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泰斯来不及追赶托莱德,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拦住,毫无疑问这双手是属于普雷利。

    看着面前的一片苍白,泰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比起让托莱德付出生命的代价,他想知道更多关于自己的事情。

    “走吧,还有人在冰堡里等你。”

    普雷利推在泰斯在雪地中行走,两人回到了冰堡的上方,在普雷利招牌式的砸地后,泰斯掉入了通道中。

    回到冰堡内被一群猫人簇拥着,让泰斯暂时忘记了托莱德的事情。

    泰斯陪着猫人们嬉戏了一会,等到疲倦,他一个人跑回冰洞中休息,神情疲惫。

    这一幕被奥菲利亚看见,少女找上了泰斯,在泰斯躺下的同时,奥菲利亚也躺在了泰斯面前,两人隔着不到一指的距离。

    这一次泰斯一反常态,或许是因为心事重重,他并没有因此挪开,两人对视着双眼,正常交流。

    “我回来的时候见到了托莱德,打了平手。”

    “这并不意外。”

    这不是泰斯第一次盯着那双紫色眼眸,所以他明显能感觉到,奥菲利亚心里有话,她眼神光始终无法汇聚在一点,似乎在逃避泰斯的目光。

    “他的领域让我暂时回到了吉萨,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姑娘。”

    此时奥菲利亚咬紧了嘴唇,她的目光终于和泰斯对上。奥菲利亚眼神中的情绪有些复杂,让泰斯一时没有看明白,而少女也没有说话,只是等待泰斯的下一句。

    “在北境的时候,我和潘大人进行了一场交易,我记得自己交给了他某个人的回忆。”

    泰斯突然笑了起来,这次轮到奥菲利亚感到意外。

    敏锐的少年早就注意到了奥菲利亚的反常,泰斯也不是单纯到什么都不明白的少年。

    “虽然我不记得了那姑娘长什么样,但我知道现在是你在我身边,我也不会再去找回那段记忆,你不用担心我。”

    泰斯说完就转身躺下,抛下漂亮话后的他感觉心脏剧烈跳动。泰斯暗自窃喜,连脸上的笑容都藏不住。

    “你说这么多和我没有关系。”

    奥菲利亚也转过身,两人背对着背躺着。

    在泰斯看不见的地方,奥菲利亚已经红着脸,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害羞,心跳声砰砰,奥菲利亚既惭愧又开心。

    恰好凯西娅和茜拉拉也回到了冰洞中,看着靠近的两人,道德骑士凯西娅再次发话,将泰斯拉开,告诫他要保持距离。

    “谢谢。”

    泰斯反而对凯西娅道谢,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泰斯你是不是…生病了啊?”

    看着泰斯一反常态,茜拉拉靠近了他身边,用手背贴着泰斯的额头。

    “好烫…肯定是诅咒发作了。”

    被柔软的手触摸,泰斯的耳朵从耳根开始红了起来,再加上刚刚心跳加速,本就有些滚烫的皮肤更热了。

    “泰斯,你还是躺下休息吧。”

    凯西娅拉着茜拉拉远离泰斯,让他一个人躺下休息。

    热闹的冰洞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选好了角落准备入睡,泰斯慢慢平复了心情,闭上眼睛。

    又一次回到沙漠世界中,泰斯刚想开口呼唤潘大人,可他想起潘大人上次提到,自己暂时不会出现。

    “如果潘大人不在,那我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只要实力没有达到“领主”,泰斯就不能算是沙漠的主人。

    他在沙地中漫无目的地穿行,头顶的乌云已经布满了整片天空,泰斯的诅咒已经没剩多少时间。

    但白色的世界依然有了变化,泰斯注意到已经有几处沙地变得潮湿,他急忙跑到一处低洼,双手插进沙子中。

    浸湿的沙砾让泰斯有些喜悦,他双手在地上不断刨着,地底潮湿的部分越来越多。

    忽然想起自己可以控制这些沙子,泰斯手掌贴着地面。

    感知和沙砾连接,白沙往外挪动,没过一会,一股清泉从地底喷出,让泰斯全身湿透。

    “噢,真是爽快。”

    清水洗掉了泰斯精神上的烦恼,他将泉水播撒到外,让更多的沙砾也享受水的滋润。

    玩水的泰斯累了趴在地上,一边笑着,一边让头发侵泡在泉水中。

    正当泰斯享受着难得的舒适,他好像看到了远处出现的踪影。

    “潘大人?”

    疑似狐狸的尾巴出现在沙丘边,泰斯立刻站了起来,朝着沙丘走去。

    沙漠中的痕迹没有被隐去,但痕迹不是狐狸那细小的脚印,反而和泰斯的足迹类似,只是足迹的尺寸小了一圈。

    泰斯蹑手蹑脚,慢慢靠近了沙丘,然后他从沙丘突然跳出,准备给沙丘后的潘大人一个惊喜。

    但他的期待落了空,沙丘后除了阴凉处,痕迹戛然而止。

    “可能就是我自己的足迹。”

    泰斯叹了一口气,正想返回到自己的快乐水泉,一双手突然抓住了泰斯的头。来不及看清是谁,泰斯的脑袋被这双手按进了沙丘中。

    “除了我和潘大人,还有谁能进入我的世界,难道是奥菲利亚?不,她的手要比这双小很多,肯定不是她。”

    “白痴别想了,是我。”

    认出潘大人的声音后,泰斯又惊又喜。

    能用手按住自己的脑袋,说明那只狐狸已经变成了人,或者至少是猫人那样。

    泰斯着急想看清潘大人的新面孔,抓住脑袋的手却死死按住,以泰斯自己的力量却完全无法挣脱。

    “潘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我暂时不想见你,等时机成熟,你就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泰斯放下了双手,乖乖在沙堆中放弃挣扎。

    “你学得很快,征服者的性格和我想象中一样,他果然有帮到你。”

    “但是这个人同样危险,如果我没有猜错,隐士肯定会接受他的提议,帮你驱除身上的诅咒。”

    听到自己即将解脱,泰斯完全忘记了自己被埋在沙子中,心里满是兴奋。

    一直以来,泰斯都相信潘大人的判断,既然现在她这样说了,这代表自己的诅咒即将解除,自由在向着泰斯招手。

    “果然是个白痴,看来我说什么都晚了。”

    潘大人突然叹了一口气,抓紧泰斯的手掌瞬间加大了力气。

    “不管发生了什么,遇到怎样的危险,你一定要记住,至少要让一粒白沙在身边。”

    潘大人用力扭动泰斯的脑袋,将他甩开。

    感觉到脖子剧痛,泰斯惊呼着从冰面上坐起,他惶恐地看向四周,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做噩梦了吗?”

    同伴们来到泰斯身边,目光关切。

    泰斯摊开了摸脖子的手掌,掌心中放着一堆沙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