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平静的雪地上突然卷起了风暴,仪式的国王图像被投射到天空中,光束投入蓝色天空,现在白昼,但头顶的天幕瞬间被染得漆黑。

    脚下的“标识”变得模糊,在仪式中央的三人都下意识往后退开。

    风暴卷起积雪,四周都被扬起的白雪围绕,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离开。

    而在法阵中心,泰斯感觉身体开始变得奇痒无比。他张开手掌,原本黄色的肌肤正在快速变为白色,就连手心处也不再充满血色,他余光瞥向脸颊,白色爬上了自己的眼睛。

    在肌肤全被染成白色后,泰斯的黑色头发也同样受到侵蚀,从发根开始,每一根头发都变得灰白,感觉身体的温度在急速下降。

    泰斯闭上眼睛,再次睁眼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内心世界的沙漠中。

    白沙上空已经没有了乌云,泰斯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中游荡,继续寻找潘大人的踪迹,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而在诺森雪岛,苍白的泰斯眼眸变成了金色,他捏了捏拳头,正在熟悉这副躯体。

    蒂亚戈脚踝处的符文被点亮,蓝色光柱从天而降,被光柱笼罩后,他摊开双手,感受着能量的洗礼。

    受到力量的冲刷,皮衣上的苍臆文被点亮,曾吞噬里德诅咒的印记开始吸收蓝光。

    在让扭曲的文字充满能量后,国王双手环抱,从口型能得知,他在默念咒语。

    普雷利也没有傻等着,他用拳头砸向光柱,金光和蓝光碰撞,二者在相撞的一瞬间湮灭。

    但光柱的力量源源不断,砸向光柱的拳头立刻被弹飞,普雷利继续不断挥出拳头,让充盈的金光渐渐渗透入蓝色光柱。

    正面突破交给了普雷利,亚伯克和托莱德都选择了继续在四周刻下法阵。

    失去树枝的亚伯克掏出了金子做的匕首,托莱德选择将羽毛藏在雪地中,用黑羽施下陷阱。

    两人的神情不再放松,对于这场无法离开战斗,他们只能竭尽所能。

    眼看拳头处的光芒渗透缓慢,普雷利也不再留手,他口中默念法则,用第四法则的黄金城将所有人纳入自己的世界。

    国王皮衣上已经布满了蓝光的符文,闪光的皮甲看上去无比诡异。

    但现在他被拉入了黄金城,只要是在普雷利的世界中,任何技艺都无法发动。

    站在盆地中,国王向前踏出步伐,远方再次传来脚步声,征服者的追随者们呐喊着奔向敌人,和泰斯初入这领地时一模一样。

    声音从高处传来,国王却低着头看向脚下。

    当所有人士兵从高坡冲下,他蹲下身子,用手在荒芜的沙地上勾勒符号。

    刀剑即将划破他灰白的发丝,国王手中“蛇形树”的符号已经完成。

    士兵们的身形变得虚无,世界崩塌,温度降低。

    回到雪地中的国王保持着下蹲,而在他的头顶,金色的拳头恰好未能击中。

    “普雷利,后退。”

    亚伯克看见国王手中积蓄的蓝光,他一边提醒着,同时用金匕首在空中切割国王的身躯。

    两人隔着数十步的距离,但国王的皮甲突然断裂,皮甲下的肌肤也出现了无数条血线。

    国王朝着普雷利拍出的一掌也落空,蓝光落在风雪中,反而让风暴更加剧烈。

    普雷利借机跳开,在国王破除自己的法则后,残留在他世界中的符文还在继续吸食着他的力量。

    征服者一边分心用金光压制,一边小心谨慎绕着国王寻找攻击的时机。

    半蹲在地上的蒂亚戈抓扯着胸前的皮衣,白光从皮衣上的符文爆发,瞬间将他整个人笼罩,炫目的白光让观战者挪开了视线,但恰有三根羽毛飞向了炫光中。

    白光散去后,身披着蓝色战甲的国王站立在中央,他一手握着三根灰羽,另一手握着一把蓝色大剑。

    这大剑的材质和北境军团队长的武器一致,都是取自魔人村落的湛矿石,蓝色的焰光在剑身上摇动,让四周变得更加寒冷。

    蒂亚戈身上的皮衣已经变成了结实的钢甲,只不过苍臆文的符号依旧是一模一样,金色眼眸盯上了面前的普雷利,长剑斜挥,被普雷利双拳挡下。

    国王一手应付着面前的征服者,同时将另一只手中的羽毛丢出,丢出后手指指向身后的亚伯克,指尖射出结冰的钉刺。

    亚伯克只能无奈用匕首格挡,完全无法抽开身继续刻下符号。

    而正面的普雷利靠着金色的拳头,一拳又一拳将长剑击退,但他的金光正逐渐变得暗淡,每有一分寒意渗透,普雷利感觉自己对力量的掌控就弱了一分。

    原本的计划都被打乱,让普雷利变得有些急躁。

    这不是普雷利第一次面对国王,第一次是在冰川上直面这位王国的最强者,那次战斗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自信的征服者才揭露了朝圣天路的秘密,在冰川上突然出现的国王只不过是同级的“神使”,加上战船上的好手,普雷利相信自己能战胜对方。

    技艺的质量将决定战斗的难度,征服者的拳头是最普通的能力。但正是这种常见的力量,普雷利通过自己的不断坚持,从武者突破到神使,不断领悟拳头的本质。

    法则,领域,最终领悟的特性是返璞归真。

    任何直面普雷利的敌人最后只能用拳头和他交流,任何的小花招都会在黄金城中失效。

    但这个男人不同,和国王初次战斗中,蒂亚戈可没有使用过冰霜,只靠着一把朴实无华的铁剑,就像插入狮王喉咙的那把剑,轻松获得了战斗的胜利。

    只是靠着比普雷利快上数倍的动作,国王在冰原上将征服者所有的手下击倒,倒下的战士会突然消失,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无法抓住国王让普雷利失去了理智,他胡乱四处攻击。

    战船上的所有破碎痕迹都是普雷利自己造成,等到他冷静下来,手下的战士全部消失,只留下武器散落在冰川之上。

    普雷利认为国王的技艺是“剑”,特性应该是能使人消失。

    为了解决这个敌人,他每日无惧风雪,挑战恐怖侍卫,只为在深海中挥出更快的拳头。

    其实他骗了泰斯,恐怖侍卫并不是诅咒,而是因为普雷利故意用杀戮引来,只为让自己变得更强的打手。

    但眼前的国王完全不同,速度不仅和几十年前同样迅速,并且将冰霜的力量使用得如此娴熟,更加可怕的是,这股力量看上去连法则都未曾使用。

    “难道我们第一次战斗,他只是靠着技巧就战胜了我?”

    想到国王深不可测的实力,名为征服者的普雷利开始感到了害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