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等到所有的猫人都玩累了,泰斯等人也回到冰洞中休息。

    还没等泰斯闭上眼睛,休息区中心响起了属于普雷利的呼噜声,他的声音有如雷鸣,但冰堡内的猫人似乎早已习惯。

    泰斯在迷糊中不知不觉睡着,但感觉自己没有睡多久,又被一双有力的手从地面拉起。

    “年轻人,睡觉的时候不要瞎想,要随时保持精力充沛。”

    泰斯立刻从声音辨别出了是普雷利,泰斯只能撑着不让眼睛闭上,他感觉身体都变成了一滩烂泥,被普雷利抓着后背,最后还是极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泰斯在跌跌撞撞中走出冰堡,但当他来到冰雪纷飞的外面世界,风中的寒意瞬间让他有所清醒。

    “隐士就住在小岛北方,那个绿罩子能阻挡一切攻击,所以除非是隐士主动开门,你是没办法一个人进去。”

    普雷利故意走在泰斯身后,双手推着泰斯在自己面前遮挡风雪,凌冽的风刮着泰斯的面容,让他难受得睁不开眼。

    “但我毕竟和他同为神使,自然是有办法进入。至于他能不能帮到你,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泰斯二人继续朝着北方前行,刚刚留下的脚印很快被风雪抹除。

    普雷利对这小岛太过熟悉,即使大雪中只能看到白色,他也能准确找到通往北方的道路。

    随着泰斯靠近绿色光罩,吹来的雪花就变得小了很多,那些从天而降的雪无法在光罩上堆积,只是接触到绿罩的表面就瞬间被融化蒸发。

    “到了,当你拜访别人家的时候,你知道应该做什么吗?”“敲门?”“没错。”

    普雷利嘿嘿一笑,金光环绕在他的手臂,男人双腿叉开,一拳击打在雪地上。

    金光随着他手臂波动到光罩下,在和绿光纠缠了一会后,金光偷偷溜入了罩子内。

    在听到普雷利“敲门”的动静后,绿罩为两人留了一个洞口,泰斯和普雷利赶忙进入名为安古的雪林。

    “噢,这里还是一如往常,是充满生机的雪林。”

    从普雷利好奇的表情来看,他似乎也不常光顾绿罩下的雪林。

    泰斯也只是听猫人说起安古,至于雪林中有什么,他一无所知。

    眼前是一片绿刺林,这里的树木和北境中的刺林很像,都是长着针状的树叶,树干漆黑,但比起青刺林甚至都细了一圈,更比不上魔人村落外的烟木。

    虽然叫作雪林,但这里没有一片雪,在绿罩的保护下,雪花无法降落在书上,就连脚下的黄土都只是有些僵硬。

    两人闯入雪林后,雪林中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这两人,眼睛的主人是泰斯在密林中不曾见过的精灵。

    和芹泽密林中不同,安古雪林里没有妖精,也没有树灵,精灵不会陷入转生的轮回,他们永远都是雪林中快乐的存在。

    好奇而胆大的精灵靠近了泰斯二人,金光的圆圈将一只精灵套住,把他带到了普雷利身边,高大身躯的征服者轻轻抚摸着怀中的精灵,很是享受。

    泰斯仔细一看,除了嘴和眼睛,精灵就像拖着尾巴的一团白棉花,看着抚摸精灵的普雷利,泰斯甚至有些羡慕。

    在精灵们的簇拥下,两人来到了木头制成的小屋前。

    小屋门敞开着,屋子外放着一张椅子,木屋的主人正躺在木制的长椅,闭着眼,像是在睡觉。

    “亚伯克,好久不见你就别装睡了。”

    普雷利撒开腿敞开胸怀,长椅上的男人慢慢坐起来,在普雷利弯腰准备给他一个拥抱前,男人只是侧身一闪,如同滑溜的鱼躲开了普雷利热情之拥。

    “我倒是不想看见你。”

    眼前的白发男子慢慢走向了泰斯,他看上去不过是中年,胡子和睫毛都已经是白色,身材和泰斯相同,都是精干有力的体型。

    普雷利悄悄绕到男人身后,试图从背后将亚伯克抱住,但隐士只是弯腰就躲开了普雷利的友好尝试。

    亚伯克打量着泰斯,同时一手推开背后的家伙。

    “我的嗅觉不太好,但我能看到许多东西,这也是为什么这只大猫会让你来见我。”

    “不,是另外有人让我来见你。”

    为了缓解尴尬,亚伯克清了清喉咙,他靠近泰斯,一只手放在泰斯的下巴,让泰斯微微抬头,他另一只手放在泰斯的耳边,稍稍转动泰斯的脑袋。

    “怎么样?是不是一眼就看出怎么办了?”

    泰斯盯着亚伯克灰色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亚伯克将双手放下,转身走向自己的木屋。

    “难得我来看你一次,你这次就帮帮忙,不要让我丢了面子。”

    普雷利大大咧咧地说道,亚伯克停下了脚步,他扭过头看向普雷利,见征服者神情严肃,亚伯克抬头望向头顶的绿色光罩。

    “你还记得自己来诺森雪岛多久了吗?”

    “很多年了。”

    “是啊,很多年了,你为什么想着回去呢?和你的奴隶们待在这里,永远快乐不好吗?”

    此时精灵从雪林中钻出,来到了亚伯克身边,男人温柔地蹲下身,摸了摸每个精灵的额头。

    “比起什么都没有的雪岛,我更希望和猫人们在有四季的土地上生活。”

    “而且你比我更清楚,萨利鲁斯的生命在逐渐流逝,等到她彻底死亡,整个雪岛上的生命都会饿死,我们必须尽快做出了断。”

    蹲在地上的亚伯克只是瞥了一眼普雷利,继续抚摸着可爱的精灵。

    “你要明白,如果这一次错过了这位少年,我们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遇到下一次机会。你难道不希望这些孩子体验生命的美好,感受成为妖精的另一种生命吗?”

    “我需要一点时间,你的请求太过突然,我会好好思考一下。”

    亚伯克摆出送客的姿态,看着隐士的态度,普雷利也不好继续说点什么,他只能带着泰斯转身离去。

    “你是观测者的继承者,对吧?”

    泰斯刚走两步,他回头看向站起身的亚伯克,泰斯点点头,等待他接下来的疑问。

    “观测者的继承者没有使命,他们也很少在传说中出现,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泰斯眨眨眼,他也很是迷惑。

    “反过来想,假如你在传说中出现,你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泰斯从未想过这个道理,不过被亚伯克直接点出关键后,泰斯仔细一想,反而感到有些恐惧。

    离开雪林的护罩已经为他们两人开启,短暂的相遇后,泰斯将在第二天得知亚伯克的答复,也将决定他身上的诅咒能否被解除。

    但在此之前,泰斯在雪地中看到了一位老朋友。

    穿着一生鲜红长袍,脖子和手腕挂着金子做着首饰,在雪地中赤裸着双脚,一如泰斯在乔戈瑞山脉下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样。

    “托莱德”

    泰斯咬牙切齿喊出他的名字,白沙在他手中汇聚成弯刀,泰斯握紧武器,朝着雪中的仇敌冲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