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民间的口碑为基本,媒体的宣传造势加持。

    整个新园子,以可见的速度窜红!

    坐票卖完不消说,连站票基本都达到了饱和的状态。

    真正的满坑满谷。

    妥了!

    园子里除了有绝活儿镇场,众师兄弟们的手艺也在飞快的提升。

    烧饼的开场稳了。

    天天在台上被史爷逼得跳脚,不过对上了史爷,他就是跳四只脚都没用,吃瘪的下场是注定的。

    但他骨子里,那是天王老子都得叫他哥的主儿。

    这能忍?

    不能。

    于是,台上的一老一小,变着法子相互使坏。

    哪怕烧饼总是以失败告终,可他半点不气馁。

    瞧着他那股初生牛犊的势头,唐云风总算知道了,庞各庄总瓢把子的位置,他是怎么闯下来的。

    观众们可不管这些,他们天生同情弱者。

    瞧着一个半大小子在台上受气,史爷身上的不忿值急速上升。

    于是,不光后台,就连台下的观众,都认清了史爷坏人的本质。

    哼,别看他长得挺帅,其实是个坏得冒泡的家伙。

    甚至烧饼但凡能稍微占到点便宜,观众们便忍不住给他鼓掌。

    这是发自内心的鼓励。

    就跟自己家天天被欺负的崽儿,好不容易打赢了一回架似的那般高兴。

    可算是出息了!

    不容易!

    烧饼望着自己的衣食父母,激烈的眼泪都下来了。

    亲人呐!

    而史爷沾到了便宜,则清一色的“噫”声起哄。

    史爷无所谓。

    爱“噫”不“噫”,观众的意见不重要,反正他也不要名气只要钱。

    郭德刚的人头数别给他算错喽,整个世界都不重要。

    还有一个进步明显的就是小岳。

    在孙悦的调教之下,他现在萌贱的风格越来越见火候。

    站在台上,对台下随便一抬眼,一咧嘴,都有味道出来。

    贱入骨髓,无药可救。

    小岳已经快自成一派了。

    关键是观众们喜欢呐,尤其是年轻观众,瞧见他就想乐。

    甚至现在都开始有人买票进场,是专门来看他的。

    孙悦很高兴,唐云风也很高兴。

    因为他们都明白,小岳这是要开始起势了。

    不过,台下的小岳却越来越沉默。

    唐云风见过孙悦是怎么练小岳的,最后只在心里告诫自己:别惹胖子!

    小岳要成势,唐云风作为大师兄不可能不助力的。

    他直接发话,新园子倒二的位置是小岳和孙悦的。

    甭管谁来串场,排别的场次去,倒二永远不动不改。

    至此,青年队的演员骨架正式成型。

    烧饼和史爷攒开场,中场有唐云风和林思月的口技承接,倒二是小岳和孙悦,最后唐云风和三哥的攒底。

    其他来串场的演员,错开这几个场次,再往里加塞。

    虽然都是小角儿,唐云风跟郭德刚汇报完之后,班主也很认同。

    熟悉的园子,熟悉的场次,熟悉的角儿,才能更容易培养起熟悉的观众。

    唐云风在后台照应着开场前的准备。

    不时,进来四个人。

    他们正是今天过来串场的高锋、栾芸平,还有徐德谅、王纹林两组。

    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长辈到了,唐云风赶紧迎过去。

    “王先生,徐先生,高师叔,您几位辛苦,芸平辛苦。”

    “大师兄辛苦!”栾芸平也赶紧见礼。

    “来,里面请,您几位歇息一下,演出还要好一会儿才开始。”

    唐云风将一众人迎进来,请座奉茶。

    徐德谅喝完一口茶,扫了唐云风一眼,问道:“我们的场次呢,排出来了吗?”

    唐云风听闻一愣,场次昨天不是排出来了吗?

    旋即看了一眼旁边的栾芸平,后者无奈的点头。

    唐云风突然明白,人家这是拿上长辈的架子了。

    “徐先生,您跟王先生排得场次是顺二,烧饼开完场便得辛苦您二位了。”

    “啪!”

    徐德谅将茶杯重重地放下,不满道:“我们一个明字辈,一个文字辈的,就只是顺二,瞧不起谁呢?”

    唐云风眉头一皱,这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呢?

    他继续微笑着解释道:“徐先生,这场次昨天便已经排好了,而且甭管您和王先生在什么时候表演,您二位的演出费并不会少。”

    王纹林听闻,悠悠道:“账可不是这么算的,顺二跟开场差不多,都是为了你们热场,可我们的辈分毕竟不一般呐,这自降身份来捧你们,搁以前可是要封大红包的,现在不说多少,总得意思意思不是?”

    好无耻!

    竟然跑到自己这里打秋风来了。

    唐云风心中顿时将他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但脸上的笑容始终不变。

    他道:“王先生,感谢您为我们小辈们捧场,只是这费用嘛,要不我现在就给我师父打电话,您直接跟他敞开了谈?”

    王纹林听闻一愣,赶紧摆手道:“哎呀,打电话就不必了,这只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嘛!”

    唐云风悠悠道:“我的钱我师娘管着呢,要不我给我师娘打个电话,您跟她谈也成?”

    王纹林又一愣,疑惑道:“你的钱怎么放你师娘那儿?”

    “唉,因为我师娘说我还小,而这世上坏人太多,怕我被人讹嘛!”唐云风叹息道。

    王纹林即使脑子再傻,也听出了话里的讽刺。

    只是打小辈秋风这种事情,他哪有脸挑明。

    只能装成听不懂,遗憾道:“那便下次吧。”

    为了缓解尴尬,他一瞅旁边的茶叶袋,又笑道:“这茶不错。”

    唐云风顺茬便接:“您老要是爱喝,带点回去吧。”

    旋即,他便后悔了。

    因为老家伙竟然真的毫不客气的,将茶叶往自己包里装。

    这可足足有一斤多呐,花了五十块钱买的。

    唐云风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好难受,好心疼。

    哼,祸从口出,让你多嘴!

    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王纹林把茶叶一扫而空,显得很满足。

    这时徐德谅又道:“这场次挪到下半场吧,倒二或者攒底都成。”

    娘希匹,想屁吃呢?

    自己这好不容易,排排坐,分果果,把大家归置好,这就要被打乱啦?

    唐云风摇头道:“王先生见谅,这场次已经排好,不好改。”

    太不给面子了。

    徐德谅没想到一个小辈的态度,竟然这么硬,心中一气,脸当即便黑了。

    “哼,你这场次不合理,我觉得没法演。”

    唐云风才不理会他的威胁呢,反而看着他认真的问道:“王先生,您确定这场次没法演?”

    瞧着唐云风一脸的认真紧张,徐德谅以为他这是怕了,当即摇头:“演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