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徐白莹端着碗煮好的面来到顾念怀的门口,她敲了敲门,顾念怀开了门把头探了出来。

    “小莹莹你来啦?”顾念怀笑眯眯的说。

    徐白莹点点头:“余玄观怎么样了?”

    顾念怀叹了口气:“还是那样,我怀疑已经精神错乱了。”

    “哎!”徐白莹一把推开顾念怀走了进去。

    来到余玄观的房间,看到他躲在黑暗的角落双手抱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徐白莹不由得担心,她先走到窗帘前,用力一拉,窗帘被拉开,顿时世界一片光明。

    余玄观感受到了强光,感觉刺眼,他眯起了眼睛,不禁缩了缩。

    徐白莹走到余玄观面前,厉声道:“余玄观你看看外面的世界!多么明亮美好!你还要这样子多久!”

    徐玄观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剧烈的颤抖着:“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徐白莹朝门外一吼:“顾念怀,你给我过来!”

    顾念怀以风一般的速度来到徐白莹身边:“小莹莹,有什么事?”

    “给我把他耳朵边的手拿开!我要说事。”徐白莹说道。

    “好!”顾念怀说完一下子跳到床上用手掰开余玄观捂耳朵的手。

    徐白莹直直的看着余玄观说道:“你知道你师父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徐玄观拼命摇头:“是我!是我害死了他们!”

    徐白莹愤怒的扇了余玄观一巴掌怒斥道:“你能不能不要把错全揽在自己的身上!你的确有错,但是你并不是杀人凶手!”

    余玄观抽噎着,眼泪鼻涕流了一大把。

    “因为你拒绝成为冷肆的朋友,所以你觉得他因为你而杀光了你的师兄弟!可是这样想是错的!你要知道,人有选择的权力,你可以拒绝任何人成为朋友!而杀人的理由不该算在这个自由的选择上!或许你觉得因为你操控魂灵,造成了身边人的伤害,这样想也未必没错,你有错,可是你要知道造成如今这个局面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徐白莹走到余玄观面前用力摇晃着他的肩膀,“所以你不要全都责怪自己了!你醒醒!你相信你的师兄弟们也不想看到你变成现在的样子吧!”

    余玄观听完徐白莹的话,突然“哇”一声大哭起来,泪如泉涌。

    徐白莹看着他的样子对顾念怀说道:“放开他吧!”

    顾念怀点点头,将他放在床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余玄观的身上,空气中的尘埃飘浮起,被阳光照射的地方犹如金粉四散。

    徐白莹走出门,顾念怀紧跟在她身后。

    “这样就行了吗?”顾念怀问。

    “我反正该说的都说了,该怎么办,要怎么办都要看他自己怎么想了。”徐白莹道。

    “嗯。”顾念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余玄观蜷缩在床上抱头大哭,宣泄着心里的一切。

    悲伤,痛苦,自责,歉疚,全部化为一股汹涌的力在他五脏六腑游走。

    恍惚间,一道光束漫过他的眼睛。

    那道光里有师父,有师兄,有师弟,有玄观庙里所有的家人。

    他们一个个露出灿烂的笑脸对余玄观说:“小余,你不要为我们伤心难过,我们不想看到你难过,不想看到你悲伤,你要知道我们的死并不是你的错,不要把错全部归结到自己的身上!世间所有的搓磨是一种试炼,你要明白这件事,这样你总有一天会成为我们的骄傲。好好活着,快乐的活着,为我们所有人活着”

    一片光亮而过,只见场景切换,他好像回到了冬至,冬至的时候道观里的人都在忙着包饺子,周照笑嘻嘻的捏着饺子看着余玄观俏皮的说:“玄关师弟,我这个饺子里包着铜钱,你可要吃到呀!”

    余玄观点点头,笑着说:“我一定!”

    余玄观的眼角流出泪水,他醒了,被子已经被沾湿,他抽了抽鼻子,伸手擦了擦眼眶周围的泪水。

    坐在客厅沙发的徐白莹和顾念怀正在心不在焉的看电视,突然门口传来了余玄观的声音,徐白莹和顾念怀转头循声望去,只见余玄观摸着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肚子饿了,我想吃饺子。”

    徐白莹立刻点头:“好!我立刻给你去买来煮!”

