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是一件残次品。”冷肆站在高楼的顶峰俯瞰这个宏伟挨挤的世界,眼露悲伤,“即使我不明不白的消失,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人为我掉一滴眼泪。”

    “这全是顾念怀的错!要不是他的出现,我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连他都离开了我,我还能被什么人记得呢?”

    “我向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人。”

    夜半时分,顾念怀瞬移到了徐白莹的房间,看到她已经舒服的睡在了床上,脸上还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像是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顾念怀站在床旁,伸出手张开凌空拂过徐白莹的身体,徐白莹的身上乍现莹白的亮光,在黑夜中闪闪发光,一股强烈的神力冲击着顾念怀的感召。

    结束一切,他不由得皱起眉头:“竟然会这么强烈!”

    徐白莹轻轻翻身,顾念怀害怕的隐身,直到徐白莹再次睡着,他又现身,施术于徐白莹的身上。

    只见顾念怀捻起手指,结了个印,空中一个金色圆环形带着繁复的花纹,飞落在徐白莹的身上,将她身上那道强烈的莹白色光生生压了下去。

    做完一切,顾念怀吁了一口:“总算是结束了。”

    “也不知道这样能维持多久”顾念怀低喃。

    他轻轻转身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才施了太多的神力,此刻已经累趴在床上。

    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直到天光大亮,余玄观来敲门,他才醒。

    “顾念怀!顾念怀!”门被敲的哐哐巨响。

    顾念怀艰难的睁开眼睛,支撑着疲惫的身体从床上爬起去开门,看到眼前火急火燎的余玄观,余玄观喘着大气,开口怒吼:“顾念怀!我敲了半天门!你怎么才开门啊!”

    “我睡觉呢!”顾念怀昏昏沉沉的。

    “我还以为你变死人了呢!敲半天没声音,我还以为你死了!”余玄观怒吼着。

    “我这不活的好好的?”顾念怀掀起眼皮嫌弃的看他一眼,“还有你不是有瞬移穿墙之术,敲什么门啊!”

    余玄观吼了一声:“我这不是担心你给忘了吗?”

    “好吧!好吧!”顾念怀踉踉跄跄的往床边走,走回床边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余玄观随着顾念怀到床边,看着他魂不在身的模样,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没有精神?”

    “你管我?”顾念怀口气差极了,像是十几岁的叛逆生。

    “我才懒得管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怀孕了呢!哼!”余玄观没好气的说。

    “”顾念怀表示无语。

    看余玄观气呼呼的走远,急忙叫住:“好了!你等等我,我立刻洗漱出门。”

    余玄观止住脚步,转头看他:“总算是清醒了。”

    顾念怀:“”小老弟你的嘴巴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辣!

    洗漱穿衣,顾念怀全程迷糊状态,做了什么事都不清楚。

    跌跌撞撞走到玄观,蹲下身扒拉一双鞋子就穿在了脚上,还好平时自己穿的鞋都是黑色,随便穿一双也挑不出什么大错。

    他走出门的时候,余玄观和徐白莹像是在门外已经等了好久,徐白莹本来还想吐槽一声顾念怀,但是看到他疲惫的脸,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喉咙有团棉花,软绵绵的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哽着让她难受。

    平时她一向快言快语,这时候看到顾念怀的样子,她竟然有些说不出吐槽的话来,心上软绵绵的像是受了重击,还有些酸疼的滋味。

    心里满满是:怎么会这么不舒服的样子?好疲惫,是太累了吗?

    余玄观看徐白莹没了话,还不忘添把火:“徐姐姐,你看看顾念怀的样子,这样子像不像肾虚了好几天?”

    顾念怀:“”小老弟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的。

    徐白莹:“”肾虚?小老弟你这么小就懂什么叫肾虚?

    望着顾念怀和徐白莹呆呆看着自己的模样,余玄观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眼底露出胆怯,却依旧小猫装大老虎:“哼!徐姐姐你都不帮我说话!我生气了!”

