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流量时代。

    事件既重要,又不重要。

    它得加上宣传,才能最终成为爆点。

    5日的新歌发布会一结束,第二天紧跟着来的宣传,便开始爆发。

    “唐云风”“相声歌手”“断桥代言人”“德芸社”“浙浙卫视”,各种关键词频频出现。

    活动主办方,基于压力,或是借机炒作,直接发了第二份声明。

    明说不可能,但字里行间多少能看出来点道歉的意味。

    西湖景区,也适时的发声,感谢唐云风为西湖文化的推动,所做出的贡献。

    郭德刚在外地,借助媒体采访之机,同样明里暗里炮轰了不少人。

    陌生网友,见原本一个小明星,竟然引起如此多的关注,自然也没有不参与的道理。

    于是,各方汇聚,愈演愈烈。

    整整四天过去,网络、地面的资讯,早已经乱得一塌糊涂。

    至于哪些是操作的,哪些又是进来蹭热度的,估计少有人能分得清。

    总之,不管是捧场的,还是抹黑的,2006年的夏天,唐云风着实火了一把。

    这真是一个可以造星的时代。

    但他这几天,却一直没有露面。

    一是,因为师父郭德刚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

    风急浪高,是非之时,谨言慎行。

    于是,便有了师父亲自下场接受采访,借机把各方怨气全部吸引到自己身上。

    二是,师姐不见了。

    活动结束,等他从舞台上下来,便不见了旁边的倩影。

    来得突然,走得更突然。

    李富贵递给他一条纸条,说她是被一辆黑色豪华轿车接走的。

    唐云风听闻,突然的想起燕京相声专场那夜,从自己眼前滑过去的轿车。

    原来,那一晚,俩人中间只隔着一块薄薄地玻璃。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

    那时,俩人还只是同门师姐弟,各自安好便罢。

    但现在,俩人已经是恋人,却再次不告而别。

    唐云风接过纸条,扫完上面一行绢秀的小字,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被迫啊。

    代价啊。

    旋即长叹一口气,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强大。

    自己需要强大,德芸社也需要更强大。

    努力吧,骚年!

    杭城大剧院,唐云风跟着王慧,在归置舞台。

    王慧看着最近话变少了唐云风,心疼得不行。

    旋即像是帮他出气一般,抱怨道:“那丫头也真是的,没良心!”

    唐云风认真道:“不,师娘,她很好。”

    “哟哟哟,这谁呀,这像我家小风说得话么?哈哈!”王慧乐道。

    一逗闷子,唐云风心领神会。

    他笑问道:“师娘,票已经卖完了?”

    “对,昨天便卖完了,好些个观众还没买到票,尤其是从外地赶过来的。”

    这些观众可是来之不易。

    尤其是自己现在争议激烈之时,他们还能前来捧场。

    唐云风对此,是真的心怀感激之情。

    更关键的是,代价!

    旋即,他语气坚定道:“师娘,我想加座。”

    “加座?”王慧一愣,旋即又道,“孩子,这场子可没加座儿的空间。”

    “师娘,这里让他们忙活,咱俩去找剧院合计合计,指定有办法的。”

    要论德芸社谁最想多卖票,王慧得算头号。

    唐云风主意多,她只能摇摇头,赶紧走了上去。

    于是,停票的大半天后的售票窗口,再次开启。

    这让等在门口,准备买二手票的观众们高兴了。

    不过新票到,一瞧票上的名称,心中又疑惑了。

    这也成?

    没关系,有票能进场便成。

    一瞧这架势,手里捏着票,待价而沽的部分买卖人这下慌了神,赶紧降回正常价出手。

    本想赚一笔的,回头砸自己手里,那就麻烦了。

    消息迅速传播,很快,剧院门口又变得热闹了起来。

    安排好剧院的事情,唐云风心情大好,离开剧院回酒店。

    酒店可有人在等着他呢。

    小侯爷。

    其他人搭档都在一起,在哪儿都能说活儿。

    就小侯爷,跟唐云风搭档之后,天天守着寡。

    此刻,他很庆幸当初考虑周全,没把报幕的差事推喽。

    要不然,他就真的只能在后台打游戏了。

    其实德芸社后台,现在并不缺新人。

    只是。

    一来,顾及小侯爷的身份,放不开。

    二来,小侯爷捧、逗皆太有特色了,一般人还真招架不住。

    于是乎,他也快成了跟张纹顺差不多的,嫌弃对象。

    呃,心里嫌弃!

    酒店就在剧院旁边,穿过一条街便到。

    今晚过来的师兄弟们,包括师娘,都在这里下榻。

    不时,唐云风回到酒店,推开房门。

    只见小侯爷坐在床头,正在玩手机。

    听见自己开门,也只是抬头扫了一眼。

    “师叔,词背得怎么样?”

    小侯爷头也没抬道:“没问题,没问题,这能有什么问题,等我打完这盘,几下工夫便能背下来。”

    “不是,师叔,敢情您还没背呐?”唐云风诧异道。

    果然啊。

    三爷不在场,便没人能降得住这家伙。

    时间不等人,明天晚上便是正式演出了。

    而且这回的场子,绝对比上回要被更多人盯着。

    风口浪尖的,千万不能出错。

    于是,无奈的唐云风,只能拿出本子。

    “师叔,我给您喂词儿吧?”

    小侯爷眼前一亮,抬头看着唐云风,脸上满是“小伙子很懂事嘛”的表情。

    什么叫喂词?

    就是由唐云风将逗哏的词儿,一句一句念给他听。

    遇到包袱,还得将语气、语速给解释清楚喽。

    跟说活也差不多,不过,就是全程而已。

    于是,唐云风自己说完,替他说,转眼半个小时过去。

    “师叔,您这一局还没完呢?”

    “呃,完了,完了,不过,我又新开了一局,对,咱俩这样配合的挺好,你不错,继续继续。”

    唐云风突然好像把小侯爷手里的手机,抢过来,然后放在自己脚下,狠狠的踩上几脚。

    这都什么搭档呀。

    我要离婚。

    唐云风脑子里灵光一闪,笑眯眯地拿出手机。

    哼,小样儿,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号码未拨,他把手机捂在耳旁,大声道:“喂,师爷,我是小风,您在忙吗?”

    话音未落。

    “扑通”一声。

    唐云风一低头,有些吃惊。

    只见小侯爷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拿上了本子。

    而原本在他手上的手机,也不知因何,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唐云风不是吃惊小侯爷的反应,而是吃惊于他的手速。

    这速度,简直可以称为“鬼手”了吧?

    好能耐。

    不得了。

    小侯爷谁也没看,一本正经的念词。

    “没听说过。”

    “那您倒给说说。”

    “”

    演戏带全套的,可不止小侯爷一人。

    唐云风心里憋着笑,继续对着电话,语气恭敬道:“哦,好的,师爷,那个我要跟师叔说活了,一会他休息时,我再给您打过去啊。”

    于是,爷俩说活,便一直说到了天黑。

    连厕所,小侯爷都不让他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