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普雷利在国王面前苦苦支撑,亚伯克再次挥舞着匕首,他在空中划下十字,准备故技重施。

    国王头盔中闪过一丝蓝光,他面前出现一堵冰墙,冰墙替他挡下了亚伯克的攻击,瞬间变成了四分五裂的冰块。

    普雷利的动作愈加迟钝,一开始还能全力攻击占据主动,在后来的每次动作都变得更加缓慢。

    从攻击变为了防守,普雷利身上慢慢出现了白色的冰霜。

    而国王手中的长剑蓝焰更盛,凿击数次后,几乎让普雷利陷入雪堆中。

    偷袭的黑色羽毛无法击穿国王的铠甲,他身上符文只要闪烁蓝光,托莱德的羽毛未能触碰就化作了冰屑。

    “你这个家伙,还不快点用全力。”

    普雷利怒斥着两位队友,他的法则已经无法使用,完全是靠着肉体在为他们争取时间。

    但普雷利清楚,如果没有决定性的法则,他们三人都会在此陨落。

    “鸟人。”亚伯克高喊一声。

    托莱德从四周的风雪中走出,他跳上天空,身上的红色长袍脱落在雪地里。

    托莱德双臂朝着后方舒展,手臂开始拉长,变为了翅膀的形状。变为了那只怪鸟后,托莱德冲入了风暴的中心。

    随着他冲入的还有亚伯克丢出的匕首,金色匕首为托莱德击破风阻,鸟人扇动翅膀,羽毛被卷入风雪中,让周围的风都变得漆黑。

    国王双手握住长剑,准备先将面前的普雷利解决。剑刃上的巨齿闪着白光,国王将长剑举过头顶,普雷利双手抱头,将剩余的金光全聚在手臂上。

    剑光落下,蓝光如锯齿撕碎了普雷利的防御,长剑切入他的手臂,鲜血溅到了普雷利的脸上,剑尖划破了普雷利的胸膛。

    国王紧接着向前将剑身递出,长剑捅入了普雷利的腹部,征服者一脸不可置信,被长剑戳穿后,蓝焰包裹住他的身躯,将他冻结成冰。

    亚伯克丢出匕首后,他从胸口取出种子,将种子在手心捏碎,藤曼缠绕在他的手臂,一把翠绿的战锤出现在他的手中。

    亚伯克双手握着巨锤,奔向全副武装的国王。

    国王将长剑从冰块中抽出,转身将长剑折回,向着身后劈开,亚伯克一剑斩碎了亚伯克的战锤。

    恰好在此时,风暴已经被漆黑涂抹,黑影将两人笼罩。

    托莱德亮出他的尖爪从天而降,瞄准了国王的脑袋。

    斩碎亚伯克的武器后,受到两面夹击的国王必须做出抉择。

    握住长剑的双手变为了单手,亚伯克单手指天,手指被蓝光缠绕,化为细长的冰枪瞄准了托莱德。

    单手持剑对准亚伯克,剑身上的蓝色火焰突然变得猛烈,盛焰将袭来的亚伯克吞噬,也将他囚禁在寒冰中。

    蒂亚戈将长剑上撩,寒气逼近鸟人的翅膀,让他从半空中坠下。

    冰枪比托莱德的利爪更长,长枪突入鸟人的身躯,紧接着蓝光从冰枪流入托莱德的身躯,最后让他无法挣扎被钉死在国王头顶。

    蒂亚戈单手一挥,将鸟人的身躯丢在雪地上,冰枪散落,化为纯白的雪花。

    他站在原地,闭上了金色的瞳孔。

    在国王周围,本已失去生命的三人化作了黑色的羽毛,风雪已经停了下来,三人的身影从远处出现。

    迎战国王的三人此时十分疲惫,身上伤痕累累,从眼神中能看出,所有人都是精疲力竭。

    蓄势待发的国王将长剑插入地下,蓝焰冲入地下,雪岛开始晃动,地面碎裂,从地下传来鲸鱼的哀嚎。

    在萨利鲁斯体内,红瑛石全部碎裂,变为鲜红的液体灌入她身体的各个部位。

    鲛人神庙中内,通往神庙的内壁破碎,浓稠的血水灌入鲛人的圣地。

    沾染上鲜红液体后,红色瞳孔的鲛人开始撕扯身上的鳞片,身体变得满目疮痍,原本美丽的身躯也变得丑陋不堪。

    痛苦的萨利鲁斯在腹部积蓄着,喷水口张开,身体剧烈颤抖。

    在被国王击穿的雪地下方,蓝光闪烁。

    萨利鲁斯朝着蓝色光芒游动,只有在这里,身体中的痛苦才会弱上一分。当她靠近了国王的脚下,蓝色火焰也找到了她。

    此时萨利鲁斯才想起了伤害自己的凶手,可来不及逃跑,身体内的伤口突然全部爆发。

    几十年前的创伤再次发作,更多血水灌入她的体内,从喷水口冲出她的身体。

    红色的泉水将国王冲入空中,国王只是双手握着剑柄,俯视着脚下的三人。

    和血水一同冲出的,还有变为怪物的鲛人们,他们举着鲜红的尖叉,朝着普雷利等人进攻。

    被污秽占据身体后,这些愤怒的鲛人不仅力量增强,个个都能有着“名将”的实力,而且在血红泉水的沐浴下,所有的伤口都会瞬间恢复。

    即使普雷利能一拳将鲛人轰成碎渣,可只要红色泉水还在,他们的身体就能重新塑造。

