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纯澈温暖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在江州的大地上,这天余玄观跟顾念怀请了假,来到了半山墓园。

    他手里捧着好几束菊花来到了他师兄弟的墓地前,他带了一大份的饺子,在每个墓碑前放上了了一小份,这饺子还是他自己买了面粉,和了面,包了师兄弟们最喜欢吃的白菜猪肉馅。给师父带了他最喜欢喝的花雕酒。

    做好一切后,余玄观站在师父的墓碑前,他睫毛微垂,看着墓碑上师父的笑脸缓缓道:“师父,师兄弟们,我现在过的很好,你们不要担心,徐姐姐和顾念怀对我挺好的,把我当他们弟弟来看,可能他们担心我一个人会孤单吧!所以把我当成了家人。”

    他断断续续的继续着:“以前的时候,我犯了错,所以为我们道观招来了那样的祸患,一切皆是我的错,我会为我的行为负责,好好赎罪”

    顾念怀一大早开着车送徐白莹一起去上班,顾念怀问徐白莹:“你说小余今天跟我请假是为了什么事?”

    徐白莹坐在副驾抬头看着窗外回道:“他啊!能去哪里?最多是去看他那些师兄弟了。”

    顾念怀恍然大悟:“嗯有道理。”

    说起来,前一个月的这天是余玄观那些师兄弟们下葬的日子。

    “别看余玄观看上去沉默寡言,性子刚烈,其实骨子里还是个小孩子。”徐白莹道。

    “其实我也是”顾念怀道。

    徐白莹转头看了顾念怀一眼嫌弃道:“你就得了吧!就你还小孩子,你十万岁了,可以说是个老妖怪了!”

    “我这叫童心不改!”顾念怀喊道。

    徐白莹忍不住笑:“对了,这次你怎么想到要去团建了?”

    顾念怀道:“也没什么,就是想随便找个借口出去玩玩而已,怎么样?小莹莹不想跟我一起玩?”

    徐白莹啧一声:“得了吧!遇到你就没碰到过什么好事!团建,别到时候又变成什么收妖灭怪的旅行!”

    “”顾念怀无语。

    一到了公司,蒋小文就在徐白莹身旁一惊一乍:“我想起那余玄观是谁了!”

    徐白莹惊讶的看她:“”

    蒋小文继续说:“就是那个之前有名的说唱综艺,余玄观去参加了,对不对?”

    徐白莹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茬事,她点点头:“这倒是的。”

    “我看电视里的余玄观扎着小脏辫,穿着一身那么潮的衣服,我现在愣是没发现。还好我反应没有那么慢,还是没逃过我雪亮的眼睛。”蒋小文道。

    徐白莹颤了颤唇角,弹了弹眉毛:“你眼神真好。”

    “话说,我记得余玄观是个道士来着,怎么现在是还俗了?”蒋小文问。

    “现在道士不用还俗也能结婚。”徐白莹道。

    “不错!不错!这余玄观长得有鼻子有眼睛的,我还挺喜欢。”蒋小文道。

    “你喜欢小奶狗啊?”徐白莹道。

    “nonono,我喜欢帅的。”蒋小文说完哈哈大笑。

    徐白莹:“”真是朴实无华的爱好。

    “对了,小莹,你去团建的衣服准备好了吗?”蒋小文问。

    “还没有,到时候随便带些衣服和吃的用的就行了。”徐白莹道。

    “小莹啊!难得一次去团建你就这么对待?”蒋小文道。

    徐白莹:“啊”

    “我觉得难得一次去玩就要好好享受。”蒋小文笑着说。

    “嗯嗯,好。”徐白莹说完哈哈笑。

    午饭的时候,余玄观回到了公司,徐白莹看到他,不禁皱眉:“你不是说要请假一天的吗?怎么这么早回来?”

