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余玄观呆愣两秒,突然急了:“关于徐姐姐?什么事?”

    窗外大风吹起,天空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鹅毛大雪。

    办公室的人激动的跑到落地窗前看着漫天白雪,感叹:“好美的雪啊!”

    徐白莹也缓缓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到了窗前,俯瞰这被大雪渐渐覆盖的城市:“好美!”

    心里却想:要是顾念怀能跟我一起看就好了!

    蒋小文在一旁乐呵呵:“小莹你知道吗?听说跟最爱的人一起看到初雪,两个人就会永远在一起!”

    “真的吗?”徐白莹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传说。

    蒋小文点点头:“真的。”

    就在这时,徐白莹眼睁睁看到余玄观从顾念怀的办公室走出来,蒋小文捕捉到余玄观的行踪立刻跟去,看她活泼可爱的模样,徐白莹觉得实在有趣。

    徐白莹悄悄走到顾念怀的办公室门口,透过磨砂玻璃看到倒在桌上睡觉的顾念怀笑了:“竟然又睡着了”

    整整一天又是没有单子的快乐生活,下班的时候顾念怀已经把精神养的差不多了,他打开驾驶室的门坐进去:“快点回家了!别傻站在那里!”

    余玄观和徐白莹坐在车子里,徐白莹担心顾念怀会疲劳驾驶,还询问:“你不困了吗?实在不行的话,我来开车好了。”

    顾念怀摇头拒绝:“没事的,我现在已经不困了。”

    “老实说你为什么会这么困?”徐白莹严肃的问,她注视着顾念怀的眼睛,想要得到真的答案。

    “我就是”顾念怀不会说谎,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余玄观立刻解围:“昨天顾念怀看书看太晚了,我可以作证的。”

    顾念怀侧头看向余玄观:“”

    徐白莹原来还打算刨根问底,但余玄观开口帮顾念怀说话,徐白莹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是余玄观开口了,她便消除了怀疑,不打算再追问下去。

    徐白莹心里有疑虑,因为顾念怀怎么看也不是个看书会看到困的人,可是一向看不惯顾念怀的余玄观帮他开口说话,徐白莹便又些信了。

    这两个见面都不会有好脸色的人竟然一个鼻孔说话,邪乎了。

    晚饭的时候,顾念怀抢占了厨房,不让徐白莹碰,顾念怀说一定要煮饭给他们吃,徐白莹吃过顾念怀做的菜,对他还是放心的。

    一番煎炒之后,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被端上了餐桌,余玄观原本还揣揣不安,没想到顾念怀端出来的菜竟然跟饭馆做出来的差不多。

    “天啊!你竟然还有这技能!”余玄观惊叹,嘴巴都要合不上了。

    “小小技能不足挂齿。”顾念怀说话颇为谦虚。

    “早知道你技能这么强,就让徐姐姐一边歇着了。”余玄观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手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根排骨吃了起来,味道竟然出奇的好吃。

    “好吃!”余玄观一边吃一边夸。

    徐白莹坐在椅子上,想起在余玄观在车上帮顾念怀说话,这里还夸他做的菜好吃,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个人感情升温了呢?

    余玄观一边吃一边砸吧嘴,不停夸这菜好吃那菜好吃,吃到最后小肚皮都鼓鼓的,就像个胀饱了气的大气球。

    徐白莹都快笑没了气。

    顾念怀很温柔的将徐白莹喜欢吃的菜夹到她碗里,看着碗里那些自己爱吃的菜,心里既柔软又温暖:“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的?”

    顾念怀笑看她:“笨蛋!你爱吃什么,我怎么会不清楚!因为我最喜欢你,你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我都记在心上。”

    徐白莹手里的筷子停了停,压低了声音骂他:“笨蛋!”

    顾念怀却露出憨憨的傻笑:“我笨,我傻,无论多少年,我都只爱你一个。”

    余玄观嘴巴里的排骨嚼不动了,这大型虐狗现场要他怎么呆下去!

    徐白莹呼喝:“给我闭嘴!晚饭快要吃不下了!你有没有考虑小老弟的感受!”

    顾念怀傻笑笑:“好啦!快吃了,我不说了。”

    这顿饭就余玄观吃的最多,这时候他正塌倒在沙发里,看着电视里的综艺哈哈大笑,小肚皮鼓的像个刚充满气的大皮球。

    徐白莹走到厨房帮顾念怀一起洗碗,虽然顾念怀执意要把她赶出去,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徐白莹。

    “作为新时代的良好优质男青年是不该让女孩子洗碗的。”顾念怀叨叨。

    “但这次是我想要帮你洗。”徐白莹说着转头看着顾念怀:“你不会不听我话吧?”

