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唐云风鞠躬下台,主持人上场报幕。

    等在上场口的烧饼,一张本就丑出境界的脸,直接拧成了疙瘩。

    猪见疯,没跑了。

    连与他处了一段时间的刘吉,都吃了一半惊。

    好丑!

    不过,这可不是好事儿。

    自己好不容易调整好了心态,搭档掉链子同样是个大麻烦。

    于是,他忍着恶心问道:“烧饼,怎么啦?”

    “师哥把开场的活儿给干完了,我们咋整?唉。”烧饼毫不客气的摇头道。

    刘吉一听便笑了:“这还不好吗,这样一来我们不是更省事儿?”

    虽然他也才二十岁刚出头,但到底还是稳重得多,心思也慎密。

    “对哈,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烧饼顿时眼前一亮,直接拍手道。

    一言点醒,心结打开,这下不愁了。

    半点都愁了,一张嘴咧着笑。

    只是旁边的刘吉,很自然的将目光移开。

    唉,实在是受不了啊!

    多瞧片刻,可能心跳又会忍不住加速。

    难怪这家伙人送外号“猪见疯”。

    “接下来请欣赏相声《追窑》,表演者:烧饼、刘吉,大家掌声有请!”台上的主持人适时的报完幕。

    演员和主持人相向,擦肩而过。

    烧饼这会儿心情正好,瞧着姑娘漂亮,年纪也不大。

    本能的朝人家点点头,脸上笑得更温柔了。

    温柔?

    怎么可能。

    姑娘吓得手里的话筒差点没有拿稳,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时,唐云风来到上场口,给郭德刚和于慊倒好茶水,也站在旁边盯场。

    对于节目的效果,他倒是不太担心。

    自己都把场子掀到这样了,他们倘若还攒不好开场,那真该考虑转行了。

    而且曲目《追窑》,非常适合拿来开场。

    这不是他说的,而是经受住了时间考验的。

    其中原因也好理解。

    传统曲目《追窑》,有两个非常鲜明的特点。

    一是,短小。

    使活的时长,可以根据现场具体情况来把控。

    二是,伦理哏。

    伦理哏的杀伤力,应该不需要多解释了吧?

    所以它一出现,便经常被拿来攒开场。

    人的身体是诚实的。

    它跟你的学识无关,跟你的见识无关,跟你的职业无关。

    更加更所谓的高雅,或是低俗无关。

    最简单的例子。

    一说到高雅,可能多数人脑子里想到的,便是维也纳音乐大厅里,身着白色燕尾服,在聚光灯下弹奏《肖邦的夜曲》的钢琴家。

    可又有谁知道,别说弹奏的钢琴家,就连创作出这些经典的音乐家们,又是多少贵妇的帷幕内宾呢?

    谁较真,谁就输了。

    不过图一乐乎。

    转眼,台上的烧饼和刘吉已经做完了自我介绍,垫完活,开始入活。

    只听烧饼笑道:“说正格的,您在哪儿住啊?”

    刘吉认真的答道:“我住前门大街啊。”

    烧饼一扯刘吉:“谁啊?”

    这时的他,脸上依然带笑,不过里头多了几分坏意。

    “我呀!”

    烧饼双手一拍,惊道:“哎呀!这不巧了吗这不!我也住前门大街啊!”

    “您也住前门大街?”刘吉疑惑道。

    “是啊。”

    “那我怎么没见过你啊?”刘吉更疑惑了。

    烧饼笑道:“您出去早,我回来晚,咱不得拜街坊。”

    “哦,也对,前门大街人多着呢,保不齐。”刘吉点头。

    烧饼再一扯:“哎,哎,哎,您住前门大街几号啊?”

    “我住前门大街三号啊。”

    烧饼脸上的粉刺都亮了:“谁啊?”

    “我呀!”

    “哎呀!这不巧了吗这不!我也住三号啊!”烧饼脸上的坏笑已经相当明显了。

    “啊?您也住三号?”刘吉挠着头,嘀咕道,“那我怎么没见过您呢?”

