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就看看你和屠龙者的诅咒谁更可怕。”

    泰斯故意用胸口对准了射来的光束,他期待着污秽能削弱胸口的恐怖闪电,但他想得太天真。

    被光线正好射中后的一刹那,胸口的漆黑闪电仿佛遭到了挑衅,冲出的电光胜过以往的任何一次。

    如同手臂般粗的滚雷沿着光束射来的方向,污秽的绿光瞬间被黑暗吞没,但这不足以让诅咒发泄怒火。

    于是它盯上了泰斯,触不及防下的少年只能勉强防御,白沙覆盖在身体,沙墙挡在面前,但白沙就像一张脆弱的纸张,被闪电直接击碎。

    看着突然出现的危机,凯西娅把刚捡起的斧头再度丢向漆黑的闪电,试图用闪着红光的斧子斩断诅咒的力量。

    但可惜的是,本就破碎的巨斧还没有触碰到那漆黑,便被弹射出的电弧彻底击碎,一片片铁花如落叶,掉在地上再也无法使用。

    闪电继续冲向泰斯,就像张开利齿的黑色巨龙,即将把泰斯抹杀。

    就在泰斯束手无策,准备凭着运气硬吃下诅咒的时候,他身上的那件皮衣发出显眼的黑色微光。

    自从尤姆镇获得这件皮衣,泰斯就觉得它非常合身,虽然还不知道形如苍臆文的装饰有何作用,但他只要是出门,泰斯都穿着这件最让他感到舒服的皮衣。

    此时发光的地方恰好是不知名的文字,黑光没能接触到泰斯的皮肤,反而被衣服上的文字所吞噬。

    巨龙般的闪电被一丝丝蚕食,在雷电消失后,衣服上冒出了黑烟,光芒再度暗了下去。

    无论泰斯如何在衣服上摩挲,那文字都没有一点动静,少年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危机,但眼下的问题是从海堤跳崖逃走的里德。

    见泰斯无事,奥菲利亚和凯西娅都来到了他身边。

    他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拖着身子向海堤边挪去,想看看掉落深海的里德是死是活。

    里德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样逃往深海,反而停留在了空中,似乎是对海堤图谋不轨。

    “这就是最后一步,以我生命为证,让我们见证人类也能完成的壮举。”

    心脏捏碎意味里德绝无生还的可能,绿色光环从他手心处开始朝外波动,每一圈绿光触碰灰色岩石,坚硬的石壁上就会出现一道裂痕。

    男人垂着头,代表着奥术之力的紫光逐渐暗淡,他再也无力保持在半空中,一只手抱着勒亚,两人的身子朝着海底坠落。

    里德松开了心脏,让他的心脏停留在半空,绿光继续波动着,不断让石壁变得脆弱。

    在里德即将跌入海底的时候,白色的羽翼从身后展开。

    勒亚身后的斗篷已经滑落,她身上已经没有一根羽毛,肌肤如珍珠般洁白。

    她反手抱住了里德,朝着上方飞翔,两人不断上升,勒亚将里德丢到了海堤的高地。

    半空中,污秽的力量还在继续摧毁着海堤,翼人女王不假思索,直接扑向了深绿色的光辉中。

    利爪带着紫色的闪电,试图将污秽从心脏剥离,但当她靠近之后,象征污秽的光束朝着勒亚扩散,光线照在身上,让勒亚感到一阵灼热。

    那股力量在侵蚀着勒亚的羽毛,白色的羽翼逐渐脱落,白皙的身体再次变得漆黑,现在的她正逐渐变得丑陋。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勒亚将利爪伸向里德的心脏,她的爪子瞬间被腐蚀,尖角被磨平,此时她的爪子和人类的手一样,同样的脆弱。

    “好像还不够。”

    手指无法触摸到心脏,污秽的力量正将她朝外推出,勒亚将翅膀包裹着光源,整个人在半空中蜷缩着。

    为了抵抗同等的力量,她也同样掏出了自己的心脏,将闪着紫电的心脏送到面前。

    勒亚翅膀上的羽毛尽数脱落,翅膀被绿光穿透,随后血淋淋地从她身上断掉。勒亚也随之失去了飞行的能力,一头坠落在海堤下方,沉入了水底。

    两人的心脏开始纠缠,两种不同颜色的光交替闪耀。

    逐渐地,雷电包裹着心脏,两颗心合二为一,深绿色的污水从心脏流出,紫色的心不断衍生着闪电,污秽没能滴入海底,就在半空中被闪电蒸发。

    晴空下,雷鸣声持续不断。

    失去主人的心脏终于完成了使命,合二为一的心脏在空中隐没,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细长的紫色羽毛。

    海风吹过,让它飘向了高地。

    高地上,里德身体内已经被污秽充斥,早已无法吐出鲜红的血液,他睁大眼睛倒在地上,好像无法忘记死之前看到的人。

    泰斯已经举起了武器,准备让这凶手变得面目全非,但那片紫色羽毛飘到了泰斯的肩膀。

    电光闪过,让泰斯感到酥麻,而挥出的这一击也落在空处。

    “是勒亚的羽毛。”

    奥菲利亚用荆棘包裹着这片羽毛,小心翼翼地把它举在旁边。

    “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个人已经死了。”

    凯西娅看着凄惨死去的里德,也忍不下心继续下狠手。

    泰斯只能作罢,用沙子将里德掩埋,让他体面地离开人间,然后带着两人返回旅店。

    虽然海堤已经停止了碎裂,但裂痕还存在。

    如果不及时修补海堤,等到海浪拍向海堤,整片坚固的石墙都会崩塌,到时候玻尔城就会被海水淹没。

    菲利普听见了海堤边的声响,他骑着白马飞到了这里。

    此时,他正好看见往回走的泰斯等人,但菲利普还需要查看海堤那边的情况。

    菲利普想到了最糟的结果,他使用技艺让位置不断变换,闪现到了海堤墙面的正面。

    “他的目标果然是这里,不过结果比我想象中好了太多,最后是泰斯阻止了他吗?”

    这个从远方来的少年带给了菲利普不少惊喜,他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但菲利普也注意到了海堤上的裂痕。

    “为了修复房屋,石料的价格肯定会上涨,不知道我的金库是否还能剩下一些。”

    可怜的城主只能叹气接受这个事实。

    当菲利普飞到高地处,准备前往商会询问石料库存时,从东北城门出现了一辆车厢。

    军队和守卫的长官正拖动着车厢,准备将车厢运回城市里。

    “那不是我的车厢吗?”

    里德策马降落到平地,靠近后确认了这正是自己家的车厢,白马跑到车厢前,主动将马具和车厢挂在一起。

    “城主大人,我们是在密林外找到这车厢的。里面放了不少东西,可沉了。”

    菲利普一天都没有看见波尔图,看见突然出现的马车,他似乎知道了什么。

    “马车交给我,你们先回去帮助平民清理废墟。”

    阿克姆和兰道尔识趣地离开,菲利普踏入车厢后,检查着箱子里装的东西。

    “果然…”

    看着手中闪亮的珍珠,菲利普知道这是能修复城墙的玉珠。如此多的存量,看来是专门收集下的材料。

    “波尔图,你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菲利普明白,修复一切的玉珠也无法让他和波尔图重归于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