    顾念怀笑了出来:“笨蛋!我不听你的,我听谁的!”

    这一生纵使他再强大,再无比厉害,在徐白莹面前他都是个乖乖听话的人。

    他爱她,他愿意为她做任何的事。

    碗池里的碗正泡在泡沫水里,在灯光下泛着冷色,水龙头的水哗哗的的落在水池里,徐白莹伸手去捞池子里的碗,顾念怀也正要去拿,好巧不巧的,顾念怀的手正巧握在徐白莹的手上。

    迟疑三秒,徐白莹想立刻抽回自己的手,却被顾念怀眼疾手快的紧紧握住,一开始徐白莹还想挣扎收回,但是顾念怀握的紧,眼底泛着一股浅浅淡淡的柔光。

    徐白莹手里的挣扎最终化作了绕指柔,一股温柔从她心里若有似无的释放出来,两个人在手中双手相握,缓缓的化作十指相扣。

    厨房很静,可以清晰的听见水滴入的声音,厨房外是综艺的吵闹声响以及余玄观放肆的大笑声。

    顾念怀轻声走近徐白莹,温柔的低望她:“小莹,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喜欢你,无论多久,即使几万年,几十万年,还是几百万年,我都只想跟你在一起。”

    也许是因为那日的夜色太美,徐白莹竟觉得顾念怀说的话有些动听。

    “我竟然觉得你说的话有些动人。”徐白莹笑了,她抬起头看向顾念怀。

    “小莹”顾念怀柔声喊她。

    借着温柔的月光,顾念怀俯下身,在徐白莹的唇上轻轻留了个吻。

    徐白莹没有推开他,她明白自己的心。

    他们经历了那么多,遇过那么多事,无论何时何地,顾念怀都保护着她,总是把她放在第一位,她的心被他暖着,她被他爱着,渐渐的,她也爱上了他。

    从厨房出来,余玄观看徐白莹和顾念怀两个人神色奇怪,不知道两个人在厨房洗个碗,怎么还洗那么久的时间,出来还那么的

    找不到形容词,脑子一片空白。

    徐白莹回了自己的房子,余玄观这才问顾念怀:“顾念怀,你跟徐姐姐刚才怎么回事?”

    顾念怀脸一僵:“我,我们没怎么回事啊!”

    余玄观脸色一厉:“真的?”

    顾念怀暗藏快乐的小心思,用力点头:“真的!”说完神色慌张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去准备洗澡睡觉了。

    躺在床上,心跳不止,想着厨房那个吻,好甜蜜,让他睡也睡不着。

    要死!要死了!这晚上还怎么过!

    窗外的雪由鹅毛大雪总算是变成了小雪,飘飘扬扬的就像冰晶碎屑似的,美丽无暇。

    等到晚上十一点,平时这个点徐白莹一定睡了,顾念怀又开始想徐白莹,于是一个瞬移来到徐白莹的房间,看到她躺在床上熟睡着。

    像往常一样,顾念怀轻轻走到床边,想要帮她掖掖好被角。

    突然徐白莹的手一把抓住了顾念怀的手,顾念怀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把自己给送走。

    徐白莹调皮的从床上坐起,笑嘻嘻的看着顾念怀:“我等你好久了!”

    顾念怀摸不着头脑:“什么?你等我很久?”

    徐白莹指着窗外:“我想跟你一起看雪。”

    顾念怀笑:“这还不简单。”

    顾念怀将徐白莹轻轻横打着抱起,他站在阳台口,张开他那双巨大的黑色翅膀,他低头温柔的看怀里的徐白莹:“你还是喜欢白色的翅膀吗?”

    徐白莹摇摇头:“不,我喜欢你的颜色,不要为我变,黑色的翅膀我觉得比白色翅膀还要好看。”

    “好!”顾念怀扬起灿烂的笑,他抱着徐白莹尽情翱翔在广阔的天空下,他自动筑起了一道结界覆在两个人的身上,别的人看不到他们,美丽无暇的白雪落在他们身上,天地间所有的绝色都属于他们。

    “好美啊!”徐白莹她从未看白雪看的那么清晰,她伸出双手去接,但是白雪一落在她掌心一下子就化得看不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