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泰斯表面看上去没有受伤,但内心世界中,情况很不乐观。

    乌云密布的沙漠中,泰斯带着一只狐狸在沙漠中奔跑,头顶的雷电追在他们屁股后,稍有不慎就会被击中。

    “我的小泰斯呀,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雷电击中…”

    话音未落,黑色闪电击中了潘大人的尾巴,尾巴尖的一撮毛全被烤焦。

    狐狸发出一声惨叫,四肢更加用力奔跑,很快就跑到了泰斯前面。

    “怎么会这样?醒来就发生了这种事。”

    泰斯有些懊恼,他记得自己被勒亚的闪电击中后昏迷,随后醒来就来到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中。

    虽然不知为何自己还活着,但深灰的乌云再次汇聚,雷电比在草原上的那一次更加猛烈,乌云也似乎长了眼睛,无论他逃向何处,闪电都会尾随在他身后。

    “潘大人,有没有什么办法?”

    泰斯呼喊着前方逃窜的狐狸,潘大人回头对泰斯摆了鬼脸,然后转身向着侧面的方向逃跑,完全不顾身后的泰斯。

    泰斯当然只能跟着潘大人的脚印,这一望无际的世界只有沙子,他也不知道尽头在何处。

    两人跑到了许久,来到一处熟悉的山丘,潘大人两下就从沙丘下刨出了洞口,这是他们上次钻入世界底部的通道。

    狐狸二话不说跳了进去,泰斯此时也只能相信潘大人,一头钻入沙洞。

    在泰斯身体消失的瞬间,乌云降下更猛烈的雷电,围着山丘不断轰出黑色闪电,弧光连着乌云,就像下着黑色的雨。

    泰斯和狐狸在沙洞中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他们可没有傻着待在洞门口,继续朝着漆黑深处爬去。

    随着恐怖的雷声逐渐消失,他们才能坐在沙地上休息一会。

    “可恶的泰斯,肯定是你又乱来了,我给你说过不能勉强。”

    在黑暗中,狐狸扑到了泰斯脑袋上,报复地啃着他的头。

    “别咬了,还不是因为我太弱,被人一下就打晕了。”

    泰斯双手抓扯着头顶的狐狸,而这狐狸不仅在黑暗中躲过了泰斯的双手,嗅到了商机的她立刻松开了牙齿。

    落在地面上,潘大人嘿嘿一笑,开始询问泰斯有没有想知道的问题。

    “不如你直接告诉我怎么成为领主。”

    泰斯四肢摊开趴着,战斗让他身心疲惫,追上的闪电更是令泰斯胆战心惊,他现在只想躺平。

    “你怎么不问我如何成为神使,这样岂不是更直接?”

    潘大人对泰斯的态度并不满意,她转身一尾巴扫在泰斯脑袋上,不让这个疲倦的少年闭上眼睛。

    “就算我告诉了你,你做不到就是亏本买卖,跟商会学了那么久,这点基础的道理都不懂吗?”

    “那我想问问,污秽是什么?”

    泰斯坐了起来,其实他对自己实力提升速度还算满意,只不过因为战斗失败产生挫败感,他才会问出之前的问题。

    “如果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从现在开始,你的余额将会清零,你再问任何问题都需要提供额外的代价。”

    潘大人也不再欺负泰斯。将尾巴绕在四周,黑暗中,一双明亮的狐眼盯着泰斯。

    “好,那就从现在开始,我会尽量不依赖你。”

    狐狸点点头,爪子伸向了自己的嘴巴,如同人类发出作呕的声音,将一物放在了沙地上。

    尽管泰斯看不清,但他能看见模糊的果实外形。

    “这算我的又一次好心,第一次交易我拿走了你母亲的祝福。按照约定,现在这祝福完全归潘大人所有。”

    泰斯突然意识到,那果实正是潘大人最开始吃下的草莓。

    “我的…母亲?”

