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唐云风没管史爷那什么“洗发水牌子”的事情,点头示意,赶紧往门口迎去。

    老远便拱手笑道:“师爷辛苦!”

    只见站口一个清瘦老头,正瞅着后台一帮子年轻人咧着嘴笑,正是张纹顺。

    “张先生辛苦!”

    “师爷辛苦!”

    其他人也赶紧见礼。

    张纹顺背着手,左瞅右瞧,点头回应。

    唐云风凑到跟前,问道:“师爷,您怎么得空过来啦?”

    “哈哈哈,昨儿个那烤鸭不消化,我出来涮两斤羊肉平衡平衡,涮完之后,发现羊肉也不消化,所以进来喝口茶。”

    边说边走,老爷子直冲上场口。

    到地儿,又一屁股在盯场的椅子上坐下。

    唐云风一瞧他这动静,心中早已了然。

    老爷子哪里是进来喝茶的,他是盯场来了。

    而且他估计,这还不是郭德刚请的,老爷子也没跟郭德刚说自己来园子。

    这是老头自己看到了那些风凉话,也知道郭德刚现在顾不上这边,担心新园子真让人看了笑话,这才亲自下场的。

    要不怎么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

    这些老江湖,心眼子太透了。

    郭德刚那边一被人点炮,三爷就站到了他身后。

    新园子一被推上风口,张纹顺便谁也没告诉的,来这边镇场。

    这下,两边唐云风都不担心了。

    真好!

    有人撑腰的感觉真踏实!

    张纹顺见唐云风只瞧着自己傻乐,笑骂道:“傻乐什么,有点眼力见没有,茶呢,得我自己倒?”

    唐云风顿时回过神来,连忙道:“不敢,不敢,马上沏,沏好茶!”

    转眼,一杯热茶奉上。

    后台哪有什么好茶,不过老爷子还是喝得津津有味,如饮香茗!

    喝完几口还来了一句:“茶不错嘛!”

    唐云风当即嘿嘿笑道:“那我给您装一斤,带回去慢慢喝。”

    “边儿去!”老爷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爷俩一打趣,演出的时间也快到了。

    现在园子刚开张,演员不论从手艺,还是人数,都撑不起两场。

    所以,每天只开晚上一场,从6点到9点。

    主持人没有,史爷客串的。

    谁让他长得好看呢?

    呃,其实是有单加钱的。

    史爷答应是答应了郭德刚,但打心里却没绝做买卖的心思,所以他这是在玩命攒买卖本钱呢。

    唐云风无所谓,相声表演的主持人很随意的。

    节目名字、演员名字报清楚就成,其他的爱说就说,不说拉倒。

    早期的相声演员哪有什么主持人帮衬呀,所有活儿都是自己一手包办。

    比如上台之后,拿上一个节目的包袱搭话,其实就是现在主持人的串词,甚至还串的更专业。

    “搭!”

    时钟一跳,广德楼青年队的第一场演出,正式开始。

    史爷一身黑色大褂,嘴角自带笑容的上台报幕。

    “下面请欣赏相声《地理图》,表演者:烧饼、史艾东,掌声欢迎。”

    烧饼同样一身黑色大褂,站在上场口,瞧着自己的搭档,脸上怎么看都是满意的表情。

    包括现在,报幕上台,烧饼临了还扭头瞅了唐云风一眼,这才一撩袍子上台。

    唐云风只是平静的对他微笑点头,只是心中却在暗自摇头。

    这个傻小子呀,还是太单纯了。

    也不对,应该说史爷这形象太有迷惑性才对。

    表面上温润尔雅,以前上台表演那段时间,因为刚来,性子也很收敛。

    估计整个班子都没几个人知道,其实这家伙邪性的很。

    想要看透一个人,没那么容易,那是需要道行的。

    显然,烧饼现在的道行就还差了点。

    当昨天开会,唐云风宣布史爷和烧饼暂时搭档时,他就乐得不行。

    “哈哈哈,我终于有搭档喽!”这是他背地里没忍住的笑声。

    看破不说破,唐云风当然不会多嘴了。

    尤其史爷的天性,还是他亲手给释放的。

    唐云风特意将史爷请到自己队里,可不是让他来当温柔好男人的。

    所以,昨天开完会,他单独找到了史爷。

    “师叔,您怎么就不爱说相声呢?”唐云风很疑惑的问道。

    史爷深深地瞧了他两眼,道:“你真想知道?”

    “是,想,请师叔赐教!”

    史爷一挥手道:“唉,没意思,相声也好,快板书也罢,都没意思,照着本子顺,一点都不自由。”

    唐云风听闻,心中很无语。

    敢情这家伙心中还有一片草原呐?

    不过也对,没这股子洒脱的劲儿,脑子能反应这么快?

    能把逗哏捧得天上一脚,地上一脚,恨不得自己找根绳子挂半空中看风景?

    别人怕,唐云风不怕。

    史爷在他眼中,最值钱的也就是这一点。

    于是,他道:“师叔,以后甭管谁落到您手上,上台给人留口气就成,其他的您随意,您觉得怎么样?”

    史爷顿时眼前一亮,这话听着带劲儿。

    不过,他还是半信半疑道:“你说话靠不靠谱?”

    唐云风笑道:“哈哈哈,这事我已经跟我师父打过招呼的,您用您的法子,把新演员的临场反应能力练出来就成。”

    史爷这才确认唐云风不是在开玩笑,马上瞧他的眼神都变了。

    宝贝儿啊呸知音呐!

    难怪后台不少人,都说跟这个小年轻相处,让人觉得舒坦。

    史爷亲切的拍了拍唐云风的肩膀,狠狠地点头接下了这个差事。

    只是没等唐云风走出去几步,耳边便飘来史爷打电话的声音。

    “德刚呐,咱这个锻炼新演员的事情,有没有可能弄个打包价呀,我练出一个来,咱算一份钱,按人头,我还是希望走量”

    唐云风当即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当场。

    神特么走量呀?

    班子里到底还隐藏了多少怪物?

    不过,他今天一来后台,便看到史爷正拉着烧饼在说活。

    心中顿时都惊呆了。

    不是吧?

    这量,还真被他给走成了?

    八成是这样的。

    好吧,师父也是神人,做得都是神仙买卖!

    唐云风没有打扰他们,只用同情的眼神瞧了烧饼几眼,心里为他祈祷了两句。

    台上的演出在继续。

    老爷子扫了唐云风一眼,悠悠道:“坐吧,今晚可是一整场呐!”

    他告一声谢,这才搬把椅子,在老爷子旁边坐下。

    不过,眼睛却始终没有台上。

    《地理图》,跟《报菜名》齐名,都是相声门经典大贯口。

    《报菜名》是一句“我请您吃”打头。

    《地理图》是一句“出了门”导出。

    而量活的任务很简单,只需要在中间穿插几句衔接一下,同时也让使活的演员借机喘口气缓一下。

    倘若演员不够,那一个人上台,也能使这段活儿。

    能耐强一点的,全段贯口从头到尾说完。

    手艺泥一点的,便自己在中间自圆自说,插几句话缓气。

    主活不变,其他的缝儿,你玩出花儿来都成。

    不时,史爷便让烧饼差点跪倒在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