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命苦的女儿啊,不知道是那个歹心天杀的,将我的女儿推下山坡女儿啊,你快醒醒,告诉娘是谁害了你,娘为你作主!”

    清水县大满村一个修建得普通的民屋里,传出妇人的嚎啕声,叫得那个嘶心裂肺!

    另一个男声也震响在屋头,“陈浮生呢!他跑哪里去了?”

    一个穿着粗布短打装的少年冲了进来,气呼呼的道:“大哥,刚刚听到村里的二麻子说陈浮生一早就去赶集了,现在还没回来。”

    伏在榻边嚎啕的妇人倏地站了起来,怒道:“我女儿都被人害死了,这个陈浮生还有闲情去赶集!当初就不应该将女儿嫁给他这个粗鄙的废人!”

    “娘,姐姐好像没有气了!你们快过来看看!”少女的嗓音乍然起。

    妇人和两个年轻人被吓到了!

    “大郎,你快去看看,大夫怎么还没请来,你爹的脚程慢,你去接应。”

    “娘,我马上就去。”

    姜漪早就醒着,从妇人说话开始她就醒了。

    只是屋里闹哄哄的,怪磨耳的。

    脑袋突然涌进不属于她的记忆,疼痛击得她两眼翻白。

    一口气差点岔了去!

    她穿越了。

    身体的主人是农家出身,虽贫穷,但仗着漂亮,没少在外面惹事生非,还喜欢作天作地!

    两个月前,因为跟隔壁村的村花抢个秀才,没少使诡计,结果反害了自己失了清白。

    一年前,她爹,也就是姜老汉救了个男人回村,因为重伤,有人传他不中用了。

    就是他的出现,让姜漪设害不成反被这个不举的粗鄙男人给看了身子!

    和家里争吵了一两个月,最终得被逼嫁给了他。

    男人受了重伤,治了一年才康复,但失了记忆,连名字都丢了。

    大满村的村长读过书,给他取了个名,还空出一些地划给他安身立命。

    姜漪没被谁害死,而是因为跟陈浮生吵了一架,带着愤怒去找那个秀才,看到隔壁村村花和秀才恩恩爱爱的画面,受到了刺激,自个掉下大长坡。

    梳理来龙去脉,姜漪哭笑不得。

    “漪儿,你醒了!”

    妇人惊喜道!

    姜漪睁开眼,有些茫然的看着简陋的农家屋。

    妇人穿着普通麻布衣,衣角处还打了补丁。

    头发梳得到是很光滑,脸也洗得干净,三十多岁的年纪,眼睛里闪烁着三分的精明。

    床边站着一个少年一个少女,模样有些相似,长相还算不错!

    同样穿着普通的麻布料衣服,也有几个大大小小的补丁。

    屋里陈旧,打扫得却干净。

    “姐姐,你好点了吗?”

    姜妤的声音有点瑟缩。

    孟桂芝看女儿醒来,舒了口气,“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这一身伤怎么回事,要不是有人看见你,可能就要喂大狼了!”

    孟桂芝的语气有点气急,就想知道谁害了她女儿。

    “是我自己摔的。”姜漪干巴巴的说。

    “自己能摔成这样?是不是隔壁村那个丫头找人打你下坡了?”孟桂芝眼神一利,语气加重的问。

    姜漪上世虽然有家人,但是家里也并不和睦,因为她后来的身份特殊,几乎就跟家里脱离了。

    到死,那个世界的家人也不会找自己吧,即便她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

    莫名的感到一阵悲凉。

    “说话啊,是不是那个丫头害你!”

    孟桂芝在大满村可是出了名的厉害,眼睛一瞪,竟也有几分锐利之色。

    “真是我自个摔的。”

    姜漪话刚落,站在那里的少年就忍不住愤然出声:“二姐,你还在为那个酸秀才说话,肯定是他们二人联合起来对你下了毒手!看我饶不了他们!”

    虽然此事也确实是与那两人有关,却是原身自个作死。

    “就你这瘦胳膊瘦腿的还能怎么着别人?我说不是别人害的就不是,你们还非得我说是他们俩干出来的好事才觉得舒坦?”

    姜漪从醒来就听这叽叽喳喳声,吵死了!

    少年姜霖被她的话震得一愣又一愣。

    她做事向来就荒唐,偏生得好,旁人多指责她几句都没办法下嘴。

    “我歇会,暂时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丢出一句话,姜漪就拉被子躺下。

    屋里的三人面面相觑一眼,都退到了外边。

    “娘,我看二姐生龙活虎的,一看就没事了!”

    “你去拦一拦你大哥和你爹,”孟桂芝气恼不已。

    她怎么就养出这样一个女儿!

    不过,也是由于姜漪这张脸,平常时给家里头行了不少的方便。

    也算是得了利!

    否则以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怎么可能会对作死的姜漪这般好声好气?

    沉睡没过多久,姜漪又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陈浮生,我们姜家好吃好喝的供你一年,为了治你这一身伤,还把家底都搭了进去,那几头小猪仔都变卖了给你买药。结果你是怎么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的?沾污漪儿的名声,让我们老姜家被人戳着脊梁骨笑!漪儿出事你是不是觉得庆幸?想要让她死了你就可以脱身了!”

