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中午刚过。

    但见一老两小打东来顺出来。

    正是相约涮羊肉的张纹顺,唐云风,还有林思月。

    小姑娘代表着成五爷,身份高着呢,是班子里的贵客。

    而且她长相漂亮,里外透着一股子灵性,出来进去的,很招长辈们喜欢。

    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老爷子做东,便干脆把两个年轻人都叫上。

    “师爷,用不用我送您回去?”

    “不用,就几步路,我趟着都到了。”

    老爷子背着双手,悠悠地踱回去休息。

    “师姐,咱也回后台睡觉吧!”

    “呸!”

    林思月俏脸一红,呸了一声,率先扭着腰肢走了。

    “睡觉,午休,有问题吗?”唐云风扰着后脑勺嘀咕着。

    而且,这也不是头一回吧?

    俩人相跟着回到后台。

    午饭吃得美,唐云风直接找了张椅子坐下,开始上网。

    不看别的,只上酷猫。

    旋即,《探清水河》MV上,那句风骚无限的广告词,直接映入眼帘。

    唐云风脸上顿时哭笑不得。

    昨天他从包里拿出来的钱,便是发曲后,从酷猫那边赚的。

    整整小十万,最终到手八万。

    所以他一看到钱,便想起了酷猫。

    能赚这许多钱,那听自己曲子的人指定不少。

    即便一百个歌迷中,有一个可以算是粉丝,那多少也有一些吧?

    一波一波的打压中,刚丝们是怎么为郭德刚撑场的,唐云风可清楚得很。

    有人捧的感觉,可太让他羡慕了。

    倘若自己能有一些粉丝来捧场,那下午场开起来的可能性是不是就更大了?

    德芸社头牌经纪人王海没空,他现在正陪着郭德刚四处公关,压根儿就顾不上自己。

    于是,唐云风直接给房千寻打了个电话。

    目的很简单,拜托他想法子帮忙打打广告。

    “成,唐老师,这忙我帮,以后您要还发曲发歌,记得找我!”房千寻听完唐云风的意思,直接爽快的答应了。

    于是,屏幕上便出现了,他今天看到的这一幕。

    “唐公子?”

    只是看着那个雅号,唐云风也很疑惑。

    他拍着自己的后脑勺保证,“唐公子”这个名字不是他起的。

    不知道是王海,还是酷猫,亦或是他们双方协商定的。

    “你在网上查一下这三个字儿!”旁边的林思月悠悠的来了一句。

    唐云风带着疑惑,顺势一查。

    结果,他被上面的信息吓了一跳,而且越翻越吃惊。

    呆了半晌,唐云风小声嘀咕道:“我该不会已经成为了网红吧?”

    林思月白了他一眼,道:“您跟自己可真客气!”

    “师姐,您是早就知道啦?”

    “不告诉你!”

    林思月下巴一扬,背着手,跳跳地进了休息室。

    “咱还没有说活儿呢?”

    “我要睡觉!”

    某人说完,把门一关,只给唐云风留下了一片凌乱。

    天大地大师姐最大!

    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缓过劲来的唐云风继续刷着网络,嘴里不断啧啧称奇怪。

    “我这就红了?”

    “有网友会来么?”

    “我有多少粉丝?”

    “”

    正当他一个人在后台嘀嘀咕咕时,门外传来动静。

    “师哥,师哥!”

    烧饼喊着,转眼跑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两个袋子。

    “不是让你安顿你爸妈去了吗,怎么这会儿来了?”唐云风疑惑的问道。

    烧饼笑道:“都安顿好了,师哥,您放心,我办事儿最有”

    话没说完,瞧见唐云风戏谑的眼神,顿时臊得低下了头,哪还好意思再拍胸脯?

