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

    顾念怀站在使主的面前,使主面无表情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顾念怀,一如当年第一次见到顾念怀的时候那般。

    “顾念怀,好久不见。”使主淡淡道。

    顾念怀愤恨道:“我根本不想见到你!”

    “这就是你对你造物主的态度吗?”使主眼眸中忽闪过狠戾的光。

    “你要毁灭一切,你便是我最大的仇人!今天,我就要杀了你!”顾念怀抬起手中的长鸣指向使主。

    使主嗤笑一声,不屑道:“你觉得你会是我的对手吗?”

    “就算是粉身碎骨,灰飞烟灭我也要试一试!”顾念怀说完,提起手中长鸣飞闪至使主的面前,长鸣受到顾念怀的感召,释放出猩红刺目的光。

    长鸣飞虹如千万流光划破朗朗天空,顾念怀提剑欲劈砍使主,但他还是太轻敌,使主眼前乍现一道透明的盾环,将顾念怀的进攻轻松弹击到他的身上。

    顾念怀受到重击,被飞弹千里之外,前天他与冷肆相战,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胸口激烈起伏,他伸出手捂着自己的心口疼痛处,一口滚烫的鲜血喷吐了出来。

    “顾念怀,你心里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要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你为何要处处与我为敌?”

    “我有要保护的东西!你给我闭嘴!我不想跟你说任何一句废话!”顾念怀微微颤颤的站起身看向使主。

    使主无时无刻都是那般的矜贵,骄傲和冷漠,仿佛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

    顾念怀再次站起,踉踉跄跄的走在凌空大道上,他慢慢走近,眼前使主的脸变得越发的清晰,那张脸是这般的熟悉,原来使主是按照自己的模样造了自己的脸。

    耳边剑声阵阵轰鸣,“铮铮铮!”长鸣凌悬于顾念怀的眼前,顾念怀结印念咒,长鸣剑变出无数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剑朝使主飞去!

    使主扬起唇角若有似无的冷笑一声,不过是一个捻指的瞬间,那些如飞矢离身的飞剑全都掉落在地面上!

    使主轻轻捻指,那些飞剑受到召唤缓缓起身,不停朝顾念怀的身上飞去,顾念怀结印筑盾,那些飞剑擦出了火花劈里啪啦的重重摔落在地面上。

    使主压根儿不想放过顾念怀,他双指轻轻操控飞剑不停冲击着顾念怀的防护盾。

    顾念怀眼睁睁看着眼前的防护盾被千万利剑一点点劈砍出无数碎片,生生碎裂当场,碎裂的盾片变作细碎的晶尘消散在空气中,一点点消失不见。

    防护盾被砸的稀碎,被操控的那些飞剑依旧不辞疲惫的飞射向顾念怀。

    顾念怀防护不及,眼睁睁看着那些飞剑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他自己就像是一张被打穿的筛子,密密麻麻的洞口暴露在眼前,顷刻间血如泉涌,将他浑身染了个彻底。

    徐白莹在地上看的心如刀绞,她想向前冲,但是被余玄观被困在结界内。

    “余玄观!你放我出去!”徐白莹大叫。

    余玄观转头看她一眼:“徐姐姐,你不能去,顾念怀做那么多事都是为了你!若是你去了,就辜负了顾念怀的一片苦心了!”

    “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东西!”徐白莹哭喊着。

    “徐姐姐,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你不必担心,我会帮顾念怀的,我一定会让他平平安安回来与你团聚!”余玄观笑的凄然,俊朗的面庞上带着哀伤。

    “余玄观!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徐白莹被囚于结界内,只能眼睁睁看着所有人在那以死相拼。

    余玄观飞到顾念怀的身旁,伸手扶住他:“我来帮你。”

    “小莹没事吧?”顾念怀担心的问。

    余玄观安慰他:“没事,我们一起杀了他!这样一切都结束了!”

    使主不屑一笑:“就凭你们?”

    “对!就凭我们。”余玄观毫无怯色冷冷的回答。

    “顾念怀,那今天就又多一个人为你送葬了!”使主面色一冷,手中乍现“寂灭”的魔剑。

    天空为之变色,乌云在天空不停翻涌,覆灭倾压之势将要来临!

    余玄观结印召唤自己手中的魂灵,魂灵受到余玄观的召唤尽显于他的面前。

    “不死反生!死便重生!去!”

    余玄观将自己手中所有的魂灵皆召唤而出,全部朝使主张牙舞爪的飞去。

    天地陷入混战!

    余玄观不过是个能操控魂灵的人类罢了,他又怎么会是使主的对手!那飞去的魂灵一个又一个前仆后继的成为了使主剑下寂灰。

    顾念怀眼看事情不妙,立刻推开余玄观,使主手中的魔剑猝不及防的飞过顾念怀的后背。

    “顾念怀!”余玄观暴吼一声。

    顾念怀凌空双手撑地,无数的鲜血全部喷溅而出,顾念怀伸手去捂住伤口,鲜血依旧不停的往下流,止都止不住!

    余玄观飞到顾念怀的面前,伸手去捂他的伤口,只见两手皆是累累鲜血!

    顾念怀说:“我没事!”刚一说完,鲜血再次从他的口中吐出来。

    使主看着眼前的两人,嘲笑道:“我说了你们是打不过我的!正好!现在我就把你们这两个阻碍全部铲除了!这样我就能把那半把幽冥之钥拿回来了!”

    “你休想!”顾念怀剑眉敛起,怒喝道。

    长鸣听令,从顾念怀的掌心飞出,与使主的魔剑相抗,魔剑浑身皆是戾气,长鸣剑虽受到魔剑的强压,但是却不顾一切竭尽全力与魔剑相击。

    顾念怀对眼前的余玄观说:“等下若是发生什么你赶紧带着小莹跑!”

    “可是你!”余玄观欲言又止。

    “我没事!大不了就是一死!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小莹受一点点伤的。”顾念怀向余玄观嘱托道:“一定帮我保护好她!告诉她,这辈子,我爱她,我无悔。”

    长鸣被寂灭削成了碎渣,溅落满天,它先主人一步灰飞烟灭,消散无踪了。

    长鸣这一生随顾念怀十万多年,忠心护主,这一刻它也为保护顾念怀而死!

    “长鸣”顾念怀心感哀痛,“谢谢你这辈子的相护!”

    顾念怀站在余玄观的面前,将他护于身后:“余玄观,在我眼里你便是我的弟弟,这一生我来护你!”

    魔剑嗅到了美味的血腥味,不管不顾的朝顾念怀飞来。

    余玄观被顾念怀施展神力被结界包裹飞落于地面,魔剑被顾念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力抓住,魔剑不驯,正欲挣脱,顾念怀用尽神力去操控其剑身。

    “我要让你为我的长鸣陪葬!”顾念怀单手提剑,抬起凌厉的眼,直直望向使主那双琥珀色的眼眸。

    使主从未想过蝼蚁之抗会是这般的决绝且不顾一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