    “下午没事干,我觉得还是回公司上班比较好。”余玄观道。

    端着各自的餐盘,徐白莹和余玄观面对面坐着,蒋小文看到余玄观兴奋的端着餐盘走到一旁坐着。

    “小余同学!你回来啦!”蒋小文道。

    余玄观吃着炒面应道:“嗯。”

    “小余同学,你好,我叫蒋小文。”蒋小文说。

    余玄观觉得这人咋有些奇怪,于是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知道了。”看完继续吃炒面。

    蒋小文直接无视了余玄观的冷淡,继续叽叽喳喳:“小余同学,我看过你参加那个说唱比赛。”

    “嗯。”余玄观应一声继续吃炒面。

    “你唱的很好,后来怎么退赛了?”蒋小文问道。

    “我家里有些事。”余玄观道。

    “有事?什么事?”蒋小文不解的问。

    坐在一旁的徐白莹知道他嘴里说的家里的事就是后来道观被屠的那事。

    “你好吵。”余玄观的脸一黑,不开心的说。

    蒋小文被吓得马上闭嘴,不再说话。

    她总感觉余玄观的眼眸里藏着些杀气。

    徐白莹察觉气氛有些不对,急忙转移话题,对蒋小文说:“好啦!好啦!小余同学不想说,你也别逼他了,说说看你这次怎么打算的吧!”

    蒋小文就开始哔哩吧啦的说着自己的计划,徐白莹洗耳恭听,期间就只有她们两个人聊天了。

    就在这时,顾念怀端着餐盘来到徐白莹身边坐下。

    看到顾念怀那张冰块脸,蒋小文立刻警铃大作,也不说话了,端起餐盘就要走:“顾总,你怎么还没吃呢!哈哈!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啦!我要走啦!哈哈!”

    两声尴尬的笑声结束后,蒋小文以光速端着餐盘飞也似得跑了。

    顾念怀看了看徐白莹和余玄观的餐盘,又看看徐白莹说:“你们就这么快吃完啦?”

    “谁让你来这么晚?”徐白莹道。

    余玄观愣是没抬头继续吃着餐盘里的炒面。

    “这不是因为家里那老爷子说想见我们嘛!跟我在那通了那么久的电话,千叮万嘱一定要我回去。”顾念怀道。

    “顾老爷子嘛!他这是想你这孙子了。”徐白莹道。

    顾念怀无奈的摇摇头:“不,不是想我,是想我和你,还有他那重孙子。”

    徐白莹立刻脸色一变:“这”

    “所以说,你要不要跟我回顾家一趟?”顾念怀道。

    余玄观怎么感觉这话里有些什么东西,于是抬起头,皱着眉头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说来话长了”徐白莹道。

    顾念怀却是得意一笑,一把揽过徐白莹的肩膀,笑眯眯的说:“也就是说在顾家,小莹是我的老婆,我是小莹的老公,而且我们还有个可爱的儿子。”

    “啊这未免也太突然了”余玄观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骗你干什么!你不信问小莹。”顾念怀得意道。

    徐白莹看着顾念怀那得意的样子,手里的拳头再也按耐不住,狠狠一拳揍在他的脑袋上。

    “不要误导小孩子!”徐白莹怒吼。

    顾念怀抱着自己被揍的脑袋,一脸沉醉。

    余玄观看着顾念怀,直男汗毛倒竖:“这…变态”

    “徐姐姐,刚才顾念怀说的是真的吗?”余玄观好奇的问。

    徐白莹解释:“也不是全不对,那时其实是为了掩饰顾念怀的身份,不得已才撒了谎,你也知道顾念怀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余玄观点点头:“也是,正常人也不会喜欢这样的神经病。”

    “那顾家真的有个叫顾念怀的人吗?”余玄观问。

    “有的,而且跟他长得一模一样,我去顾家的时候看过照片。”徐白莹说道。

    “那,那个真的顾念怀去哪里了?”余玄观问。

    徐白莹摇摇头:“不知道,听说去雪山滑雪就不见了踪影,可能凶多吉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