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深夜,古墓前。

    一道粗壮的白影立于亭内。

    甭管远近,瞧着都渗人。

    仅有留滞的游人,老远便赶紧绕着道走。

    终于,白影一分为二,紧挨着坐在台阶上。

    一通鼻子哭完,林思月心中畅快不少。

    不时,她羞赧道:“湿了吧?”

    “还好,挺凉快的。”唐云风顺嘴接道。

    表情愣,脑子也愣,里头全是问号在跳舞,简直都快赶上孔老愣了。

    其实真不怪他。

    两世光棍,从未有过如此经历。

    现在猛然来这么一出,你让他怎么清醒?

    对于师姐,唐云风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自己的世界里,就师姐一个同辈同龄的姑娘。

    以他的经验来看,这个姑娘就已经很好了。

    对,就是很好。

    林思月笑道:“嘻嘻,我明天帮你洗洗。”

    “哎,辛苦师姐了。”

    姑娘羞赧,儿郎懵懂,一时无话。

    时间缓缓,唐云风终于清醒了几分。

    “师姐,您之前是回家了?”

    “嗯,我妈说我爸病了,派人”林思月语气一顿,连忙改口道,“通知我回的家。”

    唐云风不疑有它,听闻关心道:“那伯父现在病好了?”

    “噗嗤,他其实没病,骗我回去的。”林思月乐道。

    女儿还要父亲骗,才回家的?

    这些家庭人伦乐趣,唐云风不太明白。

    他点头道:“哦,那伯父还挺有意思的。”

    瞧着他表情有些失落,林思月自然的伸手相握,眼里满是心疼。

    这回特意从家里跑出来,俩人能在断桥相遇,她的心思便已然放开。

    天作媒,缘牵线,这个男人,老娘要定了。

    人生往往是这样。

    等你到了终点,或是站在里程碑前回首时,你才会恍然大悟。

    “哦,原来故事是从那里便已经开始了。”

    一定很意外,同时也一定很合理。

    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在你的不知不觉间,被命运安排得明明白白。

    打从那天在师父家里,俩人的初次相识。

    唐云风的天赋、灵性,便让她眼前一亮。

    再之后,他的身世,同样让她同情。

    连阿黑都有父母,可偏偏唐云风就没有。

    而在德芸社相处的时间里,更让她对唐云风的了解愈深。

    台上的他,幽默风趣,潇洒迷人。

    台下的他,对上恭敬,对下照拂。

    有才,稳重,善良,担当,有谋

    好多貌似夸大的溢美之词,放在唐云风身上,竟然都合适。

    以她自己的家世,青年才俊自然也有认识的。

    但有一点,唐云风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那便是,他的眼神很干净。

    作为艺人,竟然被自己拉来的女粉丝,吓得不敢露面。

    搁别人身上,她指定认为是做秀。

    但在唐云风身上,她确认过眼神,是真的。

    如此奇葩的男人,在别人看来是傻。

    但在她看来,这是宝。

    想想吧。

    一个男人,所有的第一次,都是属于你的。

    甚至在此之前,连心里都从未装过别人。

    这世间还有比这更珍贵,更美好的爱情么?

    一壶从未开封,却肯定香醇的美酒,让人不自觉的着迷。

    说不清楚,是从哪一时,哪一刻动的芳心,生的情愫。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等自己醒过神来,早已成了局中人。

    只是,跟呆子谈恋爱,有趣、费劲,还有些让人难为情。

    不时,呆子问道:“师姐,您几时来的杭城?”

    林思月笑道:“今天。”

    “今天?我也是今天,您来杭城是为什么事情?我要呆几天,有事我可以帮忙。”

    林思月嫣然一笑:“我的事情办完了。”

    “办完了?”唐云风一愣。

    林思月悠悠道:“对呀,我就是来找你的,人找到,自然便办完了。”

    “找我,找我什么事情?”唐云风更奇怪了。

    林思月心里又好气又笑,这呆子可真要人亲命呐。

    不时,心里一叹气,唉,这面皮要不得了。

    只见她扭头,闭眼,往前一凑。

    “啵~”

    蜻蜓点水,一记香吻送上。

    完了。

    唐云风脑子里又变成了一片空白。

    俏脸嫣红,垂眉低头的林思月,等了半晌,见没有反应。

    再一抬头,便瞧见了唐云风傻愣的模样。

    顿时气得起身跺脚,扭着腰肢走了。

    唐云风这回反应倒快,见状赶紧跟上。

    不时,他凑在后面问道:“师姐,我们这算不算是在谈恋爱?”

