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道观吃的饭菜简单,一碗青菜豆腐汤,几个包子,还有些素菜。

    徐白莹和顾念怀对坐着,余玄观和他那些师兄弟们在一起坐,他们位置离的并不远,徐白莹抬头能清晰的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余玄观的性子并不清冷,但是他那些师兄师弟却热络,围在他身边说说笑笑,高谈阔论,将余玄观逗得笑个不停。

    看徐白莹一直往余玄观那边看。

    “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好看?”顾念怀问。

    “你看他们感情多好!”

    顾念怀也循着她的视线看去,映入眼眸的是余玄观欢笑的灿脸。

    顾念怀认同的说:“的确,就像我们的关系一样。”

    徐白莹皱了皱眉头,看了顾念怀一眼:“你一定是油吃多了。”

    “什么意思?”顾念怀不解。

    “就是说你很油。”徐白莹说完笑起来。

    顾念怀:“”

    中饭过后,顾念怀和徐白莹在观中闲逛,也在讨论怎么将余玄观手里那青音的魂灵夺过来。

    “要怎么行动?”徐白莹问。

    “你们凡人会休息,我看等余玄观晚上休息后行动比较好。”

    徐白莹觉得说的在理,便点了点头。

    来到道观的后院,只见一颗银杏树下有一个道士正在扫地,扫地动作轻缓,做事很是认真。

    徐白莹知道那人便是他们进门时带他们入观的道士,名字叫周照,是余玄观的师兄。

    他与余玄观的关系看上去极好,从他的嘴里或许能打探到什么关于余玄观的消息。

    “周师傅你好。”徐白莹走上前去行礼。

    周照看到徐白莹很是热情的打招呼:“施主你好!”

    “你是余玄观的师兄?”徐白莹问。

    “嗯。”周照点点头。

    “你们是如何来到这道观的?”徐白莹好奇的问。

    周照很随和,如实回答:“我们都是孤儿,是师父好心,看我们孤苦伶仃便把我们捡回了道观中。”

    徐白莹若有所思:“原来如此。”

    “师父待我们很好,就像我们的爹一样,虽然我们这些师兄弟没有血缘关系,但在这道观中我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说起来我们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亲。”周照握着扫把柄慢慢道。

    “真是让人羡慕的关系。”徐白莹忍不住赞扬。

    “我们道观虽然落魄贫穷,但是这些年我们互相扶持,也度过了那段最苦的时光。”周照笑着说。

    徐白莹心想,这世间多的是同甘,却极少人愿意共苦,他们能度过那段关系自然能比亲兄弟还要亲。

    倒也是羡煞旁人。

    周照说着说着却有些沉默,像是有了心事。

    徐白莹忍不住询问:“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看周照不回答,徐白莹继续问:“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我看能不能帮上忙。”

    周照想了想说道:“是这样的,近来我发现小余师弟似是有了什么事。”

    “?”徐白莹不解的看着周照。

    周照继续说:“有一次我半夜睡醒,却不见身旁的小余师弟,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其实一两次我都会认为他去上厕所什么的,我都能理解,可是他连续一个月都不在,就难免让人怀疑”

    徐白莹想起初次见到余玄观之时,他正在除邪灵,或许他晚上不在便是去除邪灵去了。

    她心里有答案,却不好直接说与周照听。

    “其实我并不担心他出门约会什么姑娘,毕竟虽然我们是道士,但也是可以谈情说爱,结婚生子的,主要是我担心小余师弟出门干一些坏事,师父从小就教导我们为人处事要行得端,做的正,只怕他去干些偷鸡摸狗的坏事,毁了一生前途。”周照说完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徐白莹似是懂了周照的担忧,想当年她读书之时,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她爸妈都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就怕她去混了不好的团体,走了歪路。

    为人家长都会担心小辈的人生,这是人之常情。

    徐白莹知道余玄观出去干了什么,但也不好直言只是安慰道:“小余同学的面相看上去很正义,所以我觉得他并不会去干什么坏事的,你放心吧!”

    周照知道徐白莹在安慰自己,也是感谢她的话,便笑着点点头:“谢谢徐施主,希望如你所说。”

    周照看到了打坐静修的时间便对徐白莹低身行了礼说:“徐施主,我要去打坐静修了,今日谢谢你的疏导,我觉得我放心了不少。”

    “不客气,你快去吧!”徐白莹朝他行了礼,挥了挥手。

    周照走后,顾念怀来到她的身边笑道:“什么时候我家小莹莹也学会看相了?”

    徐白莹立刻斜了顾念怀一眼:“闭嘴!!”

    顾念怀忍不住大笑。

    “所以你刚才站那么远在偷听我们讲话?!”徐白莹翻了个大白眼。

    顾念怀尴尬一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只是耳朵闭不上而已哈哈”顾念怀干笑两声,只见一个大拳头嘭一下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徐白莹咆哮:“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能偷听,知不知道?!”

    “可是耳朵闭不上”顾念怀捂着脑袋上的包说着。

    “闭不上也要闭!”徐白莹大叫。

    “好,那好吧!”顾念怀捂着脑袋倒在徐白莹的身上。

    “喂!这时候别给我装死!给我起来!”徐白莹大叫。

    “我不,我昏死了,站不起来”顾念怀死抱着徐白莹撒娇耍无赖。

    徐白莹再一个飞天踢腿,顾念怀被横踢千里之外

    “这,这未免也太刺激了吧!”顾念怀鼻血飞天朝天咆哮。

    这贱贱傻傻的东西总算是滚远了,这个世界只剩一片清寂安宁。

    “阿弥陀佛!”徐白莹双手合十闭眼低念。

    院中黄色的银杏叶在风中飘摇落了满地,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等来等去到半夜,徐白莹和顾念怀像做贼似的在道观中徘徊。

    “现在我看夜挺深的,那余玄观应该睡了吧?”徐白莹说。

    “差不多,我刚才用神力探过了。”顾念怀说。

    “那你东西准备好了没?”徐白莹问。

    “那是自然。”顾念怀得意的笑笑。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顾念怀和徐白莹站在午后的那个后院,在那棵百年银杏树下,顾念怀单手施法,只见他骨节分明的手中变出了一团玄色的幽火。

    “这东西没有问题?”徐白莹有些担心。

    顾念怀信心满满:“放心,我的技术你放心,这是我制造的邪灵,虽然有强烈邪气,但是其中的魂灵是混沌的,带着我的气息,只要我稍加控制,它便会化为乌有。”

    “你确定能把余玄观吸引过来?”徐白莹又问了一遍。

    顾念怀拍拍胸脯:“放心!绝对没有问题!”

    “那可以开始了吗?”顾念怀问。

    徐白莹点点头:“可以,你开始吧!”

    只见顾念怀将手中的那团幽火往天空一挥,化作了一个年幼孩童的样子,浑身散发着一缕缕黑色的烟雾。

    顾念怀急忙拉着徐白莹躲起来。

    “你确定余玄观会来?”徐白莹不放心的问。

    “放心!这东西就是邪气比较重,伤害是不高的,就是沾了鱼味的豆腐,吸引了猫,但一下子就没了,一点点荤腥都沾不到的。”顾念怀说。

    就在说话之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庭院中。

    是余玄观,果然如顾念怀所料。

    “看吧!我说他会来。”顾念怀压低了声音说道。

    徐白莹点点头,朝顾念怀竖了个大拇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