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怎么今个儿见着了王婶就走了?”

    王婶看他们要走,又阴阳怪气的出声。

    姜漪奇怪的看了过来,“王婶是有什么事吗?”

    王婶心里咦了一声,不由打量起姜漪。

    以往姜漪看到自己恨不得凑到跟前巴结,怎么一天没见,就变了态度?

    “你家里闹腾得厉害,婶儿呢从田里回来路过你们家门前,听乡里乡亲说你摔着了,婶儿看你生龙活虎的不像是摔着的人。乡里乡亲就喜欢嚼舌根,婶儿也不在这儿多待了,我们家书文这会儿也从学堂那边回家了,赶着回去给他做饭呢!”

    提到这个能读书的儿子,王婶满脸的骄傲。

    走时还瞥了眼站在姜漪身边的大傻个。

    陈浮生是失忆了,可他还没丢了智商!

    王婶故意说这些话,就是要破坏他们夫妻感情!

    整个清水县的人都知道,姜漪曾经追王秀才追得猛烈,走哪跟哪。

    姜漪只是抽抽嘴角,没打算理会过来看热闹的王婶。

    回头,身边的人已经走出了好远,看背影,似乎生气了。

    姜漪就尴尬了!

    突然多了个丈夫,还是这种情况,怎么破啊!

    “那个等等我”

    姜漪也不知道叫他什么。

    记忆里,原主叫他废物。

    姜老汉对陈浮生有救命恩情,又欠了姜家这么多,陈浮生也不会拿姜漪怎么样,所以原主才会在他面前这么肆无忌惮。

    作天作地的闹腾!

    陈浮生是外来户,村长分给他建房的地方不大,两间泥屋,一间厨房一间卧室。

    旁边还一块小篱笆,圈养着三四只鸡。

    屋里很简陋,一桌一榻,卧室有半隔的墙,是区分卧室和餐厅的。

    环境对于任何一个现代人而言都显得太过寒酸了!

    陈浮生一路一声不吭,进了屋也是闷不吭声。

    看他进了旁边的厨房,姜漪就进卧室转转。

    真的除一张榻,也只有两个小箱子,里面装着两人的衣物。

    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根本就没有办法买几件衣裳,打开箱子,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四套衣物。

    两套夏秋,两套冬季。

    上面都有补丁!

    正临盛夏,床榻上也只有两个枕头和一张薄薄的被子。

    姜漪扫了眼就收回,走到小窗边推了撑窗的木棍,撑着往上翻的窗。

    外面的风吹进来,凉爽了很多!

    他们住的地方面临一片绿油油的田野,再远一些就是高山彩云!

    耳边充斥着虫鸣叫声!

    近处人家炊烟袅袅,田园人间,不过如此吧!

    姜漪感觉很不真实!

    没会儿。

    陈浮生高大的身躯就挡住了门,姜漪猛地回神,转身看到他走进来,手里端着两小碟菜。

    姜漪用鼻子一闻!

    好香!

    她刚才失神于眼前田间景致,一时没注意到已经入夜了。

    屋里很暗。

    陈浮生放下了小菜,点了灯,屋里就立即亮了起来。

    姜漪尴尬的站在旁边,有点束手无策。

    “那个”

    “吃饭吧。”

    陈浮生终于开了口。

    姜漪迎上陈浮生深黑的眼瞳,到嘴的话就咽了回去。

    算了!

    还是先吃饭吧。

    她有点饿,坐下来时也没客气,拿筷就吃。

    陈浮生也没说什么,默默的吃着。

    两人的气氛不尴不尬。

    菜式很简单,一个青菜一个鸡肉。

    虽简单,姜漪吃得却很香!

    没想到这大个子炒菜还有一手!

    “碗我来洗吧,”刚吃完,姜漪看他伸手收筷,赶紧起身夺过。

    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他像是碰到了什么恶心东西,倏地收手!

    眼神有些不快的看她。

    怎,怎么了?

    陈浮生有点生冷道:“不用。”

    利落的收拾干净,又进厨房忙活了。

    留下姜漪在这里尴尬又好笑。

    算了,她看看有没有其他能是自己做的事。

    结束她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能做的事,无语的坐到榻上发呆。

    陈浮生又突然出现,只是这次手里抱着是一口大桶!

    桶里装满了水,稳稳当当的抱进来放到她面前。

    姜漪眨了眨眼。

    壮士!好臂力!

    “买衣服的钱你给了王秀才,我明天就去退了定做的衣服。”

    语气生硬。

    姜漪嘴角要浮起的笑僵住了,尴尬得要死,明明是原主做的蠢事,为什么她会觉得没脸面对这个男人?“我,我下次不会这么做了。”

    陈浮生挑了下眉,压根不信她,“随你。洗好了再叫我。”

    “那个!”

    陈浮生面无表情的回头盯她。

    姜漪皮笑肉不笑,“谢谢啊。”

    陈浮生眸中闪过一丝怪异,但只是一瞬间,转身就走。

    木门一掩,姜漪立即脱了衣服进了浴桶!

    真舒服!

    姜漪发出一阵享受的声音!

    她没忘记还有一个陈浮生,赶紧洗好了穿衣。

    衣服样式并不复杂,折腾两下就弄会了。

    “陈浮生。”

    她出门没看到人,叫了一声。

    陈浮生突然从前面冒了出来,脸还是那张凶巴巴的脸,身形魁梧。

    她这个小姑娘站在他面前,不够他一巴掌招呼!

    要换了别人,早就怕死了他这凶巴巴模样。

    “我洗好了。”

    陈浮生看也没看她,错过她身边进屋,轻轻松松的就抬起大桶的水出去了。

    “力气真大。”

    转身回屋看到那张榻,姜漪就想到了一个头疼的问题。

    晚上怎么睡?

    陈浮生洗得很快,回来时,只看到他头发丝沾了点水。

    身上穿着另一套灰色的粗布衣。

    农家人到底不能像富贵人家那样能有几件睡衣,所以入睡时也穿着白天里的衣服。

    “今天的事,要谈谈吗?”

    姜漪占了原主的身体,原主做的事,自己也要承担一点。

    陈浮生又是冷硬的道:“不用。夜了,我吹灯了。”

    “那谢谢啊。”

    姜漪除了说谢谢,就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了。

    换成现代的自己,哪里有这种尴尬。

    原因是在于,这个人跟自己的关系是夫妻!

    所以才会有这种尴尬出现。

    陈浮生皱了下眉,吹了灯就关门出去。

    姜漪足足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开门出去,已经没了陈浮生的身影。

    他去哪?

    姜漪被摔了,身上虽没有那种疼痛,可躺在榻里,就觉得浑身都累得很。

    本以为会失眠,可她这一觉却睡得很香。

    睁开眼已经天大亮,不远处传来劳作的声音。

    姜漪瞬间就清醒了。

    太阳光照射进窗,这世界没有表钟,根本就不知道几点了。

    但看这太阳光,大概就在八九点之间。

    她赶紧爬起来,按照记忆寻找着洗漱的东西。

    平常时姜漪都起得晚,所以外面的人也都习惯了,就连陈浮生也没喊醒她。

    简单的洗漱好,进到厨房看到放在锅里热着的早餐,是两个馒头,粗粮做出来的馒头,样子并不太好看。

    姜漪看着这热腾腾的馒头,想到忙前忙后的大个子,脸皮突然有点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