    林思月气结,头也没回道:“不算,我只是在擦口水。”

    世界三大难题:宇宙的极限,鸡与蛋的顺序,人类的爱情。

    这很复杂,连西门大官人都因为研究这个,被人给跺了。

    次日清晨。

    “咚咚咚。”

    敲门声一响,被窝里的唐云风直接睁开了眼睛。

    觉浅,是本能,也是毛病,可想改却难。

    原以为自己起晚了,唐云风打开手机一瞧。

    不是自己起晚了,而是来人早了。

    现在离六点,可还差着一刻钟呢。

    自己在杭城,拢共就只认识俩人:林思月和李富贵。

    师姐真的很穷,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但有他在,能让她受了委屈?

    昨晚回来,二话不说,直接在楼下给她开了个单间,安顿得妥妥的。

    嘿,咱江湖人办事儿,那就得讲究。

    所以此刻即便没有开门,唐云风也知道门外指定是二人之一。

    睡衣见人,见谁都不合规矩。

    唐云风利索的穿衣起床,开门一看。

    果然,一袭白裙的林思月,正笑眯了眼的站在门外。

    “师姐,您起这么早干嘛?”

    林思月一抬手中的袋子,笑道:“早餐呐,我借人家厨房熬的肉苁蓉羊肉粥,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昨晚,俩人凌晨才回得酒店,现在六点不到便熬好了药膳,而且还是在人生地不熟的杭城。

    其中付出了多少心思,唐云风不用想都知道。

    此刻说任何感谢的话,都跟放屁差不多。

    唐云风直接一揖到地,对林思月行了一大礼。

    “嗯,爱卿平身!”林思月装模作样道,旋即话风一转,“哈哈,快去洗漱,粥趁热喝才好。”

    “哎!”

    窗前小桌,窗外正是西湖的晨景。

    唐云风和林思月相对而坐,吃着早餐。

    林思月吃得很斯文,不时还抬眼瞅着对面的心上人。

    唐云风倒是吃得很没相。

    不是不讲礼,是真的太好吃了。

    而且药膳是分人分类的,不像家常菜那样,端上桌全家老少都能吃。

    眼前一塑料碗的分量不少,不吃完便得浪费。

    “你吃慢点。”

    “师姐,还是您做的好吃,您是不知道的,您不在的这些天,我天天吃清水挂面,烧饼也是,成天跟我念叨你。”

    林思月笑而不语,眼睛又眯了起来。

    不时,早餐吃完,唐云风一拍脑门:“哦,对了,差点忘喽。”

    在林思月愣神中,只见他起身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厚信封。

    递到林思月面前道:“师姐,您身上没钱,这些您先拿着,回头不够再言语。”

    林思月俏脸一红,因为她昨晚确实是这么说的。

    此刻饶有兴致的接过信封,将一踏钱取出来在手里点数,活像个管家婆似的,同时眼睛笑眯得直接成了一条缝。

    “咚咚咚!”

    突然,敲门声再次响起,林思月手一紧。

    唐云风摆手道:“没事儿,八成是我的经纪人。”

    开门一瞧,不是李胖子是谁?

    “李哥辛苦,快请进。”

    李富贵抬脚进门,同时介绍行程。

    “云风呀,咱们今天得去体育场报道,吃完早餐”

    话说一半,他直接看到了林思月。

    瞧一瞧姑娘,扫一扫床上的折皱,眼尖的他还看见了,桌面上拿东西盖住,却露了一点头的钞票。

    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呃,那个云风,你先忙,弄完给我打电话。”

    没等唐云风反应过来,李富贵直接转身出了门,还顺手把“免打扰”的牌子给挂在房门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