    唐云风问道:“既然安顿好了,那就好好上班。”

    “哦,对!”烧饼想起来了,把手上的两个包递向唐云风,“师哥,新买的茶叶,一包一百的,一包十块的,省十块钱,我不能再要这零钱了。”

    “零钱给你你就拿。”

    唐云风的心思完全不在那十块钱上,眼睛只盯着两包茶叶。

    “去去去,都泡出来试试。”

    “好嘞,马上。”

    片刻工夫不到,一样两杯热茶端了出来。

    一看汤色,便可知茶叶好坏。

    唐云风直接端起那十块钱的茶水呡了一口。

    顿时,一股又苦又涩的布满口腔,貌似连舌头都有点发麻的感觉。

    唐云风心中满意了,这回烧饼办得事儿,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好。

    里头五味翻腾,但他表面上半点声色不动,一带淡然的模样。

    “烧饼,这十块钱的茶竟然也这么好喝,你莫不是弄错了吧?”

    烧饼一愣:“不能吧,我真的只花了十块钱买了一斤。”

    说完,他直接抓起茶杯,一抑一抬,半杯茶水入喉。

    “嘶~”

    “啊,好苦呀!”

    烧饼的脸顿时皱成了一团,浑身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旁边某个无良的人,直接乐得哈哈大笑。

    还打趣道:“喝茶要细品,像你这跟牛饮一样,吃亏了吧!”

    烧饼顿时不觉得苦了,东北爷们有苦也得受着!

    这是牌面!

    不过,他很疑惑的问道:“师哥,这么苦的茶,您买来干嘛?”

    唐云风盯着手上的节目单,不答反问道:“你猜。”

    烧饼顺着他的目光一瞅,顿时醒悟过来:“哦,我知道了,师哥,我知道了。”

    “哟,说来听听!”

    烧饼摇头:“不说,聪明人都喜欢打哑谜,说了就显得不聪明。”

    “你现在这样也傻。”唐云风白了他一眼,“来,我跟交待一下。”

    师兄弟俩开始咬耳朵,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转眼,半个下午过去。

    众人归位,开始准备晚霞的表演。

    没过多久,王纹林和徐德亮打门口进来。

    说来也巧,昨天今天串场的都有他俩。

    他们一进门,唐云风便发现了,赶紧迎上去。

    “王先生,徐先生辛苦!”

    徐德谅气还未消,并不搭理唐云风。

    王纹林倒是对他客气了几分,想来还是看在钱的份上吧?

    唐云风不在乎这些。

    从昨天到今天,他都没有接到自己师父的电话,这就说明自己的理儿能占得住脚。

    其实,整个班子里,最希望有规矩,大家富士康规矩的人就是班主。

    唐云风好似没事人一般,将俩人迎入座。

    “烧饼,沏好茶来。”

    “好嘞,大师兄!”

    王纹林一听,哟,好茶?

    昨天的茶,虽然品质一般,但甚在量大,足足有一斤多。

    今天要是再带点好茶叶回去,那往后不是得有日子,不用再花钱买茶叶了?

    嗯,不错,这个小辈还行。

    转眼,两杯热茶奉上,烧饼转身离开,临了还朝唐云风挤巴了一下眼睛。

    唐云风没看他半眼,只拱手热情的招呼道:“您二位请用茶,今天刚买的,价钱比昨天的还贵!”

    王纹林心情不错,端起茶杯,有模有样的喝了一口。

    “噗~”

    茶汤一入口,当即喷了出来。

    眉头紧皱,脸上的一双小眼睛,被苦的基本看不见了。

    “呸呸呸!”

    “你,你这什么茶,怎么这么苦?”

    唐云风也是一脸疑惑道:“苦吗?烧饼买的,我也不懂,这第一杯奉给您了。”

    王纹林一听,满脸惋惜:“哎呀,你们呀,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买个茶叶都买不像,赶紧扔了吧,这根本没法喝的。”

    唐云风端起另一杯茶呡了一口,一脸苦色,旋即又为难道:“这小子他一下买了十斤回来,扔了他会被我师娘骂死的,唉,以后有的苦茶喝了。”

    “十斤,谁买茶叶,一下子买十斤的?”

    唐云风更无奈了:“前天买了一斤半,昨天一天就没了,所以我交待他这回多买一点。”

    王纹林无言以对,装作听不懂。

    只是打这天起,王先生便再没到青年队演出过。

    原因嘛,当然是年纪大了,腿脚不便。

    反正他在哪儿演出,演出费都不会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