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国演义》。

    成书与洪武,流传至今六百年。

    一部野话历史的名著,相声艺人对“煮酒论英雄”、“桃园三结义”这些典故不感兴趣,反而只纠着一个“三”字不放,行话称之为“诗眼”。

    以诗眼为基础,荒唐地提出,《三国》中带“三”的回目最多,而且还有“三不明”、“三匹驴”、“三奇”、“三个不知道”及“三个做小买卖的”,再利用误会、谐音、着意褒贬或故意曲解等手法制造包袱儿。

    把无稽之谈说得有根有据,振振有词。

    同时通过巧妙的组合,故弄玄虚,肆意夸张,以出乎意料的荒谬,讽刺那些读书不求甚解,却时常炫耀自己,牵强附会、夸夸其谈的人们。

    这就是《歪批三国》的精髓,或者说是传统相声真正的精髓。

    达不到这一点,不能称之为好相声。

    当然,曲目再好,也离不开好艺人的演绎。

    恰好,台上的唐云风在人物塑造上把握得准。

    台下观众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

    甚至连喜欢追星,捯饬得很精致的小姑娘,都忘记了形象这么一回事。

    后台的郭德刚,看得暗自点头。

    这个徒弟是真的成了。

    只是啊,年龄太小了些,千斤重担,不一定能扛得住。

    好在自己正值而立当打之年,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来扛吧。

    不时,王慧拎着水壶走过来。

    “慊哥,刚子,我给你们续点水。”她笑道。

    郭德刚收回心思,突然问道:“慧儿,箱子带来了吗?”

    “带了,搁车里呢,小风这孩子见到,指定得高兴坏喽!”

    “好,你把箱子取来吧。”

    “成,等着,我这就去。”

    后台各有各的忙,台上演出始终在继续。

    上、下半场铺排得满满当当,而且有郭德刚和于慊在后台镇场,所有演员都格外的卖力气。

    助演都不是头一回,唐云风倒也不至于太操心。

    要操心,也不是临近上场这会儿工夫。

    诗在纸外,艺在台下,功夫全在外头。

    唐云风上半场是《歪批三国》,中场给自己定的是单口中活儿《糊涂县令》。

    攒底,是跟小侯爷使的一头沉,曲目《学唱歌》。

    中场单口不表,只说攒底的活儿。

    这个曲目可有意思了。

    算不上传统相声,但唐云风花的心思最多。

    相声使活,讲究把点开春。

    来到杭城开专场,那自然得讨杭城观众的喜好。

    于是乎,他把小曲《白蛇传》,歌曲《断桥残雪》,还有神曲《法海你不懂爱》,通通融合了进去。

    杭城名在西湖,西湖名在“白娘子”。

    无论新人换旧人,一辈一辈传承多少代人,依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唐云风占的就是这个巧儿。

    换个地方表演不一定恰当,但在杭城表演,那可太应景了。

    不说现场。

    他的小曲《白蛇传》和《断桥残雪》,已经被西湖景区放进了音乐库。

    逛着公园,不时都能从音箱里听到播放。

    而第三首《法海你不懂爱》,反响更大。

    不但在杭城已经传开,甚至在其他城市的大街小巷里,也能听到有人在传唱。

    不然,你以为满坑满谷到成倍加座儿的地步,台下的观众都打哪儿来的?

    这首歌曲说不上好,但它的角度新颖,旋律上口,歌词上头。

    融合在一起,那就是好玩儿。

    不管是唱得人,还是听得人,都要被笑死了。

    今晚的现场,同样被这首歌曲推到了高潮。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当唐云风唱到副歌部分,大部分人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唱,唱完旋即转为爆笑。

    这是上头歌曲的威力。

    唐云风心里高兴,不由得自己嘀咕着。

    就这?

    要是哪一天,我把《忐忑》唱给你们听,不知道屋顶会不会被掀掉?

    当然,他知道这暂时是不可能的。

    自从师父和大爷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俩半老头,不只是来镇场那么简单。

    攒完底,唐云风在返场时穿插了一首《说书人》,为德芸书馆打广告。

    舞台不同,影响力自然不同。

    台下的观众毕竟还是以杭城人居多。

    人家愿意花一晚上的时间跑来听相声,但又有多少人愿意跑到燕京去评书呢?

    而且评书可不比相声,它得连着听才有意思。

    只是聊胜于无,所有机会都得抓住。

    至此,唐云风为参加活动准备的歌曲,全部唱完了现场版。

    返场之后,是接待粉丝、和媒体。

    终于,晚上十点刚过,唐云风杭城相声专场的演出活动全部结束。

    外人离场,后台收拾行囊。

    唐云风下得台来,不管其他,换完衣服径直来到上场口。

    郭德刚和于慊正老神在在的喝着茶。

    “师父,大爷,辛苦您二位盯了一晚上。”唐云风抱拳感激道。

    放下媳妇孩子,放下正在拍的戏,大老远的跑来,这是情分。

    于慊笑道:“爷们,拿捏得都不错。”

    “大爷,您飞了杭城,那我大娘和小思羊怎么办?”唐云风续着茶水问道。

    “小孟啊,他在家呢,这孩子机灵的很,比我还会带孩子,不会出岔子的。”

    爷俩打完招呼,郭德刚突然道:“少爷,搬把椅子,坐下吧。”

    一瞧师父这表情,唐云风知道他有话要交待。

    转眼,爷仨坐下。

    郭德刚喝了一口茶,轻声道:“你脸色差了一些,怎么样,这几天还能扛得住?”

    “还成吧,难受是有一点的,但垮下来还不至于,师父,您放心。”

    唐云风不有藏着掖着,实话实讲。

    杭城这一趟,发生了太多事情,而且不少都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当然啦,也让他对相声门的了解,更深了几分。

    这是成长的代价。

    他把《学唱歌》放到攒底的位置上,也算是特意安排的。

    说他故意恶心人也好,说他为自己挣脸也罢,反正他就这么干了。

    不服气?

    来咬我呀!

    郭德刚看了唐云风好几眼,突然意有所指道:“江湖水深,不出风头不成,太出风头也不成,你还小,得适当避一避。”

    唐云风一听便明白,这应该就是师父今晚特意过来的原因吧?

    而且这话的所包含的内容不少。

    包括巡演推迟,跨行谨慎,可能也还有些别的。

    心灵剔透,一点即通。

    唐云风知道师父这是在保护自己。

    甚至他还从话里听得出来,师父遭受过的事情,远比别人从表面上看到的要多,所以才会有“江湖水深”四字的感慨。

    良久,唐云风点头笑道:“好,我听您的。”

    避不代表退,往后瞧吧!

    看到唐云风的表情,郭德刚的脸色也松快了不少。

    还好。

    能听得进去,就代表这孩子还没飘。

    旋即,郭德刚将脚边放着的小木箱子,提起来,递给唐云风。

    “拿着吧,这是师父、师娘对你的奖励!”

    说完,他跟于慊起身离开。

    唐云风心有疑惑,掂量了两下分量,感觉箱子轻飘飘的。

    心里暗道,里头莫不会是全部装着钱吧?

    奖励到手,那还等什么?

    “咔嚓”

    只见箱子里叠放着一件齐整的大褂,大褂肩部绣着花纹。

    “刺绣大褂?”

    唐云风呢喃完,扭头一看,哪里还有长辈的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