    又是孟桂芝尖利的骂声!

    姜漪嫁给陈浮生之前名声就臭,要不是因为这点恩情,再貌美也怕娶回家供着。

    “娘,浮生也不知道这事,现在知道了就过来接二妹回家了。”

    家中长子姜平站出来替妹夫说句话。

    原先他们也气陈浮生,了解到来龙去脉,他们也不好责怪陈浮生。

    说起真相来,他们觉得丢脸!

    姜漪从陈浮生那里拿了辛辛苦苦赚来的银钱,全部送给了大满村王秀才花用。

    被发现了就和陈浮生大吵一架。

    孟桂芝心里骂女儿蠢货,嘴里骂着陈浮生。

    足足十两银子啊!

    本该是要送到她手中的,却被这个愚蠢的女儿白送给了王秀才,没有立字据,没有见证人,口头无凭想要拿回来,难!

    “要不是他将到手的银钱给了漪儿,会发生这种事?”

    孟桂芝就认定大错在陈浮生身上!

    陈浮生被丈母娘指着鼻子骂,也没吭一声。

    姜平看看都替陈浮生觉得委屈。

    “好了,妤儿,你去看看你姐姐醒了没有。醒来无碍就跟浮生回家去,既然已经是夫妻,以后就要好好过日子。”

    一家之主姜良人如其名,是个心善的,说白了就是性子软!

    想起姜老汉救人的事,孟桂芝就来气,“要不是你救了这个人回来,家里会弄成这样!”

    姜良皱眉看了眼自己的婆娘,想要说什么终究是没说,转身对人高马大的年轻男人道:“你进去看看吧,人醒了就带回去,别在这里养让外边的人知道了。”

    “知道又怎么了?他早已经败坏了咱们家名声,还有什么好遮掩的。”

    孟桂芝嘴巴又不饶人了。

    姜良一瞪眼,“行了,你少说两句,是嫌外面的人听不见是吧。”

    “岳父,岳母,我进去看看。”

    年轻人的嗓音浑厚,男性气息极重!

    姜漪听到进门的脚步声已经坐了起来。

    一堵黑影罩了进来,姜漪抬头看到逆光中的大块头,愣住了。

    好高!

    眼神比一般人要深邃很多。

    面相看上去也有点凶狠!

    加上他这体形,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就有种无形的威压迫来!

    有一米九几吧!

    姜漪眨了眨眼,一时找不到话对他说。

    这位就是自己在这里的便宜夫君?

    下意识低头看自己细胳膊细腿的,被他两根手指一捏就碎了吧。

    没等他们说上话,孟桂芝就挤了进来,脸色不善的问:“漪儿你老实说,你给王秀才银子的时候,有没有旁人在或留下什么字据?”

    姜漪视线从便宜夫君身上移开,听到孟桂芝的话,姜漪就搜到了一些记忆,嘴角一抽。

    原主脑子有坑吧!

    作到这种地步,也没谁了。

    她都替原主感到脸红!

    “好像没有”虽是原主惹的祸,面对孟桂芝的逼问,气势上还是弱了好几分。

    “什么!你这个不孝女!十两银子啊,那可是十两银子,你怎么说给就给,看一个王秀才把你迷得五迷三道的!我孟桂芝怎么就生了你个傻女儿!”

    姜良拦住了婆娘,对陈浮生使眼色。

    让他赶紧将姜漪带走!

    “我打死你这个败家孽障!十两银啊,足足十两银啊!别拦着我,让我打死这孽障!”

    孟桂芝痛心疾首的干嚎着!

    恨不得揪住姜漪就地甩打!

    高大的身影压了过来,无声的看着她,连碰都赚弃碰她。

    就用眼神扶她起来。

    姜漪没办法,她这个泼辣的娘已经开始发飙了。

    先走为上策!

    滑下了榻,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立即绕过骂得欢的孟桂芝,大步往外走。

    家里兄弟姐妹听后也觉得黑脸。

    他们是有多倒霉才会摊上这样的“姐姐”“妹妹”啊!

    出院门,姜漪视线往前一扫,浑身一僵。

    隔得不是很远的邻居们都在往这边探头探脑,碰到她的眼神撇撇嘴就移开。

    姜漪嘴角一抽!

    她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尴尬!

    突然想起自己的便宜夫君,转身要跟他说点什么,然而这位一米九几的大块头只给她一个魁梧的背影,连看她一眼都不稀罕!

    想想也是能理解,换成是她被戴了绿帽子,又伤了身体不举,妻子还作天作地,是个人都忍不了,受不住。

    无视她已经算很客气了!

    原主人设就是这样,想要扭转,也得花一定的时间!

    “哟!你们夫妻俩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

    跟着陈浮生走没多远,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溪边传来,姜漪转身就看到站在溪边的妇人笑眯眯的打量着他们小夫妻俩。

    记忆里立即跳出几个画面来。

    “王婶。”

    眼前穿着花布衣裳的妇人,正是原主青梅竹马王秀才的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