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

    顾念怀想挣脱已来不及,他猛感不妙:“完了!”

    “怎么了?”徐白莹还没得到答案,一股强烈的惯性将他们往后扯!

    手拿青弘剑的冷肆发出得意的狂笑:“我就说你们跑不掉的吧!顾念怀,要是你能把小莹乖乖交在我手上,我就放过你们两个!”

    顾念怀怒吼:“做梦!!”

    冷肆脸上扯起一抹阴笑:“你不愿,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突然那青弘剑变成的藤蔓又化作千万扭曲的细枝藤蔓粘黏在顾念怀的后背上,顾念怀觉得后背又痒又刺,那股延伸的刺感逐渐延至他的脖颈儿。

    顾念怀抱着徐白莹法术施展不开,他在徐白莹的耳边轻声说:“小莹,对不起了!”

    “啊?你要干什”么?徐白莹话还没问完人就跟块石头般往地面坠!

    “救命啊!”徐白莹大喊,这可是比过山车刺激多了!

    她闭上眼不敢看!算了!要死就死了吧!

    顾念怀手握长鸣朝徐白莹甩去,长鸣受顾念怀的命令变成了一弯大型飞叶,将徐白莹承在上面!徐白莹睁开眼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而是被接住,她缓缓落地,从长鸣上下来。

    顾念怀没了长鸣的庇护,可惨了,整个人被青弘变成的藤蔓紧紧缠绕,浑身动弹不得。

    冷肆笑看着顾念怀,伸出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三分邪魅,四分得意:“顾念怀,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吗?就是因为你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所以你就有了弱点!”

    “混蛋!”顾念怀骂他。

    冷肆却笑:“哥,我原本想放过你和徐白莹的,只是你们过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幸福快乐,你说我怎么能不嫉妒呢?我好恨啊!我也希望有一个能这样对我,可以把我当作家人,可是却没有!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会在乎我,陪着我!既然我不能得到!你也休想得到!”

    冷肆凝视着眼前人,伸出手狠狠掐紧他的脖子,咬牙切齿愤恨:“哥!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出生!我们都身不由己,所以这一生注定生不由己!”

    顾念怀只觉得自己就要窒息,脖子正被冷肆一点点收紧!骨头一点点要被掐断!

    就算只有最后一口气,他都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

    他张开手掌召唤长鸣,长鸣直直飞向他的手中,他转动手中的长鸣,长鸣化为烈焰真火烧在青弘的身上!

    烈火攀过青弘,青弘被烧蔫,失去了抓力,顾念怀趁机飞出,身上那件严正笔挺的西装被瞬间烧烂。

    “谁会死还不一定!”顾念怀不会再手下留情,他知道冷肆的身份,他的一生同自己一样也是身不由己。

    他们从出现在这个世界开始就是生不由己的!

    顾念怀也曾无比怨恨自己的出生!为什么他要被赋予那样的使命!他不愿却身不由己。

    “阿肆,对不起!我并不想伤害你!只是我们都身不由己!”顾念怀怅然,捻起手指滑过剑身,长鸣发出妖冶红光,在他眼前变出了三把一模一样的剑。

    “天地寂灭,万物为诏!”眼前三把长鸣直直飞向冷肆的眼前,他的青弘受了灭火,不能与其相抗,只得转身遁逃,只是他还来不及逃脱,长鸣剑已然飞向冷肆的后背。

    顾念怀瞄准的是冷肆心口的位置,三把长鸣剑愤然飞击如穿血墙般,毫不留情的飞过冷肆的心口,受到重击,冷肆低头寻伤口。

    胸口却是一个血窟窿,冷风正朝那窟窿里灌!

    “好痛!”冷肆只喊了一声,殷红的鲜血就从他的口中奔涌而出,剧烈的疼痛让他失去了力气,整个人像一张飘零的叶片缓慢的朝地面飞去。

    “我的结局就是这样吗?未免也太潦草了吧”他缓缓闭上眼只待零落成泥的一刻。

    我这么坏,这个世界不会有一个人为我掉泪的吧!

    顾念怀张开巨大的翅膀飞向冷肆,叫着他的名字:“阿肆!”

    顾念怀加快速度,反超过他,将他一把抱起,在空中缓缓飞落。

    “阿肆!”顾念怀抱着冷肆落在雪白的大地上,只是冷肆胸口的血恣意的流在雪白的大地上,是那么的赫然刺目。

    冷肆睁开眼看着顾念怀浅浅笑,嘴角的鲜血不停的朝他嘴角渗出,他知晓自己将死,那些血是怎么也止不住的!

