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傍晚六点将近。

    不到百位的观众已经陆续进场,纷纷就座。

    晚来的观众听到旁人的议论声,不由得抬眼往舞台上瞧去。

    顿时惊疑道“今天的舞台怎么这样?”

    往日的舞台,三支话筒当前,一张红布桌靠边,再无别的。

    可今天不同,更简单。

    偌大的舞台上,只立着一道宽不到三米的古纹纱屏,连个话筒都没看见。

    眼巴前演出即将开始,也不见后台来人归置舞台。

    太奇怪了。

    该不会今晚的演出出问题了吧?

    “嗒!”

    六点转眼就到。

    气氛变得更加诡异。

    台上依然无人,别说归置舞台,连报幕的主持人都不见。

    暗灯亮着,幕布未闭,演出时间已到,台上却不见演员。

    哪里的演出会是这么个情况?

    观众疑惑不解,却又无人为他们解惑。

    场面便在越来越诡异的氛围中,变得寂静无比。

    “咳~”

    突然,观众中有一位大叔嗓子发痒,直接咳嗽了一声。

    就是一道正常的咳嗽声,但架不住此刻剧场过于安静。

    众人寻声望去,大叔顿时被看得脸红着低下了头,好似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

    我不就咳嗽了一声,您诸位至于这么瞧我么?

    其他人也感觉自己神经过敏了,不好意思的转回头。

    可正在这时。

    “咳~”

    又一道咳嗽声在剧场响起,跟刚才声一模一样,只是动静大些。

    于是,观众们下意识的,又将目光看向那位大叔。

    大叔顿时傻眼了。

    “我没有。”

    “不是我咳的。”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观众们便笑了。

    小样儿,不是你是谁?

    我们也没怪你呀!

    话未说出口,舞台传过来动静。

    “咔!”

    声响灯开,屏风后的一盏射灯直直的射出,让屏风的纱布上映出两道人影。

    “背后有人。”

    “舞台上躲着人!”

    观众们终于发现了一些玄机,纷纷惊呼道。

    “咳~”

    “咳~~”

    一声咳嗽,两声咳嗽

    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转眼便响起一片。

    好似有千百人碰巧凑在一起咳嗽,直接咳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

    就在众人感觉受不了时。

    “轰隆~”

    一声爆雷,在所有人耳边炸开,响彻整个剧院,将咳嗽声冲得无影无踪。

    “打雷?”

    “哪儿打雷?”

    传统艺术消失得再久,也终究会存活于部分人的心中。

    表演到了这时,年纪大一些的观众,不少脸上顿时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

    “这是口技!”观众中也有人惊呼道。

    有人起头,便有人附应。

    “口技?”

    “哦,对,德芸社新年相声专场上听过一声。”

    “是的,那场我也在,表演的是老鹰的叫声,太像了。”

    话音刚落。

    “轰隆~咔嚓~呼呼~呜呜~洒洒~”

    一声炸雷之后,天气急转直下,顿时变得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满天。

    “啁~~~”

    正在此时,一声雄鹰的长啸直接划破天际,浴雨展翅,好似在与这狂风暴雨一较长短。

    “轰隆~咔嚓~呼呼~呜呜~洒洒~”

    “啁~~~”

    风雨大作,鹰啸愈发昂扬,你来我往的,很快便交织在一起。

    观众们听得都惊呆了。

    只闻其声,整个画面便已然清晰可见。

    这种感觉很奇怪。

    一抬头,院顶厚棚遮盖得严严实实。

    一闭眼,自己便好似置身荒野风雨中。

    观众席的某个位置上,一位与普通人无异的老头脸上,渐渐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咔~”

    “嗷~~”

    一道闪电过后,紧接着传来一声雄鹰凄厉的惨叫。

    “吸~”观众们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心都跟着纠了起来。

    “被雷劈死了?”有人下意识的问道。

    然而,谁能回答呀?

    雷声不断,像在炫耀一般,对应的雄鹰却无半点动静。

    几秒钟过后。

    “啁~~~”

    一道不太响亮的鹰啸声响起。

    “好!”

    观众们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纷纷叫好。

    随之而来的,鹰啸一声比一声响亮有力,而对应的雷雨之声反应越来越弱。

    终于,随着一道无比响亮的鹰啸响起,雷雨之声全部消失。

    仿佛在说明着,这场无形的战斗,最终以雄鹰战胜雷雨而告终。

    风雨全消,鹰啸声也越来越远,最终消失。

    “好!”

    观众们听得很痛快,大快人心,纷纷起立,鼓掌叫好!

    如雷的掌声,好似在恭送一位得胜的英雄远离一般。

    有调皮的观众卖弄道:“我听出来了,老鹰飞起了。”

    随之,招来的不是佩服,而是白眼。

    屁话,演得这么像,傻子都知道是老鹰飞走了呀,还用你说。

    心里说完,随之一愣,我刚才的话好像不太对劲。

    掌声稍弱。

    “咕咕~”

    一声清晰的鸽子叫声响起。

    众人不自觉的一抬头,头顶只有亮着的电灯,并无鸽子的影子。

    旋即恍然。

    哦,对,这是人家在表演口技。

    雨过天晴,鸽子可不就出来了么?

    “咕咕~”

    又一道鸽声响起。

    虽然同为鸽子,但听声音却有不小的区别。

    四九城养鸽子的人可不少。

    有反应快的行家,直接说道:“听声音,这是一公一母!”

    这回他招来的不是白眼,而是佩服。

    普通人听在耳朵里,估计一百只鸽子的叫声都不会有区别。

    鸽子肉倒是很清楚炖汤,还是烤着更好吃。

    两只鸽子的叫声,你来我往,就好似热恋中的小年轻有说不完的话。

    正在这时,幕布的一角,笼子被烧饼打开。

    只见笼子里正是一只白鸽,通体羽毛雪白,只有两边眼睛旁,围着一圈红毛。

    笼子一打开,鸽子直接飞向剧场棚顶。

    可这时舞台上的鸽声不断,正到了你浓我浓之处。

    正准备飞离这里的鸽子,听到叫声,速度越来越慢。

    最后一扭头,竟然直冲舞台的屏风而去。

    谁知,屏风却是五面围住的。

    里面的叫声越来越急促,转着屏风飞的白鸽也越来越急。

    突然,屏风顶上的布掀开一个口子,白鸽想都没想便一头钻了进去。

    两道鸽声,顿时变成了三道,动静变得更加热闹。

    三道鸽声,竟然听不出来真假,这让观众们惊得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热闹过后,舞台归于寂静。

    这时,烧饼和小岳跑出来,利索的将屏风拉走。

    里面露出两道白色身影。

    一位是穿着白色中山装的唐云风,另一位却是一袭白裙,还面带白纱的女子。

    俏眸含笑半遮面,美若七分胜十分。

    尤其是俩人站在台上的风采,说不出来的相映生辉,让人羡慕不已。

    沉寂片刻后,全场的掌声和喝彩声不断。

    直接开场便是满堂彩。

    “感谢诸位的鼓励和掌声,我们刚才表演的是口技,这是一门单独的艺术,也跟我们相声门的渊源非常深。我们相声的十二门功课中,便将口技单独列为其中一门,所以以后我们广德楼剧院会经常有口技节目演出,请大伙多多捧场!”

    说完,唐云风拉着林思月鞠躬下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