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2005年11月5日。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覆盖了整个京津地区。

    持续的时间还特别长,从凌晨直到傍晚都不见一丝消散。

    如此天气,走近道没问题,出远门可就太危险了。

    但对于津城这座曲艺之乡来说,人们打发时间的去处还是很多的。

    除了年轻人喜欢去的电影院,迪厅,酒吧等时髦场所,还可以去茶馆、票社听听戏,听听评书,或是一些别的曲艺表演。

    尤其是今晚,他们可以选择的场所又多了一处。

    华夏大戏院,德芸社相声专场。

    相声,起于京城,聚于津城。

    对于一帮生活在相声窝子里的老少爷们来说,这绝对算是心头之好。

    况且从民国之后,相声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到现在已经没落得不成样子。

    相声专场的演出,想想,得有几十年没瞧见过了。

    所以哪怕没有听说过德芸社的名头,但大家的兴致还是非常高的。

    倘若要是人家的活使得好,那还真能一次性将瘾过足。

    这不。

    六点不到,华夏大戏院的入口处,捏着一张小票的观众开始陆续进场,男女老少都有。

    整个剧场也充斥着此起彼伏的津城口音,很热闹,也很有腔调。

    “劳驾,借光!”

    “受累您让我过去!”

    “我谢谢您嘞!”

    “介天气,似嘛回事吗?雪又不下,让人冷冷飕飕的。”

    “介德芸社似嘛来头,活使得恁么样呐?”

    与剧场的热闹不同,一辆正往这边驶来的白色面包车内,气氛则显得有些沉闷。

    车上四人。

    坐在后排头顶桃心的小黑胖子,是德芸社班主郭德刚,旁边面相端庄的女人,是他的妻子王慧。

    前排开车的叫高峰,戴个眼镜,很斯文,他是津城本地人,也就是江湖上所谓的地头蛇。

    而副驾驶位,则坐着一个年轻后生,他叫唐宇。

    一米八的身形消瘦异常,脸庞倒是白净俊秀,尤其是跟当下年轻人不同,一套裁剪得体的白色中山装穿在身上,让他平添了几分儒雅和成熟,与十八岁的年龄不搭,但让人看着很舒服。

    郭德刚看着自己这个失散多年,现在又重新聚首的徒弟,心中很是感慨。

    “小宇,等忙完了这一场,我再单独为你摆桌,把你介绍给大家认识。”

    唐宇回头微笑道:“不碍事,师父,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再者说戏大于天,这是正事!”

    一句“戏大于天”,顿时让郭德刚眼圈有点发红,这是十年前他带着唐宇撂地讨营生时教过的话,没承想唐宇竟然一直记得。

    “好孩子,好孩子!”

    郭德刚说完伸手想去拍唐宇的肩膀,奈何胳膊太短,够不着。

    唐宇不动声色地把身子往后一靠,终于让自己师父给拍上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与郭德刚相识这么多年的王慧,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己丈夫的情绪这么激动了。

    今天这还算是好的,昨天,当唐宇像孙猴子似的,突然在大戏院门口拦住郭德刚,直接磕头喊师父时,这爷俩可是当街抱头痛哭来着。

    家里的弟子不少,但这么个相认法的,她还是头一次遇到,弄得她到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

    昨天晚上,她也问过唐宇的事情。

    “刚子,小宇这徒弟你是怎么收的,咋没听你提起过呢?”

    “唉,好多年前的事儿了,十年前我在德州卖艺,偏巧遇到一个小乞儿快被人打死,就伸手把人给救下了,这个孩子就是小宇,后来见他挺机灵,嗓子也好,就带在身边传授手艺,虽然只是口盟弟子,但算起来,这还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

    “呀,开山大弟子?既然这样,怎么又失散了呢?”

    “要不说这都是命呢,有一回我们爷俩去赶一个庙会,还没到地头就赶上了大洪水,当时场面那叫一个乱呐,我们扔下家伙事就开始帮忙救人,可谁知道等我回过神来,就再也不见了他,前前后后找了一个来月,愣是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当时我还以为这孩子也被龙王爷给收走了呢!”

    “哦,这么说来这孩子也算难得了,这么多年过去还能想着念着来找你。”

    “是呀,他一个人漂泊江湖这么久,指不定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呢,可是问他他又不肯细说,以后辛苦你多劳心照顾照顾吧。”

    “切,你哪个徒弟,我不是当儿子似的照应着!”

    了解了大概之后,她越发觉得命运这事很神奇。

    唐宇不细说,自然也有自己的苦衷。

    前世迷恋相声这些曲艺,谁承想竟然有一天会发生穿越转生这种事。

    人变年轻了不说,还落了一副条件极好的身体,身份上还跟郭德刚扯上了联系。

    真可谓是,江湖漂泊今朝聚,再圆前世一梦行。

    提一下,师徒之所以如此费尽周折才得以相认,因为十年前的郭德刚叫郭大刚。

    众人心中各有事,说完几句便没再开口了。

    行不多时,面包车停在了华夏大戏院的后门,这里直通后台。

    车刚一停下,早在门口等候多时的一个光头胖子赶紧上前拉开车门,这是郭德刚的经纪人王海。

    “刚哥,嫂子,你们来啦!”

    为了今晚这场“省亲专场”的活动,王海最近半个月都在津城这边忙活。

    就连郭德刚和王慧提前一天到,也是希望活动能顺顺利利地办好。

    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切准备就绪,却被这场大雾打乱了节奏,演员到现在都还没有到位。

    郭德刚一下车,便直接问道:“小海,他们现在人到哪儿了?”

    王海一脸的苦色:“哥,我才撂的电话,雾太大,京津唐、京深、京承高速全都封了,最后实在没辙,只能让他们坐火车往这边赶了,5点50上的车。”

    听闻,郭德刚脸上的焦急之色更浓。

    王慧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时间,说道:“刚子,照这个点,慊哥他们七点半能赶到就不错了,这至少还差着一刻钟呐!”

    “嗯。”郭德刚点头,“小海,你去找剧院说说,咱们晚一刻钟再开场。”

    “好,我这就去找他们经理!”王海立马应承,转头就走,嘴里还在嘀咕,“唉,咱的运气也忒背了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