    烧饼一挥手,满不在乎道:“您出去早,我回来晚,咱不得拜街坊。”

    “哦,也对,大杂院儿人多着呢,保不齐。”刘吉自己给自己圆话。

    烧饼继续追问:“您住三号南房还是北房?”

    “我住北房啊!”

    “谁啊?”烧饼的表情已经非常明显了。

    在上场口盯场的唐云风,看得暗自点头。

    没错。

    这个节奏是对的。

    使这段活,前面是没有明显包袱的。

    但这能难住相声艺人么?

    能耐低的演员,逗观众发笑,没别的,死都靠包袱。

    但境界更高,经验更丰富的艺人,自然不止这些。

    “相声演员”除了“相声”二字,可是还有“演员”二字的。

    除了包袱之外,自己的表情、动作、语气等等,那可都是利器。

    就像烧饼此刻就做得不错。

    词儿上没有包袱,但他每一次的表情、语气,都在加深,都在变得更夸张。

    而且在做同一件事情的,可不止他。

    刘吉此刻脸上的疑惑,已经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了,迟疑道:“我呀!”

    “哈哈~~”台下的少数观众已经在笑了。

    你要去问他,笑点在哪儿?

    八成的答案是:“啊,笑点?我也不知道呀!”

    烧饼又拍巴掌道:“哎呀!这不巧了吗这不!我也住北房啊!”

    “好嘛,都住一屋了,不是,那我怎么没见过您呢?”

    “您出去早,我回来晚,咱不得拜街坊。”

    刘吉继续自我圆话:“也没准儿,搭着我这人马虎点儿。”

    “晚上您是睡床啊还是睡炕啊?”

    “哎!您算是问着了,我呀,腰不好,自个儿盘了个火炕,睡炕上!”

    “谁呀!”

    “我呀!”

    “哈哈哈~~”发笑的观众更多了。

    “哎呀,这不巧了吗这不!我也睡炕上!”

    刘吉赶紧一拦:“您等等吧您!这俩人儿都睡一炕上了!那我怎么没见过您呢?”

    “您出去早,我回来晚,咱不得拜街坊!”烧饼依然死不要脸的狡辩道。

    “好嘛,我也太马虎了,睡一炕上都没见过!?”刘吉对观众无语道。

    全场观众大部分都笑了。

    “您睡觉的时候铺的什么盖的什么?”

    “我铺一蓝褥子盖一红被卧。”

    烧饼刚想说话。

    台下四处少数观众开始起哄道:“谁呀?”

    “我呀!”

    “哎呀!这不巧了吗这不!我也铺一蓝褥子盖一红被卧。”

    “得!都整一被窝儿里去了都!我怎么没见过您呢?”

    “您出去早,我回来晚,咱不得拜街坊!”

    “我这不缺心眼儿吗这不,睡一被窝儿愣是没见过!”刘吉表情由疑惑转为调侃,表明自己已经醒过神来了。

    “说正格的,晚上您跟谁睡啊?”

    “我跟我媳妇儿睡啊!”

    “哎呀!这不巧了吗这不!我也跟你媳妇儿睡啊!”烧饼直接跳着脚笑道。

    “去你的吧!”

    底亮,俩人鞠躬下台。

    “哈哈哈~~噫噫~~啪啪啪~~~”

    后面这一段氛围持续高涨,终于底一亮后,达到了小高潮。

    这就是最初的《追窑》。

    如果需要扩展,可以逗哏、捧哏反过来,再来一轮,效果可以继续“翻高”。

    当然,如果那样的话,就不合适放在开场的场次表演。

    因为它所需要的时长,不是翻两倍,而是两倍不止。

    原因就是第二轮的包袱同样集中在逗哏身上,靠他插科打诨抖包袱。

    不过,表演结束后,唐云风反倒微微摇了摇头。

    前面不错,但是烧饼最后的表情动作,太过夸张了。

    过犹不及,反而不美。

    演员在场上的一切,都必须是自己有意而为之的。

    他却从烧饼最后那一跳中,看出了率性自发的感觉。

    心中一叹,唉,这个小色狼呀。

    现在占个便宜就这么兴奋,以后找媳妇可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