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比赛结束,现场的人各自散了,徐白莹和顾念怀跟在余玄观身后走,余玄观原本压根儿不打算搭理他们,但是身后的人也太执着了,都跟了五条街了还没放弃。

    “你们跟着我干嘛!”余玄观最终受不了转过了头。

    “我们只是想要你考虑一下加入我们的公司。”徐白莹说。

    余玄观哼了一声:“我才不要,我对你们公司不感兴趣!”

    顾念怀大步走到余玄观面前笑着说:“上次你跟我打架输了,应该加入我们公司了吧!”

    余玄观斜了顾念怀一眼,没好气的说:“上次打架的事我可没答应,一直都是你们自己在说,所以无效。”

    余玄观说完头也不回的朝前走。

    徐白莹快步追上伸手拦住他的去路,余玄观不耐烦的说:“我说了不加入你们就不加入你们!你们说一百次都一样!”

    “不是,我不是说这事。”徐白莹道。

    “那你要说什么?”余玄观皱紧眉头看向徐白莹。

    “弦月,青音,她们与你是怎么回事?”徐白莹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最终还是开了口。

    “她们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你没必要知道!”余玄观完全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看着余玄观继续朝前走,徐白莹又一次拦住了他的去路,“她们是不是与你毫无仇恨?而你却对他们赶尽杀绝?”

    余玄观看着眼前的徐白莹,眼前的这个女人眼里像燃着火,很是炽热。

    余玄观冷笑一声:“她们不过是低微的邪灵,而且她们的存在本就是扰乱人间秩序,本就是错误的!”

    “可是她们没有伤害任何人,这样你也要对她们赶尽杀绝吗?”徐白莹质问道。

    “”余玄观凝视了徐白莹一眼一句话没说最后转身离去。

    看着余玄观的背影渐渐没入黑暗,顾念怀走到徐白莹身旁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有些事我想问清楚。”徐白莹说。

    “嗯”顾念怀点头。

    徐白莹思索片刻开口道:“或许你能帮我查个事情。”

    “你说说看。”顾念怀说。

    “查查那叫青音和弦月的事”徐白莹说。

    “小莹莹要是你愿意抱抱我,我就答应。”顾念怀嬉皮笑脸,其实他就是想逗逗徐白莹。

    没想到徐白莹想也没想就双臂环住顾念怀的腰,头靠在他坚实的胸前温柔缱绻的笑着说:“谢谢你救了我”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徐白莹觉得自己离不开顾念怀了,每当她遇到任何情况第一刻想到的人都是他。

    顾念怀为她受过那么多的伤,救了她那么多次都无怨无悔,或许这个世界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对她这样好的了吧!

    顾念怀看着抱着自己的徐白莹,他浅浅的笑着,伸出手抱着徐白莹,感受这一刻的温暖恬静,他柔声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要查青音和弦月的事,顾念怀需要触碰到关于她们的东西,这样就能查到线索了。

    弦月被冷肆带走,只剩下青音,青音在余玄观的手里,看来要想办法将她从余玄观的手里抢过来。

    余玄观坐着公交车来到道观的山下,他拾级而上,回到了道观里。

    观里的师兄师弟都等着他回来,谁叫道观太破落,没有什么香火钱,只能靠他们自立根生了。

    余玄观把参赛获得的存有赛款的卡放在师父的手上说道:“师父,这是我参加比赛获得的赛款,密码是你的生日,观里的开支不够的话你就用吧!不用跟我客气的。”

    “小余啊!这可是你辛苦得到的钱啊!你怎么可以就这么给我!我是不能收的啊!”空释师父推拒道。

    “没有什么不能收的,你养育我们这几个师兄弟很不容易的,如今我总算是赚了些钱,就当是一点点的回报,乌鸦都知道反哺,这点钱是应该的,您就收下吧!”余玄观说话诚恳。

    空释师父想到观中的开支,最终还是收下了。

    余玄观回来的晚,早过了晚饭的饭点,周照知道他这个师弟为了省钱不会在外面吃饭,所以回来肯定饿着肚子,所以帮余玄观单独保存了一顿晚饭。

    余玄观端着一碟青菜,和一碗清粥,还有两个白面馒头送到余玄观的面前,看着这些东西还冒着热气,余玄观知道周照师兄又帮他存好了,知道他吃冷食容易肚子不舒服,所以还帮他把菜加热了一下。

    “这碟青菜是三师兄留给你的,这碗清粥是大师兄留给你的,至于这两个白面馒头则是师父给你留的。”周照说

    余玄观听完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暖意,感动道:“你们总是这么想着我,我好感动。”

    周照笑的灿烂,伸手摸了摸余玄观的脑袋说:“客气什么,我们是一家人,这是应该的。”

    余玄观的眼眸里亮亮的,周照知道他的师弟心里定是满是感激。

    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要不是亏得遇上了师父将他们捡到了道观里,说不定他们早就全死了。这些年风雨飘摇,幸好还有这并不算豪华的屋顶给他们遮风挡雨。

    他们聚集在一起互相给予了温暖,即使没有一点点血缘关系,但是他们的关系比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还要亲。

    第二天,清寂地道馆迎来了两位客人,这破落的道观难得来了人,师父很是开心,余玄观也跟着开心要帮师父去迎接客人。

    但是当他看到人,热情的笑容就瞬间没了。

    “怎么了?小余同学看到我们来不开心吗?”顾念怀灿烂的笑,露出了他的大白牙。

    “切!”余玄观冷哼一声准备转身走。

    “余玄观!别走!你不带我们去参观参观吗?”徐白莹微微笑。

    余玄观转身无动于衷,就在这时周照来了,看到余玄观一副不大开心的模样,又看到两位客人被晾在一边不是事,毕竟师父还因为有人来开心着呢!

    “两位客人这边请!”周照笑着说。

    “好。”顾念怀应声。

    “多谢。”徐白莹笑着说。

    周照走到余玄观的身旁拉了拉他的衣服,但是余玄观脾气倔不打算理,一个人在闹不开心。

    等余玄观走到观里的时候,看到师父正跟顾念怀和徐白莹聊的开心。

    周照走到余玄观身旁用手肘碰了碰他:“你怎么了?来了客人脸这么臭?”

    余玄观没好气的说:“师父干嘛这么热情?他们一看就不是好人。”

    “”周照看了余玄观一眼,心想你哪只眼睛看他们不是好人了?

    周照解释道:“他们是顾氏企业的人,有钱有势,听说他们向我们道馆捐了很多钱,打算给我们修缮道观并资助我们读书。”

    余玄观大吃一惊,心想顾念怀和徐白莹在卖什么药。

    “?!”余玄观吃惊的看着周照。

    周照点点头:“就是这样。”

    “有钱真是能为所欲为。”余玄观说。

    “这几天他们要住在观里考察一下,所以我们去给他们准备好住的客房吧!”周照说。

    “”余玄观心里万分不情愿,谁知道这两个人住这里有什么坏主意,他就这么站着没动静。

    周照看余玄观没反应,便叹了口气说:”算了,这事还是我来做吧!你好好歇着。”

    听到周照这么一说,余玄观道:“没事!我来,我来!师兄你等我啊!”

    看这师弟有了反应,周照扬起唇笑起来。

    这小师弟就是嘴硬心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