    “我陪你去!”顾念怀道,

    徐白莹白了他一眼:“你给我呆在这里好好陪着余玄观。”

    余玄观和顾念怀一起坐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有趣的综艺节目,看到高潮处,余玄观不时捂着肚子发出畅快的笑声。

    顾念怀侧头看他,觉得他这人也太不正常了,刚才还哭天哭地,现在一下子就转变了。

    余玄观像是猜到了顾念怀心里想的,他侧过头看着顾念怀说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顾念怀好奇的问。

    “我梦到了我的师父,师兄弟,他们对我说了很多话,让我好好活着,让我不要自责。”

    “所以你一下子就想开了?”顾念怀道。

    余玄观点点头:“是,虽然是毫无根据的事,但是我相信这个梦,虽然我知道这错不能全怪我,但是我会努力用我的一切去弥补所犯下的过错,还有总有一天,我会杀了冷肆为他们报仇的。”

    顾念怀看着余玄观松了口气,说道:“要是你早点想通就好了,这半个月我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怪让人担心的。”

    “谢谢你们。”余玄观笑着说。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该谢的是徐白莹,自从你不正常开始,她天天给你送吃的来看你,就从没停过。”顾念怀道。

    “徐姐姐真好,我一定要当面谢谢她。”余玄观说。

    “嗯,这还差不多,亏你还有点良心。”顾念怀道。

    之后他们看了半小时的电视,等来了敲门声,顾念怀迫不及待的冲到了门口打开了门,只见徐白莹端着两碗冒热气的饺子,笑眯眯的说:“饺子来啦!”

    顾念怀立刻帮她端了一碗,烫的他嗷嗷叫:“这么烫!你怎么也不怕!”

    徐白莹嫌弃的看了顾念怀一眼:“就你这个大少爷吃不了苦!”

    顾念怀立刻挤出笑脸:“没有!没有!端个碗而已,我可以的。”

    看着他们两人将饺子端在了餐桌上,徐白莹对余玄观招招手:“小余同学快点来吃饺子啦!现在还冒着热气呢!可好吃了!”

    余玄观呆呆的走到他们面前,徐白莹将余玄观按在了椅子上。

    “你好好尝尝你徐姐姐做的饺子!”徐白莹笑眯眯的说。

    余玄观拿起汤勺勺了一个饺子,他缓缓放在嘴里吃了一口,是白菜猪肉的馅,当年他们道观里也喜欢包白菜猪肉馅的饺子,他每次都要吃一大盘。

    周照师兄总夸他好食量。

    余玄观大口大口的吃着饺子,温热的感觉在他骨子里翻涌,最深的记忆在在脑海涌现,大滴大滴的泪水不知不觉流出了眼眶。

    “你怎么了?吃个饺子还哭了?”徐白莹笑着抽了纸巾放在余玄观的手上。

    余玄观腮帮子鼓着,他一边哽咽着一边说:“当年我们道观每到冬至都会一起包白菜猪肉馅的饺子,每次周照师兄总会在一个饺子里放上铜钱,然后做上记号,他那时候烧饺子,盛饺子的时候就会注意那个标记,然后盛在我的碗里,所以我每年都会吃到那个装着铜钱的饺子。”

    看着我惊诧的样子,周照师父会摸摸我的脑袋说:“你看我就知道好福气是你的!”

    那时候的回忆不断涌现在余玄观的脑海,眼泪如坏了开关一样怎么止也止不住。

    “我这辈子是不是再也吃不到师兄弟们包的饺子了!师兄弟们是不是真的全死了!”余玄观大哭着说。

    徐白莹伸手摸了摸余玄观的脑袋安慰着:“傻子!我保证每年冬至都会包猪肉白菜馅的饺子,而且保证你会吃到最有福气的那个饺子。”

    余玄观听完再一次哇的大哭起来。

    等到他心情平复,吃完了那碗饺子,他愣愣的看着徐白莹说道:“谢谢徐姐姐,是因为你我得到了救赎!谢谢!”说完就跪在地上磕了个头。

    徐白莹急忙去扶:“没事的!只要你不嫌弃,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是我和顾念怀的弟弟。”

    顾念怀大叫:“我竟然来了个弟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