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仇人相见,泰斯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早在草原上就已经见识过托莱德打不死的能力,泰斯开场就使用昨天才学会的法则。

    泰斯在冲刺中丢出白沙弯刀,托莱德侧身闪躲避开弯刀的锋芒,躲闪的动作让泰斯知道,面前的托莱德不是障眼法。

    身后洒下白沙,让沙砾隐没在白雪中,沙子在泰斯脚下画出第二法则的符文,降下的雪花停留在泰斯面前,在他手中凝聚为雪白的弯刀。

    看着外表相同的武器,托莱德只是迟疑了一瞬间,但下一刻还是选择了和泰斯正面硬碰硬。

    黑色羽毛在托莱德面前首尾相接,羽毛化成了剑身,他一手抓住黑色长剑,剑尖指向泰斯,和弯刀针锋相对。

    在长剑触碰刀刃的瞬间,托莱德忽然感受到了异常,他立即松开手中的武器。

    长剑化作羽毛散开,泰斯的弯刀继续割向他的喉咙,托莱德笑着,反而将脖子送到刀刃上。

    一刀划过,头颅滚在雪地中,很快就被积雪覆盖。

    托莱德剩下无头的尸体,孤零零站在雪地中,脖颈处流出的鲜血很快被寒冷冻结成块。

    寒风一吹,托莱德的身躯直直倒在雪地中。

    大风呼啸,雪花飞舞。

    泰斯依然维持着第二法则,剧烈消耗着自己的精力。不断和雪花沟通后,他确认自己的法则已经侵入托莱德的身躯,正如对付深海中的恐怖侍卫,泰斯确信他无法再生。

    “这是很危险的能力啊。”

    不男不女的声音在雪原中回荡,泰斯看向雪地中的尸体,那块尸体没有化成羽毛。

    也就是说,泰斯的法则确实已经生效,但这声音又表明托莱德还活着。

    “真是了不起的后辈。”

    泰斯望向头顶,看见黑色的羽毛在他头上正在形成“标识”。

    泰斯立刻将武器丢向空中,不过已经太迟,“围在圆形外的倒立三角”图形已经显现,托莱德的第三法则已经形成。

    “就让我这个前辈好好指导你。枯烂之羽,第三法则。”

    周围的雪花朝着泰斯合拢,密集的风雪让泰斯闭上眼睛,他双手护在胸前,脚踝上的光芒退散,第二法则的威能暂时中断。

    等待视野变得正常,泰斯感到四周变得灼热,他下意识让白沙覆盖身躯,睁开眼睛向着前方挥击。

    “噢,你在干什么泰斯?”

    眼前的一幕让泰斯难以相信,他身边正是许久未见的博肯列。

    发现泰斯突然给了自己一拳,博肯列怀疑自己的兄弟可能脑袋摔坏了。

    “你刚刚摔了一跤,我好心扶你起来,你却这样对我。”

    作为还击,博肯列给了泰斯胸口一拳。

    迷惑的泰斯感觉到了结实的拳击,他知道眼前的一幕肯定是托莱德的杰作。

    上一秒自己还在雪岛诺森,下一秒自己却回到了沙漠吉萨,现在似乎在和博肯列在小镇中巡逻。

    泰斯望向自己的手臂,自己的白沙还能召唤,虽然威力被削弱至“名人”的层次,但泰斯相信,只要能在这里见到托莱德,仅凭第二法则的特性就能解决敌人。

    “如果是‘领域’一类的能力,或许我可以这样。”

    皮靴内的符文被点亮,为了不被怀疑,泰斯装作系上鞋带蹲下,让寒意凝聚在手指上,用手指往地面上戳。

    “你怎么这么磨蹭,要是让长官看到了,我们可又要被罚钱了。”

    曾经在城堡地窖内,泰斯正是靠着脚上的符文让玻尔城长官的技艺失效。

    “知道了。”

    泰斯被迫站了起来,跟上博肯列继续巡逻,虽然沙地上被他戳了无数个洞,但眼前虚幻的场景始终没有散去。

    泰斯正埋头思考如何从领域中出去,博肯列又一番话打断了泰斯的思绪。

    “泰斯,你的礼物买好了吗?”“礼物?”

    此时博肯列从背后拿出了包裹好的盒子,是用红色细绳捆住的盒子,里面一定放着昂贵的物品。

    “给黛西的礼物,她要结婚了你不知道吗?”“黛西是谁?”“泰斯你是真的摔傻了。”

    博肯列拍了拍泰斯的后背,然后从背后又拿出了一模一样的盒子。

    “作为好兄弟,我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我们这就去见黛西,给她一个惊喜吧。”

    博肯列拉着泰斯,他们穿过无数的街角,路过泰斯熟悉的店铺。

    托莱德领域中的吉萨和泰斯记忆中一模一样,让他反而有些留念。

    “到了,我们按照计划行事。”“计划?”

    没等博肯列解释清楚,他已经把泰斯推到了黛西家的楼下。

    虽然泰斯不记得吉萨镇中有这样的人,但他还是照做敲了敲大门。

    耳边响起急促的下楼声,很快就有人为泰斯打开门。

    泰斯看向面前名为“黛西”的女孩,她穿着一身朴素的白麻衣,不过面容却特别模糊,模糊的面容让泰斯更加确信这是虚假的世界。

    他将双手背在身后,悄悄将准备好的礼物丢弃,白沙在他手中制成弯刀。

    “恭喜你结婚。”

    “黛西”歪了歪头,她用着刺耳的声音对泰斯说出感谢,女孩伸出了双手,向泰斯讨要礼物。

    仅仅只是这个动作,就让泰斯内心泛起了厌恶。

    他反手握住弯刀,双刀从两旁同时伸向面前的女孩,停在她脖子前。

    “托莱德,玩笑的时间到了。”

    模糊的面容逐渐清晰,托莱德那张滑稽的面孔取而代之。

    苦着脸的托莱德被泰斯双刀架住,虚构的吉萨镇正在逐渐隐去,等到周围再次变得寒冷,泰斯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雪人。

    “你的记忆已经有了残缺,我亲爱的后辈。”

    冰雪世界中,站在泰斯面前的是一只怪鸟,从它嘴中发出的声音可以得知,这就是托莱德的新身躯。

    泰斯的弯刀迟迟没有递出,现在他已经胜券在握,而且他很在意托莱德的说辞,以及这个后辈的称呼。

    “我也像你一样被吉萨镇的老头哄骗,带着他的图画书周游世界。”

    图画书的事情泰斯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是他心底的秘密,托莱德的这句话无疑让他更加警惕。

    “他只不过是个苟延残喘的老头,为了活下去把自己囚禁在小屋子中。他想知道世界上发生的故事,于是他引诱我,让我成为他的眼睛。这就是观测者继承者的使命。”

    “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任凭那个老头摆布,你接下来的结局只会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惨,你很清楚我说的都是实话。”

    泰斯看向自己脚下,这一双脚从沙漠走到了北境,踏过草原和密林,最后来到了北方雪岛。

    吉萨镇中的老头没有骗自己,虽然这一路十分艰辛,但自己的生活也确实精彩。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不需要相信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已经走上了无法回头的道路。

    我接下来会为了我自己,参与你诅咒的净化仪式,到时候你就能明白,我说的全是对的。”

    泰斯慢慢放下了弯刀,怪鸟在雪中扑朔着翅膀,托莱德朝着后方飞去,渐渐隐入了风雪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