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深陷黄金城后,泰斯身上的闪电化为白烟消散,瞬间失去力量的泰斯停下了冲刺,脚尖点着地,扑倒在金色大厅上。

    普雷利举起双拳,战船和战士们朝着泰斯涌入,用刀剑无情割下泰斯的肉块,最后在金色大厅的中央,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颗头颅。

    普雷利慢慢走上前,头颅的双眼闪烁着黑光,他踩在头上,低眼看着属于森森白骨。

    “我们会再见面的,国王。”

    一脚狠狠踩下,闷雷声响起。

    等到雷声彻底停下,黄金屋变得虚幻,普雷利身边的士兵躬身离去,他身后的战船也轰然倒塌。

    最后他独自一人在荒野中,头顶的乌云已经散去,只有没有太阳的蓝色天空。

    现实里,外表还是猫人的普雷利松开了手臂,让泰斯滑落躺在了雪地中,束缚着凯西娅和奥菲利亚的金光回到了他的手腕。

    男人抖了抖肩,走到他出现的雪坑旁,单手摸着地面,另一只手向着雪地中的人类招手。

    “他是个男人,我也明白了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

    凯西娅将雪地中的泰斯扛在后背,看着泰斯昏迷不醒,凯西娅反而像炸毛的猫,手中握着巨斧,瞪着眼前的男人。

    躲藏的茜拉拉来到了奥菲利亚身后,她从没有想到那个变态的猫王会如此强大,强烈的战斗反而让茜拉拉有些害怕。

    不过普雷利没有在乎这些人表现,他转身准备离开,还不忘提醒这群人类跟上自己。

    奥菲利亚走上前敲在凯西娅的脑袋,让女孩放松。

    “他已经没有了敌意,泰斯身上的伤也不算重。”

    见凯西娅还在生气,奥菲利亚抓住了凯西娅的手,强行牵着她走向前。

    “我情愿战死在雪地,也不要靠近这个猥琐的男人。”

    “猥琐的男人?你可知道世界上只有一人能让别人的‘技艺’无效。”

    凯西娅一脸疑惑,奥菲利亚大步流星走近了眼前的肌肉猫人。

    “就算外貌已经改变,但技艺是骗不过别人,我说的对吧,征服者普雷利。”

    奥菲利亚一脚踏上普雷利面前的积雪,飞雪溅起了他一身,被识破身份的普雷利亮出了他洁白的牙齿,大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黑蔷薇之种’被妖精女王带到了中心城市,但你的年龄对不上,你身上也没有国王的味道,你到底是谁。”

    “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

    普雷利突然转过身,一圈敲打在奥菲利亚面前,已经脆弱无比的雪面轰然倒坍,露出了深坑。

    这位猫王伸手示意,让三位女性进入刚刚打出的洞。

    “泰斯的仇我会替他报的。”

    凯西娅和普雷利擦身而过,女孩还在生气,普雷利只是摇着头。

    “这次还需要我送你回家吗?”“我,我…”

    落在最后的茜拉拉慌张逃入了冰洞,她扭动着身躯追上了奥菲利亚,此时普雷利才跳下了深坑,来到了早就挖好的地洞中。

    每当茜拉拉回头看,队伍最后的普雷利都向她挥手。

    冰洞内的周围都是冰块,这一片冰层是普雷利徒手挖的,只要过上两天,这条通道就会重新被灌入的冰雪冻住,如果想从这条路出去得再重新挖一次。

    这里只有一条道,三人始终和最后的普雷利保持着距离。

    “我知道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普雷利将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他走路只靠着小腿摆动,看起来十分嚣张。

    “那个少年的诅咒有些特别,北方的老家伙肯定知道如何解除。但你们要想好,失去诅咒意味着灾厄降临,我想那位金头发的少女明白我在说什么。”

    听着猫王换了认真的口吻,充当意见领袖的奥菲利亚没有回应,小声安慰着身边的伙伴。

    “别担心,征服者在记载中最好相处,他光明磊落,从不说假话。”

    普雷利偷听到了女性之间的谈话,他在冰洞中大笑,就像故意印证奥菲利亚的说法。

    被撕碎的泰斯已经忘记了疼痛的感觉,痛苦消失后,他身上有如百万蚂蚁啃咬,感觉除了大脑,身体的每一处都不再属于自己。

    眼帘有如钢铁般沉重,他无法睁开眼睛,直接告诉泰斯已经离开了对方的世界,但周围的感知没能反馈到泰斯的大脑,他脑袋空空,正在重新整理思考。

    “我被征服者撕碎,现在应该…应该是回到雪地中,或者是被迫回到了我自己的世界。”

    被普雷利踩碎头颅之前泰斯已经失去了意识,但现在泰斯只要稍微思考,他还是感觉头昏脑胀,战斗不仅带来了身体的负担,更是让泰斯一度精神崩溃。

    “现在,先休息一会…养足精神。”

    泰斯平缓着呼吸,不断熟悉着身体的每一寸,也强迫让精神放松下来。

    等到所有的感觉都回归到身体内,泰斯发现自己陷入了松软的沙地中,他正平躺着,头朝着沙地。

    “果然还是自己的世界让我舒服。”

    在沙地中微笑,白沙从嘴角滑入了泰斯的口中,用舌头舔下几颗沙砾,慢慢将它们塞入自己的喉咙。

    “希望这次不会拉肚子,不过好久都没有看到潘大人了,不知道它躲到了哪里。”

    和征服者的战斗实在太快,泰斯没有机会寻找潘大人帮忙,而这奸诈的狐狸竟没有提前出现,而且在经过‘朝圣天路’海上入口后,泰斯也从未进入过自己的内心世界。

    泰斯自言自语,他眼睛始终闭着,懒懒趴在沙地上。

    突然被重物压在后背,泰斯感觉到了背后的柔软。

    “潘大人?”“不准睁开眼,你就这样趴着很好。”

    虽然是相同的音色,但潘大人的音调变得低沉了一些,即使如此,泰斯还是认出了是属于那只狐狸的声音。

    “你怎么一直没有出现?”“哈,你难道有什么高价值的物品和我交易吗?”

    泰斯一时语塞,背后的感觉逐渐清晰,不是狐狸四只脚踩在身上,反而像是被人一屁股坐上,如果是潘大人,那这只狐狸的屁股也过大了。

    “你第一次和我的交易已经结算完毕,现在我需要消化一阵子,最近暂时不会出现了。”

    “嗯。”泰斯一动不动地听着。

    坐在泰斯身上的潘大人离开了他的屁股,用尾巴将白色的纸条递到泰斯身后。

    “我把第一次交易的纸条放在这里,你醒了之后自己来看。”

    潘大人深吸一口,贴着泰斯的耳朵小声说着。

    “我只讲一次,你可要好好听着,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法则原理。”

    白沙将两人包裹,声音无法穿透到外界。

    当烟消云散,白沙内只剩下了泰斯一人,嘴里叼着半张写着法则的纸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