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打破谣言的,从来都不是语言,而是事实。

    随着德芸社第二位角儿的窜红,德芸社新园子彻底稳了。

    只是之前关于德芸社要倒闭的谣言,并没有消失。

    本山人掐指一算,倒闭肯定是要倒闭的。

    卧槽,我不小心掐错了别人的手指头,把倒闭的日子算错了。

    再掐一回。

    嗯,这回准了,德芸社活不过今年年中。

    反正发这些帖子又不要钱,爱怎么说怎么说喽。

    除开这些子虚乌有,满天飞的消息外,不少人还真在认真分析这次事件。

    主角是唐云风,内容是他窜红的方式。

    相声历时一百多年,门内的名家大蔓一茬接一茬,可从来没有哪一位,在他这个年纪,有他这个名气的。

    分析来分析去,抓住关键词网络。

    方式太新潮。

    只是到了这里,老辈人开始傻眼。

    因为他们真的理解不了,这到底是怎么一种成名逻辑?

    唱两句儿,这就红啦?

    唐云风唱得确实不错,但也远没到什么技艺超群的境界呐?

    那些人怎么就这么捧他呢?

    不说别人,就连郭德刚对此,都看得半懂不懂。

    效果太猛烈!

    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直接达到了他们几年,十几年努力才有的效果。

    跟老辈人不同,相声门的年轻人,心思可是开始活络了。

    眼里闪闪发光。

    因为他们从唐云风身上,看到了希望。

    成名的希望。

    出人头地,名利双收的希望。

    唐云风趟出来的这条路,他们自己是完全可以模仿的。

    唱曲儿,谁不会?

    甭管好不好听,至少比绝大多数的普通人要强。

    这就成了。

    那还等啥?

    干就完了。

    于是不少人开始翻箱倒柜,寻找着各种传统小曲的老谱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上除了《探清水河》,终于偶尔有其他的传统小曲儿现身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便是津圈、京圈之地。

    再接着,才是其他地方有少数人冒头。

    网络上传统小曲的风潮,开始慢慢在酝酿着。

    师姐林思月貌似私底下经常上网,网上很多事情她都比唐云风清楚。

    后台,林思月找到唐云风。

    “师弟,你看网上又有人在模仿你?”

    这不是师姐第一回告诉他这些信息了。

    唐云风的态度不变,再次微笑着摇头道:“无妨!”

    林思月憋了一嘴,便转身回自己的休息室。

    只是门一关上,她突然笑了。

    几次试探观察之下,这回她终于从师弟的眼神中,确定了有一种叫“野心”的东西存在。

    少年儿郎英雄气,怎叫美人不倾心。

    而且气藏于胸,面如轻风,这又更加难得。

    一颗芳心轻颤颤,几度牵动怀春人。

    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从何时起,他变得不再是他了。

    师姐的眼光很准,唐云风对于网络上的跟风事件,不但不生气,反而心中很欣慰。

    准确来说,这得算是意外之喜。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火了一把之后,会有不少人出来跟风唱小曲儿。

    这于唐云风来讲,根本不是坏事,而是好事。

    大大的好事!

    郭德刚少年含泪入相声门,青年咬牙坚持,几十年过去,直到中年,他也只说自己是“传统相声的看坟人”。

    为什么?

    因为他清楚,世界太大了,观众数量何止亿亿万万?

    他拼死拼活,带领德芸社,也只开发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可不少井底之蛙们却以为,这一部分便已然是整个世界。

    一如他们曾经看着碗里的那几粒米,便以为这是整个行当的饭食一样。

    无知呀!

    唐云风对此心中早已了然,甚至这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

    人家是出于私利,还是真爱相声艺术,都没所谓。

    追名逐利不丢人,包括他自己也这样。

    只是他选择了曲艺这条路罢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得越来越多的相声艺人活起来,相声才能真正活起来。

    这很难,但这是唯一的路!

    现在网络兴起在即,网红文化刚刚冒头。

    要是真有更多的相声艺人,吃上这第一波红利,那对“相声”二字的宣传效果指定小不了。

    甚至比以后花几倍、十几倍的精力,再去普及相声艺术,来得更快更有效果。

    至于人家手艺高低,会不会败坏了相声这门艺术的名声,这个暂时顾不上。

    或者说,现在相声的名声就很好听么?

    先普及,普及之后,观众们自然会作出选择。

    跟人拼手艺,唐云风不怕,德芸社也不怕。

    当然,未来真会如何,他也只能说趟着走吧。

    唐云风有滋有味喝着茶,一瞅墙上的时间,赶紧喝完最后一口,站起身来。

    因为又该准备午场的演出了。

    现在的德芸社可不得了。

    一班两园,每天共四场演出。

    整个班子便好似一架加满了动力的机器,每天不停的轮轴转。

    一众老少爷们,全部都忙得脚不着地,连邢先生都时不时的也上台表演。

    有演出,便有钱赚,大家的日子直接好过了许多。

    比如年初才登台的烧饼,零花钱现在都在快速上涨。

    零花钱,其实就是工资,没明说,属于变相的。

    没上台之前,师娘给的零花钱,那是真的零花钱。

    可你一但上台,其实每场都能破个小份儿。

    当然,多还是少,得由你手上的活儿来定。

    这些也都没有明说,账和数都在师父的肚子里装着。

    只是,人毕竟不是机器,有血有肉,会累的。

    所以园子稳了之后,招人的事情又被提上了日程。

    一个班子,或者说是一个团队,发展都是这么个路子。

    打底,招人,扩大,再招人,再扩大

    这些事情自有郭德刚操心,唐云风现在只管盯着自己的园子便成。

    唐云风刚一伸手提水壶。

    “师兄,我来!”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赵芸侠。

    班子里最晚来的,年纪却是这伙人里最大的。

    打小闯荡社会,到现在二十六岁,早已经是老社会人。

    如果不了解底细的人,会以为他很有眼力劲儿,很会来事儿。

    其实就一个字油!

    像烧饼、不岳他们,他基本不管。

    可倘若是长辈,或是唐云风自己,甭管做什么,只要一动手,他保证立马便往上凑。

    最后一句“没事,我自己来,你去忙吧”之类的话,他便露了一下脸,卖完了一次乖。

    甚至唐云风安排他的本职工作,归置桌椅、打扫卫生都做得很敷衍。

    师父郭德刚还算喜欢他,但唐云风不喜欢。

    投机取巧!

    搞坏风气,也学不出什么东西,不是同路人。

    所以,今天的唐云风,在他说完便宜话后,还真缩回了手。

    直起腰,一脸平静地指着水壶道:“好,你来。”

    他顿时傻眼了,旋即又嘻笑着问道:“师兄,您提水壶想干嘛?”

    唐云风眼睛盯着他,深深了看了几眼,最后还是自己提起水壶走了。

    不过,远远的传回来一句话:“你现在的打杂不合格,希望你好自为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