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啧啧啧,师父这制造热点的节奏可真不错!”

    唐云风坐在后台,看着报纸上的新闻,啧啧稀奇。

    新闻内容是关于,德芸社“鹤”字科招收学徒的内容。

    从三月底发布出去,一直持续到现在四月初,都还不时见报。

    其实德芸社这几年,都招过徒弟,差不多也是春末夏初时节。

    只是以前没人知道德芸社是什么玩意儿,花钱打广告,就更不可能了。

    连饭都吃饱,还花这钱?

    所以几次都是亲朋好友之间,相互扩散一下。

    有谁家小孩,苗子不错,又愿意吃相声这碗饭的,便介绍过来看看。

    其实现有云字科的这几位徒弟,像小岳、三哥、芸平,差不多都是这么招进来的。

    但是,今年这动静可就闹大发了。

    从年关前后,德芸社开始大火,热点便不停。

    三月初又是“真假师徒”“官司风波”,月中唐云风引来的见红“唐公子”。

    前事刚定,月底又续上了“广开山门收徒”的消息。

    而且这消息,估计不到收徒完毕,一时半会儿也消停不了。

    这一波接一波的,别说传统曲艺班子,就是歌曲、影视的娱乐公司都没这么热闹的。

    好了,可以下判词:行走在热点上的团队德芸社!

    鉴定完毕。

    唐云风感觉自己很奇怪。

    自己本身不喜欢热闹,但又害怕德芸社没有热闹。

    矛盾体。

    纠结得很!

    这点也是郭德刚担心的。

    民间班子没有照拂,一切都得靠自己挣巴。

    现在上下同心,甭管是不是自愿的,德芸社现在能做到不花钱,便有广告打。

    便已经很不容易了。

    唐云风继续看着报纸,不时,烧饼拎着一包东西进来。

    “师哥辛苦!”

    唐云风抬头一瞧,有些疑惑道:“你又乱花钱啦?”

    他父母回老家也没有什么营生,这次来了便没有走,住在燕京,不时打点零工过活。

    日子过得清苦,所以唐云风也对烧饼管得紧些。

    不过这次,烧饼倒是底气很足,很干脆的摇头。

    跳脱归跳脱,但经过上回的事情,撒谎他已经不敢了。

    烧饼小跑着凑到跟前,献宝似的将东西递过来。

    “嘿嘿,师哥,这是好东西,减肥茶,很贵的哦!我先给您泡一杯吧?”

    唐云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你想屁吃呐,我身上的肉好不容易长起来,我还给它减喽?”

    确实,他刚来那会儿,瘦得厉害。

    江湖行走,漂泊不定,再加上打小落下的毛病,想胖都难。

    直到拜入成五爷门下,这才开始有针对性的调理身体。

    效果很明显。

    尤其是师姐林思月来园子里演出后,唐云风每天的吃食都不用管,甭管是药汤,还是药膳,她都熬好、煮好用保温杯带来。

    唐云风从来不问这是啥,那是啥?

    问了自己也听不懂,还徒惹人笑话。

    反正带啥吃啥,乖乖喝完,一嘀不剩,师姐准高兴!

    就这么一段时间下来,身体可是强壮了不少。

    最明显的,体重由当初的一百二不到,现在直接一百三出头。

    相比于一米八的个头来说,这也还是瘦,但好歹正常了许多。

    连带整个人的风采,感觉又足了几分。

    所以对于胖子来说,肉不是好东西。

    但对于唐云风来说,它可就真是宝,至少目前是。

    这事儿,整个后台都知道。

    所以烧饼知道,自己这骂又是白挨。

    可转念一想,他心里竟然乐了。

    正好,师哥不能喝,我自己喝,多喝几包,羡慕不死你。

    不时,烧饼好似示威一般,端着一杯茶坐到了唐云风旁边。

    “呼~咻~哈~”

    “嚯,这茶嘿,香,真香!”

    “呼~咻~哈~”

    几番动静下来,唐云风脸上哭笑不得。

    “再过一年你就十八了,就你这样没溜,到了明年怎么娶媳妇?”

    烧饼一愣:“师哥,您也知道我明年要娶媳妇啦?”

    “整个后台谁不知道?”

    “嘿嘿,到时我请您坐主桌!”

    唐云风无语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明年结婚,现在找着姑娘没?”

    烧饼竟然头一扬,满脸自信道:“我妈说给我找,明年之前肯定能找到,找到我就把她娶回来,嘿嘿!”

    唐云风懒得再跟他进行神仙对话,这会拉低自己的智商的。

    “骚包!”

    烧饼的动静又来了。

    唐云风干脆放下报纸,问道:“你怎么好好的想起减肥来,哪掏来的玩意儿,你就敢喝?”

    “师父给的,让我们大伙都喝一喝,看看效果怎么样?”

    唐云风一愣,疑惑道:“减肥茶,师父给的?”

    烧饼认真的点头。

    唐云风突然一拍脑门,因为他想起一件事情来。

    当下掏出手机,给郭德刚打电话,很快接通。

    唐云风直接问道:“师父,您接代言啦?”

    郭德刚一愣,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事没几个人知道呀?”

    唐云风差点脱口而出,明年你这事儿,别说我知道,全国人民都该知道啦。

    “师父,这代言要不就别接了,可能有麻烦。”

    郭德刚听闻,良久叹息道:“唉,不接不行,缺钱。”

    这理由很充分!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吃过这苦的人是永远理解不了的。

    真穷起来,拿命换钱的心思都有。

    眼巴前,德芸社两个园子同时在运转,一大班子人要养活,马上又得招收新徒弟。

    这个账,唐云风算不清楚。

    整个班子里,除了师父和师娘,估计连慊大爷都算不清楚。

    每个人看着班子挣钱啦,都心思活络的想多分点,一双双眼睛可不全盯着郭德刚吗?

    半晌后,唐云风也只能叮嘱道:“师父,那您谨慎着点最好。”

    “好,我知道,这事儿你别跟着操心了,犯不着!”

    师徒无言,挂了电话。

    唐云风琢磨片刻,感觉心里还是不踏实。

    “烧饼,那减肥茶给我一包。”

    烧饼放下茶杯,道:“好,师哥,要不要我帮您泡上?”

    唐云风一想,道:“成,泡半包,留半包干料。”

    “成,您等我会儿。”

    很快,唐云风便端着减肥茶,敲门进了林思月的休息室。

    姑娘呆的地方,就是跟糙老爷们呆的地方不一样。

    沙发,小床,简单的桌椅,很简陋。

    但四处摆放着不少的装饰品,空气里也有股淡淡的香气。

    唐云风久未进来,此刻一瞧,竟然有点呆在成家小院的感觉,里外让人看着舒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