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九点不到。

    杭城体育馆。

    唐云风和林思月拉着手,率先迎面走来。

    身后跟着拎包、拿水的李富贵。

    此刻的李胖子,终于有了经纪人的样子。

    不容易。

    其实这得归功于林思月。

    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人误解成飘门中人,这他能讨得好去?

    尤其是李富贵自己屁股还不干净。

    不过,卖唐云风脸面,她还是忍了一手。

    谁知,三人出门,唐云风主动将随身物品自己提拿,李富贵反倒一身轻松得很。

    经纪人还能干成这样的?

    看着来气的林思月,直接开启“林大夫”模式。

    “望闻问切”根本没使完,直接抬眼扫上几眼,便下了初步诊断。

    林思月笑道:“李哥,您很虚呐!”

    “那不能,我身体好着呢。”李富贵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这能随便承认?

    咱老李的脸不要啦?

    林思月却不放过他,继续悠悠道:“您呐,这是脾气亏虚、水湿内停。平常饮食量少,但是会出现腹部胀大,大便不成形,周身乏力、倦怠懒言、手脚肿胀、恶寒怕冷、面色淡白、讲话虚弱无力,活动后多容易出现气短,还会伴有精神疲惫、容易入睡”

    李富贵顿时傻眼。

    这些症状,条条吻合。

    而且每说一条,自己身上的衣裳便好似被剥下了一件。

    没等人家症状说完,自己转眼光了脱毛。

    内心尴尬,脸色阴晴不定。

    傻子都知道,这是遇上了高人。

    在他眼中,林思月的形象直接变得高深了起来。

    半晌,李富贵疑惑的问道:“林小姐,您不是跟云风一起学口技的吗,咋还会瞧病?”

    “哈哈,李哥,我师姐的疲门手段,可比口技门手段还要高明哦。”唐云风笑着帮腔。

    林思月笑道:“小手段而已,李哥,您这身体得尽早调理,中年不补,老来受苦,以后会比现在更难受的。”

    “唉,以前忙得很,一直也顾不上,那能否拜托您给开开方子?”李富贵期待得看着林思月。

    对医者的敬,是源自对死亡的畏。

    无人能逃得过去。

    身上的不利爽,也再无人有他自己更清楚了。

    谁不想健康呢?

    林思月点头道:“李哥,您是我师弟的经纪人,我自然会尽力的,您放心。”

    江湖路艰,唯有心思剔透之人可存。

    因为心思不透者,早已出局。

    林思月拿话一点,李富贵哪里还不明白意思?

    “云风,前面走着,东西给我,顺便炼炼,哈哈。”

    “辛苦李哥了。”

    嘴里道谢,唐云风手上速度可不慢。

    废话,师姐帮自己调教经纪人,连王海都不用麻烦。

    有这好事,他能不配合?

    而且,李胖子确实很有能力,以后指定有大用。

    佳人上前,少年相握,走在前面。

    唐云风不时的侧脸,瞧上林思月两眼,脸上全是笑意。

    师姐略微卖弄能耐,便将李富贵拿捏得死死的。

    做饭好吃,还会场面之事,真是个了不得的好姑娘。

    三人相跟着进场。

    头一次来这场馆,前后一溜达,唐云风便心中有了数。

    不得不说,场馆很大,整整五万出头的观众容纳量。

    上次是三万,这回是五万,一步一个台阶,相当明显的进步。

    而且这还只是现场的观众数量。

    分区赛时便有直播,现在到了全国赛,自然也不会少。

    浙浙卫视省台打头,燕京卫视等五大地方卫视相跟。

    六大卫视同步直播,这声势能覆盖多少观众?

    手指头不够用,脚趾头不够用。

    唐云风不算了,因为他算不出来。

    绝对的大场面。

    目前国内最顶级的流量平台,也只能达到这地步了。

    再往上数,一个《超女》,另一个便是《春晚》。

    其他那些林林总总的节目,在这三个面前,真的不够看。

    上超女,难。

    能耐不论,至少自己得先跑一趟泰国。

    这不能行。

    前脚刚找到女朋友,后脚俩人却做了姐妹,这能行?

    至于春晚,很难。

    同样先不论能耐,里面的讲究太多了些。

    至少目前的环境下是这样的。

    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尤其还是在相声这一门。

    三相一比较,就目前来讲,唐云风没什么不满足的。

    自己代表德芸社,踩到了三块板中,唯一能踩的板上。

    从成百上千万的观众里,引一两百人到德芸书馆,再引三四千人来听自己的相声专场。

    目标很明确,计划很简单。

    而且,这应该是很有可能的吧?

    至于最后大浪淘沙,能为相声艺术留住多少粉丝,那可就真说不清楚了。

    观众千千万,靠他一个人怎么可能?

    相声演出,一场最多也就只能满足三四千观众的需求。

    那剩下无数个“三四千”观众呢?

    就眼前这场地,放到相声门里,那至少得开十三四场才消化得完。

    得有人呐。

    唐云风站在窗前,看着场内密密麻麻地座位,心里既美又无奈。

    “你在想什么呢?”林思月问道。

    唐云风感慨道:“师姐,您看这舞台多美。”

    “怎么,你想来这里开相声专场?”

    唐云风摇头道:“不能,相声用不了这么大的场子,倒是如果哪一天,我们有机会在这里举办一场口技专场表演,那可美得紧。”

    这话林思月爱听。

    “哈哈,那敢情好,到时我俩在台上表演,师父在台下坐着看,五万多人都给我们鼓掌,啧啧啧。”

    少女多情只为相思,相思之外浮想连篇。

    林思月闭着眼睛,竟然自己把自己给想迷了。

    唐云风笑道:“您不怕把自己给累坏喽?”

    “不怕,我答应过师父要将口技发扬光大的,你不也答应过吗?”林思月眼没睁的答道。

    “好,我们一起努力。”

    简单参观完,唐云风该忙正事了。

    比赛明天正式开始,今天要做的准备工作着实不少。

    而且这毕竟是全国赛事,比分区赛还有严谨。

    彩排之类的常规程序必不可少,同时还多了导师指导的环节。

    说白了,就是主办方请了不少音乐大咖,来给选手们提前归置作品。

    这太难得了。

    这些明星大咖,平时只能在电视看看,现在却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所有选手都兴奋不已。

    当然,唐云风除外。

    他是真的没所谓。

    因为他自己选的作品,本来便已经是成熟的作品。

    但主场是人家的,唐云风并未表现出异样,跟着一起混了一天。

    他准备得足,效率高,得空时便拿小本本,抓紧时间改自己的评书。

    傍晚。

    配合主办方忙完所有的事情,趁着晚霞,唐云风三人打体育馆出来。

    他人刚一出来,看着门口不远站着的一道身影,顿时脸现喜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