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房门被打开,余玄观原来正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到进了屋门狼狈不堪的顾念怀以及失魂落魄的徐白莹,他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你们怎么回事!不是去约会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余玄观大受震撼。

    “别提了,先让顾念怀去换件衣服再说吧!”徐白莹看了余玄观一眼有气没力的说。

    余玄观不再说话,看着徐白莹推着犹如丧失自理能力的顾念怀去了他的房间,她在门内似是叮嘱了些什么,然后轻轻关上门走到了余玄身旁坐在了沙发上。

    余玄观拧眉担心的问:“徐姐姐发生了什么?”

    “我和顾念怀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冷肆的袭击,顾念怀不得已杀了他。”徐白莹全程说话都很低沉阴郁,看得出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冷肆死的吗?”余玄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徐白莹点了下头:“嗯,被顾念怀亲手杀了。”

    “冷肆作恶多端,就算顾念怀不亲手杀了他,我也会动手的。”余玄观眸色狠戾,他与冷肆的那些仇那些恨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结束。

    “其实冷肆是顾念怀的弟弟。”徐白莹解释。

    “?”余玄观震惊,“什,什么意思?”

    徐白莹侧头看他:“字面意思,冷肆其实是顾念怀身上一片魂灵残片造出来的人,他由顾念怀才存在,顾念怀无疑是他的亲人。”

    “怎么会这样”余玄观始终不敢相信,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魔头怎么可能会是顾念怀那个憨批的弟弟。

    “顾念怀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他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徐白莹说。

    “哎!”余玄观叹了口气,“有这么个满手血腥的弟弟也真是作孽。”

    “别在顾念怀面前多说什么,他应该很难过,他这个人平时那么温和的一个人,最终被逼到这样的地步,无疑是巨大的刺激。”徐白莹说。

    “嗯,知道了。”余玄观应下。

    “我回自己房子去整理一下。”徐白莹说。

    “好。”余玄观应声。

    房间里的顾念怀泡在巨大的浴缸里,温热的水给了他些许的温暖,抬起双手看着眼前这双亲手结果了冷肆的手。

    即使双手清白干净,他依然记得这双手曾经浸染鲜血,生生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他剧烈的颤抖双肩,奔溃的内心难以痛苦的泪水,最终泪如雨下。

    “我们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顾念怀捏拳砸水,浴缸里的水任意四溅,打湿了他满目泪痕的面颊。

    一切完毕,顾念怀赤足走出雾气氤氲的浴室,走到洗手台前,看着被雾气蒙罩的镜子,他伸出手抹去雾气,看到镜子里那张自己的脸。

    这张脸,是被人造出来的,好看,的确好看,可是他一时间却觉得有些厌恶。

    就是这张脸的主人造出了足以毁灭天地的幽冥隧道,他的灵魂始终是碎裂的,他做过很多好事,可依旧无法改变他满手血腥的事实。

    一生生不由己的话,还不如就此决去,至少自己还能选择生死的主动权,这样也好过被人一生拿捏,净做些害人害己之事。

    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他头发没吹,湿淋淋的耷拉在耳边,打开门,穿着居家拖鞋缓缓走到余玄观的身旁坐下。

    转头看了顾念怀一眼,他的肩膀有些许的沉重,垮塌着,似乎这个世界压在了他的身上。

    “好点没有?”余玄观问他,声色没了往日的凌厉冰冷,温软了几分。

    顾念怀缓缓回头看余玄观,迟钝的摇摇头:“没事,我好些了。”

    “嗯,那就好。”余玄观不知道怎么安慰顾念怀,笨拙的拿起桌上那带被他吃了不少的薯片放在他面前,“吃点薯片吧味道挺好的。”

    顾念怀顿了顿,心想安慰人这种事交给他,还真是为难他了!

    顾念怀轻叹一口气,伸手捏起一片薯片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嚼了嚼,味道竟然意外的不错。

    “谢谢。”顾念怀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看着顾念怀有些缓神过来的模样,余玄观算是舒了一口气。

    “那边的人是不会放过我的,记得到时候你按我告诉你的做。”顾念怀说。

    “真的要这样?”余玄观问。

    顾念怀轻点了一下头:“嗯。”

    “知道了。”余玄观答应着。

    “还有就是一定要保护好小莹的安全,我不想看到她有任何事。”顾念怀认真的凝视着余玄观的眼眸。

    余玄观郑重点头:“好。”

    这时候徐白莹端着一锅子煮好的东西慌慌张张的来到顾念怀的房子,看到顾念怀和余玄观坐在沙发上聊的挺开心的样子。

    特别是看到顾念怀有些许的缓神,她心里踏实了不少。

    “我做了好吃的螺蛳粉!一起吃吧!”徐白莹兴高采烈道。

    “来啦!”顾念怀和余玄观异口同声。

    三个人一起坐在餐桌前,徐白莹一把掀开了锅盖,一股又香又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顾念怀和余玄观立刻掩鼻,嫌弃:“这什么东西呀!好臭!”

    徐白莹笑哈哈:“这叫螺蛳粉!你们都没吃过吗?”

    余玄观嫌弃的眉心都拧住了:“这东西能吃吗?”

    徐白莹撇他一眼:“你个小孩子真不会说话,什么叫能吃吗?当然能吃啊!徐姐姐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们!”

    余玄观颤眉:“真的吗?”将信将疑。

    “真的!比珍珠还真!”徐白莹叫道。

    顾念怀坐在一旁满脸写着嫌弃,但还是没有直白的表述出来,毕竟他怎么敢嫌弃徐白莹呢!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跪着也要宠完。

    徐白莹拿着三个碗,刷刷刷给三个人盛好了,顾念怀和余玄观看着眼前那碗塞的满满的东西,欲吃又止。

    徐白莹拿着筷子吃的畅快,满脸写着“珍馐美味!”

    顾念怀和余玄观将信将疑的端起眼前那碗臭东西,在做了巨大决心后,拿起筷子哗哗哗吃了起来。

    还真的不说,闻上去臭烘烘,面相不咋滴,吃起来竟然还挺好吃的!

    “怎么会这么鲜辣!”余玄观赞叹。

    “是吧!我们的美食就是这么博大精深!别看它臭,吃起来格外香!”徐白莹笑的眼睛都弯了。

    顾念怀吃着吃着,竟觉得肚子真有些饿了,这碗臭东西还挺好吃的,不知不觉就吃完了。

    肚子填饱了,人也暖和起来。

    温暖从他肚子蔓延全身,好像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吃完后,他打了个饱嗝儿,舒服极了。

    顾念怀看着徐白莹笑的灿烂,雪白的皓齿露出来,那张精致的像雕塑的脸好看的耀眼。

    “小莹,谢谢你!”很多话他想说没有再说出口,一切尽在不言中。

    徐白莹望着顾念怀点了下头,露出温柔的笑。

    余玄观在一旁看这两个人,他仿若置身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与他们毫不相干。

    “果然三个人的电影,只有我始终没有名字。”余玄观在旁那个叹啊!单身狗没资格!可是能不能不要给我塞狗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