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来到冰堡的第二天,泰斯就被普雷利抓走前往地上的雪原。

    泰斯在寒冷中睡得并不好,昏昏沉沉的他不记得怎么走出冰堡,直到寒风吹在他的面庞,被普雷利抗在肩上的泰斯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你醒了?真是毫无防备的家伙。”

    泰斯在普雷利肩膀上摇晃,但男人并没有让他轻易落下,钳住泰斯的手臂用力,让泰斯停止了摆动。

    普雷利大步在雪地中行走,今天下起了雪,看不清前方的路,但他的步伐没有丝毫犹豫。

    “你这是想带我去哪?”

    “我昨天的话,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男人大笑一声,没有抱紧泰斯的手臂伸展开,他原地旋转了一圈,让周围的雪花布满泰斯一脸。泰斯用力甩着脑袋,一脸苦涩。

    普雷利趁此机会,重新讲了一遍那些生涩难懂的秘辛。

    “观测者,屠龙者,还有我这个征服者。我们都有着强大的实力,最后却都无法让普通人看见,你知道这是为何?”

    “因为你们不愿意惹是生非。”

    好不容易甩走了脸上的雪花,融化的雪水让泰斯不得不闭上眼睛,普雷利发现泰斯实在难受,他贴心用手将泰斯脸上的雪水擦开。

    “在普通人看来是这样,但远离尘世并非我们期望的那样。”

    走着走着,普雷利带泰斯来到了结冰的湖面前,同时将他从肩膀上放了下来。

    “屠龙者真正的故事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而且当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没有前往北境,当时他只是个没有名字的战士。”

    “什么意思?命中注定的屠龙者吗?”

    普雷利将地面上的雪花推开,慢慢坐下,他拍拍身旁,示意泰斯坐在他身旁。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被叫作继承者,当每个人成为继承者后,他的生命轨迹就定了下来,一切的行为都是注定。”

    “继承者开启命运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只是睡了一觉,梦到有人托付任务,或者只是捡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诱惑中不断变强。”

    想到吉萨镇内的老爷,泰斯立刻变得沉默。

    沙漠之镇内除了几位好友,只有老爷和泰斯有交情,他现在也没有明白,老爷让自己成为继承者是好是坏。

    “我是收了一本书,然后不得已来到了雪岛。”

    泰斯缓缓开口,但立刻被普雷利打断。

    “不管曼努尔那个老家伙在想什么,你都不应该同时成为两种继承者,成为一种继承者已经足够辛苦,担起两份责任可是会害死人。”

    普雷利将手插入冰层,然后拔起了长枪状的冰块,男人将长枪放在胸前,徒手在冰枪上搓动,将凹凸不平的多余部分磨平。

    因为和泰斯靠得很近,长枪免不了戳到泰斯的手臂,在泰斯的抗议声中,两人又站了起来,绕着冻结的湖走动。

    “昨天休息了一夜,你的手臂应该可以拿起东西了吧。”

    泰斯点点头,普雷利顺手将长枪交给了他,随后自己又从冰层中抓起一大块碎冰,认真打磨成另一把武器。

    “我们的命运几乎都注定是死亡。在屠龙者前往北境前,他的故事结尾就已经写好。

    国王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但女儿深爱着另一位公爵,屠龙者会在凯旋前惨死在城外的小镇。”

    泰斯想起了屠龙者山洞中的壁画。在离开屠龙者的梦境前,洞穴壁画上的最后一幕正好画上了在城堡内的女人,女人和其他人相拥,而作为勇者的齐格鲁没有出现在画上。

    “这是可以改变的吗?”

    “问得好!”

    普雷利手中的长枪已经做好,不过凭一块碎冰只能雕出枪头,他又接着砸出更多的碎冰,用手心的温度将冰块融化,等到再次结冰,作为枪身的冰块连在了一起。

    “作为继承者的我们往往实力强大,我自认为要改写命运是轻而易举,于是我没有选择向东航行征服大海,而是选择了朝北,寻找可能活下来的办法。”

    普雷利对着泰斯嘿嘿一笑,抬手将冰枪插入面前的湖水中,表面一层薄冰直接被他捅穿。

    “我也是听从了曼努尔的建议,他告诉我北方雪岛有个隐士能够解决我的危机。这个老头帮了我很多次,还替我找到了朝圣天路的入口,所以我相信了他的话。”

    普雷利收回长枪,枪头插着掉入湖中的白瑛石,他将白瑛石放到雪地上,继续将长枪捅出。

    泰斯也学着他的做法,同样用手中的冰枪在湖中寻找晶石。

    “所以曼努尔骗了你?”

    “不,他说的是实话,我见过了隐士,也知道了如何改写自己的命运。”

    普雷利看着泰斯第一次尝试失败,他放下了手中的冰枪,来到泰斯身边,开始手把手教泰斯如何用冰枪插入湖底的白瑛石。

    在征服者的帮助下,泰斯很快就成功捞起了一块晶石,突然的成功感让泰斯很是满足,他继续听着普雷利的话,同时观察着湖底的微光。

    “无论是我还是齐格鲁都发现了有人对我们动手脚,可惜我在最后一刻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国王。”

    现在冰雪飞舞,普雷利突然停了下来,指向茫茫白雪中的远处。

    “你肯定看见了我搁浅的巨船,没错,那就是我最失败的一战。

    国王发现了我的企图,他提前动手,这场战斗让我所有的手下瞬间灰飞烟灭,这艘船上最后只有我和我的奴隶们活了下来。”

    泰斯抬头看着普雷利,这位男人说起自己失败的时候,眼中没有任何悲伤难过。

    虽然不知道国王的实力如何,但泰斯清楚征服者的可怕战力。

    “自从我逃上了这座岛,国王再也没有来找我。因为失去了战船,征服者应该和故事中一样,因为征服大海永远消失了。”

    普雷利哈哈一笑,他用力拍了拍泰斯的后背。

    “我一开始见到你不是真的想杀了你,主要是想刺激你背后的家伙。可没想到,即使变成了肉碎,那个谨慎的国王还是没有出现。”

    “你放心,安古雪林里的老家伙和我一样强大,虽然我一个人不是国王的对手,但我知道国王顶多算是最强的‘神使’。

    他再强,也不可能同时打赢两个‘神使’,你说是吧?”

    普雷利疯狂拍打着泰斯的后背,泰斯也只能小鸡啄米般疯狂点头,得到满意回复的普雷利放下了手中的冰枪,带着泰斯走向雪岛外。

    “那些白瑛石就放在雪地上,我的小猫咪会等雪停了来湖边收集。”

    普雷利双手指节反扣,金光从手臂来到了手指上,他大喝一声,双手在飘下的雪花帷幕中拉开了一条口子。

    “作为继承者,你的法则实在是太弱。现在我就来教你,如何正确使用法则。”

    男人一把绕过泰斯的肩膀,带着他走入了充满金光的口子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