    鲛人们无惧生死,国王也只是看着普雷利等人被耗尽力气,完全没有出手的兴趣。

    围观的茜拉拉再也无法旁观,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变成怪物。她哭红着眼向战场跑去,手中射出无数的水球,可都无法对这些怪物造成伤害。

    激怒了怪物后,茜拉拉也成为了进攻的目标,鲛人们将尖叉射向茜拉拉,她也用水枪还击,可只是一次接触后,水枪就被血红的尖叉击散。

    即将被尖叉贯穿,蓝色大斧出现在茜拉拉面前,正是凯西娅出手相助,黑荆棘从破碎的雪地中生长,缠绕住靠近的敌人。

    在三位姑娘加入后,战场的局势依然没有好转,如果无法解决天空中的国王,一切都是徒劳无用。

    在白色沙漠中行走,泰斯找不到潘大人,更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但过了如此之久的时间,自己的意识还没有回归,泰斯感觉很不安。

    来到一处土坑,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埋在这里的东西。

    和车夫卡特交易的来的羽毛,三根羽毛现在只剩下两根,而且羽毛无法完全抵抗“领主”之上的存在。

    将土坑刨开,泰斯将两根羽毛握在手心,他轻轻默念屠龙者的姓名。

    一丝温暖从心脏来到他的四肢,回想起屠龙者和恶龙的战斗,泰斯感到精神振奋。

    下定决心后,他蹲下抓了一把白沙,将两根羽毛同时吞入口中。

    天空中,红色水柱突然消失,国王从半空中落下,身上的蓝焰萎靡了不少。

    变成怪物的鲛人身体破裂,畸形的身躯突然出现伤口,漆黑的血从伤口喷出,炽热的血让冰雪都被融化成黑泥。

    眼看局势突然逆转,普雷利当然不会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奔袭到水池中心,拳头挥向浮在水中心的国王。

    “不要!”

    奥菲利亚感觉眼前的已经是泰斯,虽然蓝色的火焰还未熄灭,但泰斯一定是在另一个世界和国王对抗。

    伸向普雷利的荆棘被羽毛拦下,亚伯克也挥着木锤拦住了凯西娅。

    眼看金色的拳头即将砸碎国王的头颅,蒂亚戈左手抓着的一把白沙开始凝聚成型,忽然变成白色的沙漏。

    在被拳头砸中前的一瞬,国王碾碎了沙漏。

    蓝光瞬间吞没了整片小岛,贴近面容的拳头没有再挥下,普雷利在空中一动不动,所有人都停在了原地,时间被定格在这一刻。

    躺在血水中的国王慢慢站起,瞳孔的颜色不断变换,金色与黑色不断交替,最后定格在了黑色。

    他经过了所有人,最后站在了奥菲利亚身旁。

    泰斯将长剑缓缓举起,放在了奥菲利亚的脖子处。

    蓝焰熄灭,他身上的铠甲也全部落在地上,化为白色的积雪。

    赤裸着的少年凝视着面前的少女,紫色的瞳孔朝着湖中心,眼中的忧虑太过明显。

    泰斯闭上了眼睛,将长剑挥出,最后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即使泰斯选择了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只是将附身的国王赶走。

    周围的一切依旧被定格,唯一能动的他倒在雪地,疼痛袭来,他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

    在红色血湖的中心,鲛人的神龛也浮上了水面。

    四周的赤红朝着神龛中心汇聚,湖水变得清澈洁白。

    紧封的石门开启,从石门内走出的黑发女人踩在湖面上,每当她走出一步,脚下就会生出一片绿叶。

    当他靠近泰斯的时候,泰斯已经在雪地中失去了生机。

    女人蹲下身,用手捂着泰斯的伤口,在他失去心脏的地方,放下了绿色的种子,她随后撕下了纯白的长袍将它盖在泰斯身上。

    做完这一切后,女人走向了安古雪林。

    在空洞的胸口处,种子生长出嫩芽填补了泰斯的伤口。

    泰斯身下,本是破碎的雪地沉入海底,雪岛开始崩塌,海水涌入。

    开启的神龛沉入海底,从水面下传来美妙的歌声。

    “若你英年早逝,将你与圣洁同葬,

    黄昏时分,沉入深海,投入母亲的怀抱,

    希望在你死后,人们会倾听你的故事,

    我将出现在你的葬礼,为你盛装出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