    泰斯伸出手试图抓住那颗草莓,但是太迟了,潘大人一口咬下,将草莓重新放回了腹中,狐狸咀嚼了两下,感到满足而快乐。

    “一旦完成交易,就不能反悔。”

    泰斯放下了手臂,虽然他不知道母亲的祝福是什么,但还是感到一阵失落。

    “污秽需要从这个世界形成说起…”

    狐狸盘坐在泰斯面前,开始讲述着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世界是由神明创造,神明不是教派内的称呼,它可以是真理,也可以是最简单的符号,没有人知道是何种伟大创造了这一切,但他构建了这个广阔的舞台。

    舞台上的道具就放在所有人都看得见的地方,但是缺少表演者,道具再精美也无济于事。

    于是这伟大的神明创造了能不断演化的生灵,将他们逼到了舞台之上,欣赏他们的表演。

    许多年过去后,舞台上的生灵们惊恐地发现,它们所做的一切,所付出的一切努力,不过是神明安排下的结果。

    于是,演出出现了变化,意外开始发生。

    演员没有按照导演的剧本进行表演,生灵也不再试图讨好神明,它们选择了自己希望的生活方式,走下舞台,去寻找舞台之外的世界。

    它们不断挑战神明的底线,但传说中的神明并没有降下惩罚,直到某一天,所有生灵都认为神明已经从世界消失。

    自此,关于它们的足迹都逐渐被抹除。

    失去神明的人们开始自我探索,自我学习,自我创造,自我信仰。

    然而,神明早已在探索中埋下了陷阱,这些陷阱被称作污秽,是错误的,失败的,注定被淘汰的代名词。

    污秽可能是某种错误的力量,它们会扭曲人的性格,改变人的身体。

    污秽也可能是诅咒,致人死亡,吞没文明,干扰探索前进的速度。

    而且这种污秽一旦被染上,就很难祛除,需要更强大的存在出手,或是产生无法估量的牺牲。

    “最常见的污秽其实是欲望,只是你们先祖在很早的时候就染上了这种污秽,导致你们这些后代都无法摆脱污秽的束缚。”

    潘大人伸着懒腰,她把知道的都说完了,狐狸并没有离开,就好像她在等着泰斯补充提问。

    “这么说来,只要是有人表现异常,那就可以下定结论了吗?”

    潘大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缩进了自己的尾巴里,根本没有回答泰斯的疑问。

    “算了,这个问题靠我自己去琢磨吧。”

    泰斯也感觉十分疲惫,他趴在狐狸身边,渐渐进入梦乡。

    泰斯的梦非常曲折,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头骆驼,不断经历颠簸的旅行,这旅行路上充满了挑战,他的四肢总是会出现伤口,甚至在梦的最后,泰斯还感觉脸上莫名的疼痛。

    梦境越来越差,直到难受累积到临界点,睡眠被突然打断,泰斯感觉胸口压抑,呼吸困难。

    泰斯在惊恐中睁开了眼睛,却看见有人踩在自己身上,正试图将百叶窗拉开。

    “凯西娅?”

    泰斯挪动身躯,却不想凯西娅脚一滑,屁股摔到了泰斯身上。

    再次被砸中胸口,泰斯感觉自己半条命已经没了,而凯西娅不知为何面红耳赤,走下床后,还狠狠盯了他一眼。

    “我们在外面等你。”

    奥菲利亚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凯西娅走出房间后,将大门重重关上。

    “摔坏了可是要赔钱的。”

    泰斯只能喃喃着爬起来,他摸了摸身体,发现皮衣被人脱下,已经折叠被放好在了木桌上。

    “我也没说梦话让她帮我脱衣服啊。”

    泰斯摇着脑袋让自己更加清醒,他很快就穿好了衣服,走出门外和自己的伙伴汇合。

    今天是乌云密布,阳台上的向阳花找不到太阳,只能朝着屋内盛开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