你快醒醒!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你快醒醒!”但是无论弦月如何呼唤,青音都没有反应。

    无论神魔,只要被操控便会失去意识,何况是修为低微的邪灵呢?

    突然眼前的青音睁开了眼睛,弦月先是一喜,随后被青音死死扼住了喉咙。

    青音脸上毫无表情,就像是傀儡一样。

    顾念怀看着也要出手,身旁的徐白莹却伸手拉了拉顾念怀的衣角,顾念怀蹙眉,但是听她的话停下了动作。

    弦月觉得自己就要灰飞烟灭,但能死在青音的手上也算好事。

    就在她放弃挣扎的时候,突然天空中掀起一阵狂风,身穿白色西装的冷肆骤然出现在空中。

    他凌空而立,依旧笑的调皮灿烂。

    “大家好啊!”冷肆挥挥手。

    “冷肆!”大家异口同声。

    冷肆张开手一施神力,只见弦月瞬间化作一缕青光落于冷肆的掌心。

    “不好意思,这次我来只是想要带走我想要的东西。”冷肆笑笑,他嘴角的小虎牙若隐若现。

    “你要一个邪灵做什么!”顾念怀闪现于冷肆的面前逼问道。

    冷肆歪头一笑,伸出食指摇了摇:“秘密!”

    “要是你敢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就跟你没完!”顾念怀威胁道。

    冷肆装作害怕的样子大笑道:“我真的好怕啊!哈哈!要是我还有空就跟你们再玩玩,可是我现在没时间了!我有事在身,所以各位再见!哦,对了,要是小莹莹想要让我当男朋友的话,我会留下来的!”

    徐白莹没好气的说:“做梦!”

    一个空洞出现在空中,冷肆撇撇嘴消失在空气中。

    “冷肆!你别跑!有话给我说清楚!”顾念怀一把跑到冷肆刚刚消失的位置,他伸手想要将冷肆刚才消失的那个空洞重新拉大,但冷肆封锁的很好,顾念怀怎么都打不开。

    “可恶!”顾念怀骂了一声。

    余玄观将青音收回自己的掌心,顾念怀轻轻落在地面上,徐白莹问他:“冷肆在这里干什么?”

    “他可能要做什么?”随后将视线放在余玄观的身上。

    余玄观冷漠的朝出口走,顾念怀快步走到余玄观身旁一把拦住他的去路问道:“余玄观,冷肆是不是来找你的?”

    余玄观转过头斜了顾念怀一眼,单手撩开顾念怀挡在自己眼前的手说:“不关你事!”

    看来的确是来找他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哎!小余同学你不要这么冷漠嘛!有什么事好好跟我说说!”顾念怀笑嘻嘻的跟在余玄观身后。

    徐白莹的腿没有顾念怀的长,走的没他快,顾念怀随即转过头,伸手一把牵起徐白莹的手,笑着说:“你走的好慢!我牵着你,这样你就不会走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