    “哥”冷肆虚弱的喊顾念怀一声,顾念怀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垂落,炙热的眼泪烫着冷肆冰冷的脸。

    “阿肆,对不起”顾念怀声音颤抖,浑身发颤。

    冷肆气若游丝:“我以为没有心的人,死的话是不会痛的,没想到我也会流血,我也会痛!”

    “对不起”顾念怀嘶哑着,不停道着歉。

    冷肆凄然一笑:“没什么对不起的,我跟你本来就是被造出来的武器,一生被人利用,注定悲惨的结局,只是你比我运气好一些,我与你比起来,只是一件残次品,是你的代替,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不是的!你由我而来,你是我的亲人你是我的弟弟”顾念怀哭着。

    冷肆越发惨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惨淡的笑,他一笑,一大口鲜血就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将他那张平时嘻嘻哈哈不正经的脸染的殷红可怖。

    “我知道我与你在这个世上只能活一个,你一直礼让我,不肯与我真正动手,谢谢你,原来我被你骗了那么久”冷肆凄然的笑。

    “你是我弟弟,我又怎么能真正下得去手!当初离开你,是我的错,我不该留你一个人的!对不起!”顾念怀歉疚道。

    冷肆的双眼发颤,他连呼吸都艰难:“我终于得到了你的对不起,那足够了”

    顾念怀抱紧冷肆,声音颤抖:“阿肆,对不起”

    冷肆浑身的血渐渐被抽干,在这冰冷的寒冬,逐渐冰凉僵硬:“哥我好冷好冷”

    “不要怕,哥在你身边,我抱着你,你就不用怕了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顾念怀泪如雨下,满脸皆是泪水。

    “哥,记住使主绝对不会放过小莹的好好保护她”冷肆说完最后一句话,慢慢闭上眼睛,咽了气,他的手无力的垂落在冰冷的雪地上。

    顾念怀撕心裂肺的哭喊着:“阿肆,对不起我欠你太多”

    使主坐在金碧辉煌的金座上,一阵寒冷袭过他的心,他不禁一怵,打了个寒噤,一旁的长老问使主:“使主发生了什么?”

    使主面无表情吞出几个字:“冷肆死了”

    站在台下的冷清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可能!冷肆怎么会死!!

    “冷使长怎么会死!!”长老不敢相信发出一声呼喝。

    使主冷色怒斥:“是他不够狠心!我不过要他杀了顾念怀!他就畏畏缩缩!要不是他对顾念怀手下留情,他也不会就这么死!”

    冷清天感觉从头顶一阵寒凉袭遍全身,那个倔强的小孩子竟然就这么死了!他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明明前不久还跟自己斗嘴的人就这么死了!

    “算了!冷肆本事不够,看来只能我自己出马了!”使主从金座上站起,脸上一抹高傲矜贵展露无遗。

    “主上!你要亲自出征?”长老怔了怔。

    “嗯,一次性,将顾念怀身边那把幽冥之钥抢回来!这样幽冥隧道的大门就会完完全全的打开!这个世界就会被毁灭!再也没有人可以关上那扇毁灭之门!

    顾念怀抱着冷肆的尸体在雪地里哭了很久很久,天空再度飘起鹅毛大雪,雪白的大雪轻轻慢慢的覆盖在冷肆的尸体上,缓慢的将他覆盖,让他与雪白的天地融为一体。

    冷肆的尸体冷到了极点后,开始慢慢消融,一点点的变成晶莹的冰晶碎片飘向天空,与这个天地融为一体,就连沾染在地上的鲜血都化成了冰晶消散在空气里,一点点痕迹都抓不住,摸不着。

    顾念怀伸出手想去抓,却一点点都抓不住。

    “不要!不要!阿肆,你不要走!!”他一边去抓,一边哭喊,然而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徐白莹陪在他身边,无尽的悲痛漫过他们,她哭泣着看向顾念怀,失去至亲的痛也不过如此了吧!她张开手将顾念怀一把抱着,想要给他送去一点点的温暖。

    “顾念怀,冷肆已经死了!他已经消失了!你放手好不好!”徐白莹哭喊着。

    “我对不起阿肆!我不想让他走!我对不起他!”顾念怀撕心裂肺的说着。

    “他已经消失了!他不会再回来!顾念怀,你不要再难过了!放手吧!”徐白莹劝他。

    “我对不起他!对不起他!”顾念怀哭成了泪人,到后来断断续续的,没了力气。

    徐白莹知道劝不住他,只是用力抱着他,伸手轻轻拍他的后背,安慰着:“会好的,冷肆就算是死也不会愿意看到你那么难过的”

    “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徐白莹知道自己什么也帮不上他,她能做的只是陪在他身边,给他微不足道的温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