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都是聪明人,一点即透。

    “好,你来张罗,我都给你兜着。”

    唐云风不再客气,瞧着台下有些乱的动静,心中很是不忍。

    粉丝们是无辜的,人家大老远从五湖四海来捧自己的场,不该担惊受怕的。

    除开那几位乱摸的。

    唐云风当下拱手,提气朗声道:“诸位,诸位!”

    不少人寻声望去,这才反应过来,老鼠没找着,唐公子也让他给跑了。

    见所有人都在看向自己,唐云风继续道:“诸位,没有老鼠,刚才的动静,是场面有点乱,为了脱身,我表演的口技,大伙不用担心。”

    “没有老鼠?”

    “口技?”

    “那声儿太像了,不是真的吗?”

    说百遍,不如做一遍。

    唐云风见众人不信,干脆直接演示,嘴唇微动,声音便来。

    “唧唧~大伙听仔细了,唧唧~就是这个动静,这是我的口技表演,让大伙受惊了,我向大家道歉。”

    说完,朝着众人一个九十度,标标准准地鞠躬致歉,眼神里也透着真诚。

    “好~”

    众人纷纷叫好。

    不作不假的人,甭管他是不是名人,都让人喜欢。

    旋即,不管是真的,还是演的,姑娘们的表情顿时松快不少,场面恢复了愉快。

    唐云风又道:“谢谢大家的谅解,我真名叫唐云风,是德芸社的一名相声演员,感谢诸位不远千里来燕京捧我的场,谢谢!”

    说完,再次鞠躬。

    这把姑娘都看傻了。

    唐公子怎么动不动就鞠躬呢,这礼数也太周全了吧?

    现在哪个年轻人,还能将礼仪讲究到这份儿上的?

    不过,我喜欢。

    “我师娘说夜场的票已经卖完了,但大伙与我初次相见便这么热情,实在无以为报,我只是一个传统的艺人,别的能耐没有,只有一把子力气,所以我们德芸社决定下午临时安排一场演出,请大家赏光,好与不好的大伙也多担待。”

    话音刚落,便有人出声。

    “唐公子,那您会上场吗?”

    唐云风笑道:“会,我肯定要上场卖力气的。”

    “唱不唱《探清水河》?”

    “如您所愿。”

    今天来的粉丝,十成十都是奔着听曲儿来的,几句话一搭,赶紧到旁边买票。

    尤其是看到票价才30块钱,而且是三小时的表演,更觉得划算得不行。

    要知道,别的明星,连见面会的门票,至少都在百上走。

    于是,广德楼剧院首次下午场的门票,便在这又乱又热闹的氛围中开始出售。

    只卖坐票,不卖站票。

    首场演出,讲究得是观看体验,这是立口碑的时候。

    有了口碑,便什么都有了。

    唐云风的粉丝占了一半多。

    同时,她们弄出这么大动静,也吸引不少周边的观众。

    两两相加,近两张门票很快便销售一空。

    演出时间,按天桥园子的来,下午两点到五点。

    对于这场演出,郭德刚非常重视。

    除了自己之外,班子里总算出了一位有粉丝捧的角儿,而且还是最喜欢的顶门大弟子,他可太高兴了。

    临时调了高锋过来,再加上他自己和于慊上场压阵,直接把演出水准拉高了几个档次。

    于慊一到,直接找上了唐云风。

    “哟,爷们,有人捧啦,明儿喝一顿庆祝庆祝?”

    唐云风太清楚慊大爷的调性了,半点不怵的接茬儿道:“行呀,大爷,明儿就明儿,您说拎酒上您家,咱还是下馆子?”

    “嘿嘿,先欠着,再等等,再有个把来月,小崽子就该出来了,咱到时单论!”

    说这种话的时候,就是慊大爷觉得自己最不大爷的时候。

    奈何形势比人强,难忍也得忍。

    等着吧,大爷重出江湖的那一天不远啦,到时,哼哼!

    午场的表演,大伙都很卖力气。

    台下的掌声,更是一阵接一阵。

    粉丝中不少都是头一回进园子听相声,见其他人“噫”来“噫”去的,自己跟着“噫”上几声,旋即发现这竟然还挺有意思的。

    结果,有人“噫”错了包袱点,观众倒是自己把自己给逗乐了。

    好的相声园子,永远是笑声不断。

    不过,郭德刚攒底下台之后,心里有些郁闷。

    他跟于慊老哥俩也卖了大力气,但是反应竟然没有前面,唐云风演唱《探清水河》来得激烈。

    长江后浪推前浪,可前浪还不想被拍死呀!

    前浪才三十多岁,能不能容自己缓口气儿?

    演出结束,其他观众离场,但粉丝们没有走。

    大伙正排着队,等唐云风合影和签名呢。

    “谢谢唐公子,您真的太有才华了。”

    “谢谢您能来捧场,回去一路顺风。”

    “好的,您真贴心!”

    又一位粉丝满意的走了。

    今天,应该所有粉丝都是满意的。

    因为此行的收获实在不小。

    头一桩,便是见到了唐公子的真容,知道了他的出处。

    之前网上各种猜测都有,但貌似没有人猜到他竟然是一位相声演员。

    这是猛料,回去到网上可有的吹了。

    长相上佳,待人温文尔雅,年纪轻轻地便有一身儒气,这种气质性格,很招人喜欢。

    更关键的是,抛开这些外在形象不讲,光是他满身的才华,都让人惊叹。

    唱曲好听,这个不消讲了。

    他还会口技,不论是上午的学老鼠叫,还是在舞台上表演的天气变化,鸟呜兽吼,听起来都跟真的一样。

    还有他说得相声,简直笑死人不偿命的节奏。

    听说他还会说评书,只是今天无缘听到。

    这么多的能耐,随便一样,都能让人出名,现在他竟然一个人全部都会。

    这可太厉害了。

    其实最让她们满意的,还是他对粉丝们的态度。

    每一句话都透着真诚,而且还喜欢害羞。

    这可不是装的,有人明里暗里都试探过,可就是勾搭不走。

    他是真守礼呐!

    虽然某些人带着遗憾离开,却也让他更让人稀罕。

    这样的角儿,粉丝们满意了。

    捧了!

    随着第一批粉丝们的离开,网络上关于唐公子的消息开始四处开花。

    同时,确认了真身之后,唐云风以前的各种新闻、消息、视频,也被统统翻了出来。

    最后一拼凑,大家才发现,他其实早就是一位小名人。

    从05年11月津城的一场相声演出中,一袭白衣上台,从此横穿出世,一路登上凤凤卫视的春节相声专场。

    而且他的背景也不简单。

    郭德刚的开山大弟子,侯三爷的徒孙,这些人可都是名人呐。

    所有网红中,有一个算一个,谁有这种实力,有这种背景的?

    吊打!

    关键,他还不脱,不卖,不恶搞,是凭真正的手艺出名的。

    事件在发酵,唐云风在网上的粉丝越来越多,出现在园子的姑娘也在增加。

    唐云风白衣公子的形象,渐渐在网上成型。

    最后有某位粉丝提议,姑娘们干脆自称“白糖”,顿时被所有人认可。

    于是,万万千千的粉丝大军中,自此便多了一群“白糖娘子军”。

    作为绞劲脑汁,想了几天才琢磨出个满意名字的某人,正躲在燕郊小院的房间里,对着屏幕傻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