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几天,德芸社笼上了一层乌云。

    无论是天桥园子,还是广德楼园子,整个后台都很压抑。

    因为外界闹得太凶了。

    正如唐云风所料,关于郭德刚的爆料,像排好了队似的,一天一篇,而且全都是燕京的报纸。

    说他贪钱的,开假发票的,偷戏服的,说什么的都有,总之此艺人人品低劣,坏的很。

    不但内容劲爆,还有图有真相,甚至还有旁人的证词。

    不得了。

    环环相扣,都赶上侦探破案的程度了。

    实锤到这种程度的瓜,简直太可信了,哪里是普通人能招架得住的?

    再加上郭德刚本身的热度加持,新年第一瓜跑不了。

    好热闹。

    相声门炸了锅。

    曲艺界炸了锅。

    网络上炸了锅。

    报纸媒体炸了锅。

    处处皆是声讨之声。

    攻势太强,火力太猛,粉丝们顶不住了。

    反驳都不知道从何反起,于是不少人开始动摇。

    性子弱的还好,失望之余,转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便是。

    而性子激烈的,则由红转黑,直接掉转枪头,加入了声讨的队列。

    正所谓,当初爱你有多深,此刻便恨你有多切。

    郭德刚哪里受得了这个气,直接一篇《我叫郭德刚》文章见报,里头既介绍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同时也反爆了对方大量的猛料。

    此文一出,绝对的火上浇油,把所有人都震惊的外焦里嫩。

    站在岸上,一手插腰,一手指指点点的“先生”,瞬间也被拖入泥潭。

    对方瞬间傻眼了。

    郭德刚怎么敢呢?

    他怎么敢不顾相声门的规矩,对外搬弄长者的是非?

    可对于已方来讲,粉丝们高兴了。

    终于等到了弹药支援,众人纷纷冒头,直接开始反击,将内容传播得到处都是。

    很快,网络媒体媒体再将引战,双方吵得天翻地覆。

    对方一看。

    这还得了,于是直接给郭德刚安了一个“欺师灭祖”的罪名。

    说郭德刚的手艺,其实基本都是跟他学的,现在不但叛出师门,改投别派,还敢这样污蔑老恩师。

    啧啧啧。

    这可是欺师灭祖呀。

    在传统行当,还有什么罪名比这更狠的吗?

    你骂我手艺不行。

    可以。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哪怕就是相声门曾经顶顶有名的万人迷,当年也有观众不买他的账的,这说不清楚。

    但欺师灭祖,可就是在扒人家的师门了。

    在传统行当里的性质,就跟普通人里扒人家的祖坟差不多。

    此言一出,三爷直接被惹毛了。

    直接问话相声门。

    收徒之前确认来历,为什么屁都不放一个?

    现在摆过知,通晓过整个相声门,自己正式收完徒,又跳出来自领师父的身份。

    这欺得是哪门子师,灭得又是哪家的祖?

    “我还没死呢!”

    一句话,五个字,直接把相声门的同行问的哑口无言。

    原本,他们以为三爷会顾及自己的官家身份,仅仅居中调停而已。

    谁承想,他竟然会亲自下场。

    后事不明,报料之事暂时告一个段落。

    可三爷是谁呀?

    那是老江湖。

    既然自己已经下场了,那肯定不仅仅是问几话那么简单。

    于是,更让人惊得掉下巴的事情出现了。

    三爷带着郭德刚疯狂上电视节目,目的很明确,说得就是这档子事儿。

    以他的影响力,甭管省、市、地方台,想上会没得上?

    于是,这档子腌臜事儿,很快便传到了全国。

    德芸社在燕京最火,你们就在燕京制造舆论,那我干脆把事儿捅得全国人民都知道。

    你们在棋局上博弈,到我这,算了,懒得下,把棋盘翻了吧!

    事情至此,双方势同水火,再无调停的可能。

    对方最后把郭德刚给告了。

    诽谤罪!

    事情暂时告一个段落。

    只是江湖事江湖了,江湖之事从未了。

    唐云风一直在关注事情的发展,可哪怕知道了这场对簿公堂,最终以郭德刚胜诉而结束,他依然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愁的事情不在这儿,而在园子里。

    观众们少了。

    开张第一天不论,第二天上座率十成,第三天在降,第四天也在降

    到了现在,上座率只有六成左右。

    别说六成了,一天一场,十成的上座率都只够房租的,这可麻烦了。

    不是演员们不卖力气,而是没有大角儿镇场。

    还真被人家说着的,传统行当太特殊。

    德芸社的粉丝,九成九都是冲着郭德刚来的,自然都往天桥园子跑。

    再加上这一波外部舆论影响太大。

    天桥园子倒是影响不大,可新园子没有观众基础,直接惨了。

    郭德刚忙着处理舆论风波,暂时顾不上这边。

    张纹顺急得连东来顺都几天没去过,还吵吵着要亲自上台表演。

    老爷子出山,这哪成呀?

    唐云风一边安慰老头,一边想辙。

    好在,几天工夫,他已经有主意了。

    想要场子热,那就必须得有自己的粉丝撑场,这才是成角的最硬的本钱。

    你说我的手艺泥,没关系,我能卖票。

    打脸不?

    气人不?

    至于这粉丝怎么来,他在某天早上做功课时,突然一拍自己脑门。

    “我这脑子,太笨了!”

    计上心来,顿时有了主意。

    亮绝活儿呀!

    还有啥比这更管用的?

    不时,一道窈窕的身影打门口进来。

    一身白色连衣裙,好似一朵盛开的水仙。

    在一众颜色各异的大褂中,又好似一只雪白的蝴蝶。

    蝴蝶一出现,立刻让整个后台为之一顿。

    相声演员的后台,清一色男演员,跟庙里差不多的感觉。

    可是难得有一回见到姑娘的,尤其还是年轻漂亮的姑娘。

    这种眼神,估计压根就没几个姑娘能受得了的。

    蝴蝶的洁白上,立时便添上了几抹羞红。

    这帮家伙,可真不给自己长脸。

    见到姑娘就不能表现的自然平静一点么?

    唐云风一声招呼:“好,我来给大伙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口技门的师姐,林思月。”

    “师姐辛苦!”这回众人倒是很配合。

    孙悦喊完,旋即一愣,我为什么也这么激动。

    哦,对,好久没去看女朋友了。

    林思月朝众人盈盈一福:“大家辛苦,大家辛苦!”

    驱散众人,唐云风带着林思月参观后台。

    “这就是后台的模样呐?”

    姑娘头一回进后台,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四处打量,问这问那。

    唐云风微笑着耐心解释,旋即问道:“师姐,您一个人来的?”

    “是呀,接到你的电话,我这不就一个人来的嘛。”

    话虽如是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林思月的眼神中有些躲闪,很奇怪。

    不时,烧饼走了进来,手里还拎了一个笼子。

    笼子外用布盖住,里头看不真切。

    唐云风直接问道:“妥了吗?”

    “放心吧,大师兄,我办事最有溜了!”烧饼拍着胸脯应道。

    可唐云风却没来由的眼皮颤了两颤。

    一切就绪,可以试试效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