    徐白莹笑了:“没有,我怎么会不帮我的小老弟说话呢?只是顾念怀今天的确有些不舒服,你不如等他身体好了再说也不迟?”

    余玄观感受到了巨大的差别对待,平时的徐白莹不是这样的,难不成她还真的对顾念怀动了心?所以这么为他说话?

    余玄观捂着耳朵直喊:“我不听!我不听!”

    徐白莹道:“不管这么多了,上班时间也来不及了,我们先上班吧!”

    余玄观闷闷不说话。

    顾念怀点点头:“走,上班。”他疲惫的人都有些呆呆的。

    “要不你实在不舒服还是别去上班了?”徐白莹说。

    顾念怀强颜欢笑:“我没事的,我就是太困了而已。”

    顾念怀走在最前面,徐白莹紧跟在后,余玄观气鼓鼓的走在最后面,这一路他都没说话,徐白莹也没说话,三人各怀心事。

    顾念怀走到车旁,人都是摇摇晃晃的,徐白莹真的很担心他眼前一黑倒下。顾念怀一把拉开驾驶室的车门,正要上车,被徐白莹一把拉住:“今天还是我来开车吧!”

    顾念怀抿唇浅浅一笑:“好。”随后将车钥匙放在她的掌心,迷迷糊糊的打开了后车座的车位坐了进去,看到坐在身旁的顾念怀,余玄观很是嫌弃,但是一看到顾念怀疲惫的神色,也没有再说什么。

    顾念怀沾着汽车坐垫一下子又睡着了,直到徐白莹到了公司,被她叫了才醒的。

    睁着双迷离的眼睛看徐白莹,徐白莹看着眼前的人,平时傻乎乎的,现在就像是一只没睡醒的小猫,看上去别有一番惹人怜爱的模样。

    “公司到了吗?”连调调都透着慵懒。

    徐白莹点点头:“到了,快下车吧!”

    顾念怀眨巴眨巴眼睛这时候才被徐白莹牵下了车,脑子昏昏沉沉的,好像比平时更傻了。

    但是徐白莹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显得有点喜欢这样的自己呢?

    顾念怀有气无力的问:“公司到了?”

    徐白莹皱起眉头点点头:“到了。”随后暗叹一口气,“完了,这总裁真傻了可怎么好?”

    连进公司都是被徐白莹搀扶进去,直到把顾念怀牵进他的办公室,徐白莹这才松了口气,顾念怀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趴在办公桌上就像个小学生睡了起来。

    徐白莹摇摇头:“平时这么一个生龙活虎的人怎么就这么弱了?”

    搀扶顾念怀一路进办公室被公司的人都看见了,免不了一顿问长问短。

    徐白莹刚坐在办公桌前,蒋小文就神秘兮兮的移办公椅到她身旁问:“小莹,顾总这是怎么了?”

    徐白莹摇摇头:“不知道。”

    蒋小文:“不会是消耗太多了吧?”

    徐白莹一脸疑惑:“消耗?消耗什么?”

    蒋小文坏笑:“就是那个呀!”

    徐白莹一脸懵逼:“什么那个”

    蒋小文暗示:“就是那个呀~~”

    徐白莹拧紧眉心:“什么那个!!”

    我要被逼疯了!能不能正常一些。

    顾念怀坐在办公室好好睡了一觉,恢复了一些精神,昨天他消耗太多神力,累到了极点,他从没想过会这么累。

    他向余玄观施了千里传音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余玄观本来在削苹果,但是听到了顾念怀的传音,在犹豫之下,最终他选择了去顾念怀的办公室。

    老王看到那只削了一半的苹果担心的说:“苹果削一半你不怕氧化?”

    余玄观笑笑:“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我先去把这件事完成了再回来吧!就让它先氧化吧!”

    余玄观兴冲冲来到顾念怀的办公室,看到精神萎靡的顾念怀,一脸嫌弃:“你千里传音找我有什么事?”

    顾念怀看着不悦的余玄观却笑了,然后缓缓道:“我找你是有事要说,关于你徐姐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