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泰斯在伙伴们的关切中站起来,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休息区内,猫人们正在享用晶石,确认过时间后泰斯才知道已经到了第二天,普雷利正好拿着两块晶石走来,向泰斯丢去了一枚。

    “快点吃完,我们今天就能得到亚伯克的答复。”

    说完这话,普雷利也将一块白瑛石塞进了嘴中,独自走向雕刻着士兵的房间。

    泰斯抓住了飞来的晶石,看着眼前的透明石块独自发呆。

    “净化仪式会有危险吗?”

    奥菲利亚的声音突然出现,泰斯没有回头,他慢慢将晶石塞到嘴边,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危险的话,就带上我吧。”

    奥菲利亚微笑着说出这句,正在吸食能量的泰斯迟迟没有点头,他看向普雷利前往的侧间,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你们又有什么不告诉我,这样还能算同伴吗?”

    凯西娅和茜拉拉发现两人在交谈着,气鼓鼓的凯西娅走上前,质问泰斯为何背着她们说悄悄话。

    泰斯放下口边的晶石刚想狡辩,奥菲利亚抢先一步把刚才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这样吗?那也带上我一个,还有茜拉拉。”“啊…我就不用了…吧?”

    凯西娅强行拉上了茜拉拉,等靠近泰斯后,她瞪着眼看向泰斯。

    因为身高关系,泰斯将手放在凯西娅的头顶,将踮起脚的女孩按下,他摸了摸凯西娅的头发,决定对三位同伴解释清楚。

    “潘大人在我的梦中出现,她告诉我净化诅咒的仪式异常凶险,还嘱咐我随身带着沙砾。”

    泰斯眼神扫过同伴们的脸上,每个人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泰斯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把所有可疑的部分都讲出,但脚踝突然被荆棘拉住,“扑通”一声,泰斯摔倒在冰面上。

    “看来你们相处得很愉快,哈哈,年轻人就是要这样。”

    普雷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他抓起了地上的泰斯,再次将泰斯放到了自己肩上。

    凯西娅上前一步,希望征服者也带着她们三人。

    普雷利摸着下巴想了想,他咧开嘴笑着,热情邀请这些美丽的姑娘一同上路。

    “喂,这可是继承者的诅咒净化,可是很危险的事。”

    “危险,哼哼。”

    普雷利手臂用力,让肩膀上的泰斯不要多嘴。

    一行人来到雪地上,泰斯还在普雷利肩膀上抱怨着。不过他的挣扎依然无用,只要力量无法超过普雷利,他就只能像只小鸡一样被挂在征服者的肩上。

    今天虽然没有降雪,但小岛上依然堆积着雪花。

    普雷利突然双手抱住泰斯,让泰斯瞬间感觉到危机来临。

    普雷利将泰斯从肩膀上投掷出去,泰斯双手捂着脸,一头栽进雪堆中。

    “少年你听好了。所谓危险只是你能力不足,男人要实力强大,要随时保护身边的人。”

    普雷利独自朝着北方雪林走去,泰斯的同伴们看见他陷入雪地中,急忙从队伍后方跑到前列,将他从雪堆中拔了出来。

    泰斯用手将脸擦了擦,睁开眼睛后,看见三张精致的脸蛋出现在面前。

    “走了走了。”

    泰斯从雪地中爬起,他将面前的三人扒开,独自站了起来,他闷着头追上普雷利的步伐。

    “这是你们一定要跟上来的,要是出了意外…”

    然后三位姑娘走得也不慢,四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想到普雷利刚刚说的那句,泰斯也好好反思了一会,他斟酌着语气,脸蛋一红,闭着眼睛大声说出口。

    “我就算拼了命也会保护你们的。”

    感觉到这话羞愧难当,泰斯撒开腿在雪地中跑了起来。

    奥菲利亚扑哧一笑,也跟在他身后跑了起来。这让另外两位同伴也不再感到害羞,凯西娅一边喊着慢点,一边带着茜拉拉加速前进。

    北方的绿罩越来越近,在雪林的入口外,普雷利正等待着泰斯一行。

    看着年轻人充满干劲跑了起来,普雷利情不自禁朝着泰斯鼓掌,他突然亮出了粗壮的手臂,迎上奔跑而来的泰斯。

    “干得好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明白了。”

    普雷利手臂一勾,将泰斯一把搂住,用手摸着泰斯的头发,男人哈哈大笑。

    绿罩的主人听见了他的笑声,正面的光罩出现了缺口,穿着白袍的亚伯克从雪林中走了出来。

    他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根木棒,一锤子敲在普雷利的头顶。

    “你这个老东西疯了吗?竟然拿世界树的枝丫敲我的头。”

    普雷利挥着拳头以示警告,而外表只是个中年男人的亚伯克挥动着木棒,并没有被他吓到。

    “我想明白了,这样的机会确实不可求。虽然不知道解决那个男人之后能安宁多久,但总好过一直待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普雷利放下了拳头,对亚伯克的这番话十分赞同。这也是他所想的,等到时机成熟,普雷利就和国王一刀两断,顺便算下以前的旧账。

    “那个男人?”

    泰斯皱着眉头,昨天在雪林中没有人提到某个男人。

    他看了看普雷利,发现男人此时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那个男人是指国王。”

    奥菲利亚上前一步,他拉住了泰斯,直面着两位不怀好意的神使。

    “传说中的征服者可不是个阴险小人。”

    “你可真敢说啊小姑娘。”

    普雷利也上前一步,在他身上,猫人的伪装正在逐渐消失,他变成了泰斯在领域中见到的那副模样。

    “王国的公主开始心疼自己的父亲了?或者你一开始就为了接近这位继承者,也难怪,哪里会有贵族和平民成为同伴。”

    普雷利的语气一改往日,他毫不客气地鼻孔对着奥菲利亚,手指在拳头中搓动着,随时准备动手。

    “你说的太过分了,难道不是你一开始就欺骗了我们?”

    凯西娅也来到了面前,她用手臂护住了泰斯,对着至少四倍身高的普雷利,凯西娅同样毫无畏惧。

    “噢?是又怎样?”

    普雷利望向了泰斯,他嘲笑着躲在女人身后的泰斯。

    “我教了你如何使用法则,也愿意帮你解除身上的诅咒。是谁临时悔改,难道不是你这个胆小鬼吗?”

    普雷利突然出拳,分别对准了奥菲利亚和凯西娅,荆棘和斧头同时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但泰斯也发现了普雷利拳头上的金光。

    只有和普雷利战斗过才知道,这金光能让所有的技艺都化为乌有,所以泰斯必须立刻行动。

    泰斯将面前的两人推开,普雷利的攻击最后全部落在了泰斯胸前。

    即使身上已经被白沙覆盖,猛烈的冲击之下,泰斯还是因为痛苦而倒下,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看着泰斯受伤,茜拉拉赶忙用气泡包裹住泰斯,靠着一丝治愈的能力,让他体内的伤势得到缓解。

    “你明白了吧,只有实力才不是谎言。”

    泰斯抬起头,看见充满金光的又一拳砸向了自己头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