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唐云风叹了一口气,转身对旁边的烧饼吩咐道:“烧饼,你去通知小岳和孙师叔,他们今晚顺二和倒二演两场,卖卖力气,把满堂彩挣下来。”

    “好的,大师兄!”烧饼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唐云风又转头对栾芸平交待道:“芸平,临时换演员的事儿,你明天给师父解释一下吧,我们辈分小,做事情要周全一点。”

    “好的,大师兄!”栾芸平赶紧拱手应道。

    他性子直,可脑子聪明呀。

    明天?

    为什么是明天?

    因为现在解释,那就该师父为难了。

    等到明天,哪怕就是等到顺二演完,一切都已成为事实。

    大师兄不惯这些人的毛病,他心里十万个赞同。

    很得劲。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班子本就是名利场,没有点规矩,那还怎么管?

    还怎么做大做强,做成世界五百强?

    两边一交待,唐云风心里有了底。

    他最后才拱手道:“王先生,徐先生,您二位慢慢歇着,我要去盯场了。”

    说完,转身便走,不再多看他们一眼。

    同时,心里也在感叹,还是手里有人才好办事!

    搁以前,他妥协也就妥协了,因为没人嘛。

    现在手里有了可用之人,那腰板子就硬了,关键还占着理。

    只是他知道,现在班子里的人还是不够用。

    唐云风一走,高锋和栾芸平赶紧跟上。

    转眼,这边只留下王纹林和徐德谅。

    两人被唐云风这果断的一二三,直接整傻眼了。

    演出呢?

    我的演出呢?

    王纹林提包就去追唐云风,没有什么事情比挣钱更重要的。

    可徐德谅却冷哼一声,直接往门口走。

    王纹林跑出去一段,转头不见了自己的搭档,只能调转方向去追徐德谅。

    结果,这一晚,他们终究没再回来。

    不时。

    烧饼开场完下来,唐云风掏出一百二十块钱递给他。

    “烧饼,明天辛苦上一趟街,茶叶买两种,一百块的买一斤,二十块的买一斤。”

    说完,唐云风一想,又道:“一百块的不变,便宜的那种,你挑最便宜的买,剩下多少归你自己。”

    “哎,好,师哥,我办事最有溜了。”

    作为班子里年纪最小的家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跑腿,因为总能落个三瓜俩枣的跑腿费!

    张纹顺在旁边瞧得哈哈大笑。

    人老成精,他进后台之后听说了刚才那档子事儿,此刻能不清楚唐云风的心思?

    他打趣道:“你说你平时挺稳当的,怎么这会儿也跟个小孩子似的?”

    唐云风接茬问道:“师爷,许您六十多像个小孩,就不许我十九岁像个小孩?”

    张纹顺当即不笑了,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师爷,您”唐云风揉着自己的后脑勺,几欲抗议,可瞧着老头再次抬起的巴掌,他当即竖起大拇哥赞道,“嚯,真有劲儿!”

    “哼,算你识相!”老爷子得意的放下了巴掌,旋即笑道,“明天来早点,我中午带你去涮羊肉。”

    唐云风顿时眼前一亮,讪讪笑道:“您要不再来一巴掌?”

    “边儿玩去。”

    玩闹过后,唐云风开始聊正事儿。

    “师爷,您估摸着,我们开两场,有没有把握?”

    这是他最近在琢磨的问题。

    眼下的演员虽然不多,但大伙都是年轻人,一天两场完全不是问题。

    而且现在是手艺上升期,正需要多些上台磨炼的机会。

    除了这个,最最关键的是,现在园子不挣钱呐。

    赔本的买卖能做多久?

    老爷子摇头道:“现在还差点火候,估计再攒几个月的人气才够底子。”

    唐云风听完并不意外,因为他心里就是这么判断的。

    自己没底,才张嘴向定海神针求个踏实嘛。

    是自己太急了吗?

    还有没有招可以想的?

    正琢磨着,门口突然传来吵吵嚷嚷的动静。

    “外头怎么回事?”张纹顺皱着眉问道。

    “您坐着,我去看看!”

    唐云风赶紧起身。

    一到门口,便见一位四十来岁的大姐欲要闯后台,三哥孔芸龙一直拦着,俩人正吵得激烈。

    “三哥,怎么回事儿?”唐云风直接问道。

    孔芸龙没说话,那位大姐倒是先嚷嚷开了。

    “叫你们家大人出来,总出来小孩顶屁事儿呀?”

    “你嘴巴放客气一点!”三哥不甘势弱。

    这家伙,就适合关门的时候放。

    唐云风推开三哥,朝那大姐客气的问道:“大姐,这里暂时我管事,您有什么事儿都可以跟我说。”

    他的年纪小,但骨子里透着一股成熟劲。

    大姐一瞧他这模样,倒真像个管事儿的。

    “好,跟你说就说,你们偷我鸽子了,我是来找鸽子的。”

    “偷您鸽子了?”唐云风有些疑惑。

    “对,就是那只眼圈红毛的白鸽子,就是我家的,有人看见你们拿它演出来着,甭想蒙我,哼!”

    唐云风再无话反驳,而且竟然好像并没感觉太大的意外。

    烧饼办事,他就没有省心过。

    只是这回,有点太过分了些。

    “大姐,请您稍等一下。”唐云风转头对三哥道,“三哥,你去把鸽子和烧饼都叫出来。”

    转眼,人鸽到齐。

    鸽子认主,烧饼躲闪着一个劲儿的往后缩。

    唐云风啥也不用问,一切都真相大白。

    “大姐,我们起先真不知道这鸽子是您家的,真的抱歉,这几天咱也是好吃好喝的养着它,您消消气儿,或者您揍这臭小子一顿,或者咱赔您一点钱,您看怎么着都成。”

    大姐见白鸽完好无损失,唐云风的话听着也舒服,咱燕京人能小气?

    “算了,自己的人得管好,这事儿就这么着吧!”

    “好嘞,大姐您真敞亮,您慢走,有空进园子来听相声!”

    一番好言好语,总算把大姐送走了。

    唐云风冷着脸往回走,看都不看烧饼一眼。

    大师兄在烧饼眼里,跟半个郭德刚差不多,现在东窗事发,哪里还敢不老实,赶紧低头在后面跟上。

    后台就这么大,放个屁都熏完一半,大家都看着唐云风怎么处理?

    俩人来到祖师爷的画像前,唐云风站定。

    一声冷喝:“跪下!”

    “扑通”一声,烧饼直接跪下,同时开始抹眼泪。

    这把唐云风给气的,骂道:“你还有脸哭,委屈你啦?”

    烧饼摇头。

    “我给没给你买鸽子的钱?”

    烧饼点头。

    “给了钱,还去偷人家的鸽子,好得不学,净学坏,你这么有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唐云风越骂越生气。

    他对未来想过很多,处处都有烧饼的位置。

    东北小孩招人喜欢,他在烧饼身上也没少花心思。

    性子大大咧咧没问题,小孩子皮一点也能接受,但偷鸡摸狗不行。

    这是人品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