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泰斯和普雷利还是走在雪地上,但在金光的包围下,他们周围已经没有了雪花,他们离开了雪岛,面前是一片冰川。

    普雷利这个大块头一脚踏上冰层后,冰面上立刻出现裂纹,但他毫不慌张,金光从手掌来到脚上,普雷利换了重心往身旁一跳,成功在冰层上行走。

    “包括水下的圣女在内,这座小岛至少有三位‘神使’级别的存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泰斯没有看向普雷利,他一路小心着不要掉下冰层,脚跟着地缓慢走着。

    白沙提前在泰斯面前铺好了道路,靠着踩在沙子上为冰块分担压力。虽然不知道普雷利这是想带他去哪,但泰斯还是乖乖跟着身边的大块头。

    “你可能没有遇上一种名为污秽的禁忌。当这个世界没有像国王这样无聊的人存在,污秽就将悄无声息地出现,可能是这个世界在想办法除掉我们这些实力强大的人。”

    “我已经遇到过污秽了。”“遇到了就好,省去我一番解释的功夫。”

    泰斯和普雷利用各自的方法走到了雪岛东面的外层,再往外就连冰层都还没有形成。

    他们在这里驻足,看着碎片在海面上飘荡,一圈围着一圈,浮冰不断漂浮。

    “我有时候很理解国王,毕竟污秽的存在各种各样,为了保护整个王国,用点手段是极为正确。

    但我的手下都是无辜的,国王不应该对他们下手,从那场战斗之后,我和他就是永远的敌人。”

    普雷利岔开了话题,他蹲下身子,将手放在冰水交杂的海面上,金光顺着他的手指,不断向着岛外扩散。

    “说了那么多,让我们回到正题。齐格鲁是用的火焰技艺,他的法则估计你没法用,曼努尔那家伙不可能只交给你第一法则,所以肯定是你学艺不精。”

    蹲下的普雷利看向泰斯,即使他蹲下身子,两人还是同样的身高。

    泰斯顿时有些尴尬,他觉得大块头说的确实有道理。

    “他派了一只狐狸来教我,只不过每个问题都需要我付出代价。”

    “确实是他的作风,你可真是不容易。”

    普雷利再次站了起来,迈出腿,踏上了冰水相交的海面。

    泰斯只能让一部分沙子固定在冰层,剩余的沙子往外延申,更加小心地踩在自己的沙砾上。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帮你,我需要你帮我杀死国王,作为交换,我将告诉你使用法则的诀窍。”

    普雷利一根手指指着泰斯,海面上波浪翻涌,普雷利就像石头一样,维持着同一个动作。

    泰斯从没有见过国王,自从上了雪岛遇见这位征服者,他一直在给自己灌输杀掉国王的念想,但这和无辜的泰斯又有什么关系呢?

    泰斯不明白这么做有什么必要,且不说自己和国王从未有过交集,传说中国王的实力更是自己无法想象的强大,这场交易极有可能让自己陷入危险。

    “我需要见过隐士后再给你答复。”

    普雷利摊开双手,虽然他觉得有些可惜,但他也能接受泰斯这个回答。

    泰斯也不可能离开雪岛,普雷利知道自己需要等待的时间不会太久。

    “没关系,我知道你一定会加入我的计划。”

    当普雷利亮出他洁白的牙齿,泰斯顿时感觉不妙。

    随着普雷利脚下的金光触碰到白沙,本是脆弱的沙层瞬间瓦解,海面上的泰斯也掉入了海水中。

    “我这就教你法则是怎么用。”

    海面上的普雷利跳入冰水中,他潜入深海游到泰斯身边。

    他原本试图用金光罩住溺水的泰斯,普雷利发现了泰斯能在水下自由呼吸,也注意到了他脚踝上的符文。

    泰斯双手在海水中拨动,保持自己所在的水深。

    在昏暗的海水下,泰斯感受着海水的流动,不知不觉,发现了有除普雷利之外的存在正慢慢靠近。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吗?这座岛上有三位‘神使’,这意味着能消灭我们的污秽也是更加强大的存在。”

    泰斯似懂非懂,但接近他们的存在好像实力不弱。

    “不知为何,深海霸主发现了这块小岛,他的追随者源源不断袭来,这些追随者不仅实力强大,而且永远杀不完。”

    趁着普雷利说话的功夫,敌人已经将泰斯二人围了起来。

    这些怪物长相独特,脸部像章鱼,身子像地精,和泰斯在海面上遇到的敌人有些相似,它们都有着同样的黑色触手。

    “我把它们叫作恐怖侍卫,因为这些追随者是深海霸主最强的一支军队。”

    金光贴着普雷利的身子,他已经架起了拳头,准备和这些恐怖侍卫肉搏。

    到了水中无法使用白沙,泰斯只能动用新的能力,让寒冷感涌上心头,双手将海水冻结成冰,两把弯刀在他手中形成。

    有着强大的征服者在场,泰斯正好趁此机会尝试第二法则,潘大人留给他的话语在耳边回荡。

    “第一法则是告诉你力量的本质,这点你应该深有体会。第二法则是一种通道,能让你打通房间,暂时拥有其他力量…”

    写满文字的纸条被泰斯保留在沙漠世界,靠着自己的努力,泰斯已经知道如何描写上面的“标识”。

    使用古莱语编写的第二法则实在陌生,咒语才是最难的一环。

    海面下的战斗已经开始,恐怖侍卫手中握着海底的石块,这些坚硬的石块连普雷利都无法击碎。

    即使肉体被普雷利轰成血渣,恐怖侍卫的武器还完好无损。

    看着征服者一脸轻松写意,拳头所到之处,所有的恐怖侍卫都被击打得粉碎,但泰斯却陷入了苦战。

    他的弯刀能切开敌人黑色的躯体,却只是让漆黑的血流入海洋。

    没过多久,恐怖侍卫的伤口瞬间痊愈,甚至泰斯将敌人一刀两半后,两份的躯体又会重新站起来,敌人的数量会变成双倍。

    泰斯边打边退,因为得不到要领,泰斯始终无法释放自己的新法则。

    “第二法则的秘诀在于沟通,用你的沙子和海水沟通,让海水把力量借给你。”

    看着狼狈不堪的泰斯,普雷利朝着他大吼提醒。

    虽然对法则的咒语还不熟练,但泰斯已经让沙子在背后画上了“标识”,随着“双头马踩在山丘”的图案出现在泰斯后背,他脚踝上的符文蓝光越来越耀眼。

    泰斯体内的寒冷也愈发强烈,他身边不断结冰,就连手指都感到麻木。

    手中的弯刀突然盛放光芒,将触碰的敌人挨个冻结成冰块。

    轻轻一敲,敌人来不及愈合,就碎成冰渣被海水吞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