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至于一库酱一想到那个孩子的声音也是非常细腻的。

    生田爸爸心中更疑惑了,要怪就怪刚才那道声音出现的太突然,又十分诡异的消失。

    带着这样乱糟糟的想法,生田爸爸披上睡衣下了床,直接打开了门探出头“我说,你们两个”

    只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傻眼了。

    地板上,生田绘梨花全程趴在生驹里奈的身上,一个人扶着对方的肩膀,一个人环住对方的腰肢。

    很显然是经过了一场非常猛烈的玩耍,两个小屁孩身上的衣服还有头发都乱糟糟的。

    “你们”

    生田爸爸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女儿脸蛋红扑扑的样子,颤抖的抬起手,指尖忽上忽下。

    “我们”

    生驹里奈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腿,腰肢,还有手。

    生田绘梨花低头看着在自己放在生驹里奈胸脯前的手掌,更是本能的动了一下。

    咦?还有点软软的,不是平板耶。

    我要不要打开这层阻碍好好研究研究?

    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吧。

    女孩猛地抬起头,看到自己老爸那越瞪越大的眼睛“哦都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吗?”生田爸爸靠在墙边,双手抱胸,像是在说“你们接着演”,蜜汁般的微笑不断的在两个女孩的身上来回走动。

    哎,说起来自己刚才要是晚一点出来的话,说不定这会儿都直接跳过一垒直接本垒打了。

    难怪一库塔和一库马最近感情极速升温,怕是以前这种事情没少做吧?生田爸爸摸着下巴思索着。

    当然,想归想,作为父亲生田爸爸觉得还是要给女儿留点面子的。

    “你们两个真的没有做什么?”

    “当然没有。”生田绘梨花本想要好好的解释,可看到自己父亲那完全是恨不得发生点什么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库马酱觉得自己的豆芽有长大的趋势,让我帮忙确认下。”

    正安静的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生驹里奈听到这话,很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刚想开口反驳就被从旁边伸来的手捂住了嘴巴。

    “哦都桑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

    “你这样解释反而越描越黑好吧。”

    生田爸爸啧着嘴巴,不过他也算是见过了大风大浪,作为父亲要说对自己女儿的性格没点了解,那也是不像话。

    这思路一瞬了,再看两人慌忙从地上起来,乖巧的盘腿坐下的样子,大概明白了就是女孩子之间没什么营养的打闹。

    “吃完了就把这些餐快丢到厨房,明早你妈妈会收拾。”

    打了个哈欠,生田爸爸又对着生驹里奈说道。

    “一库马酱,现在太晚了不如你晚上就在这里睡吧,你父母那边我回打电话招呼一声的。”

    “好的,麻烦生田叔叔了。”

    生驹里奈倒是没什么意见,她这次出来之前跟父母说明原因的时候,就多多少少猜到了未来会发生这样的结局。

    不过,刚才那一幕好丢人啊。

    “都怪你,没事非要对我挠痒痒,害的叔叔还看到了那样的画面。”

    浴室里,生驹里奈和生田绘梨花并排站着刷牙,沙沙的声音,听的久了都会有股困意在身上席卷。

    “还好刚才我反应的快,不然这里都会被你抓出痕印了。”

    说着生驹里奈掠起肚皮前的衣服,指着那里红红的一片。

    这个行为却让生田绘梨花眨着眼睛看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在上面揩了一把油。

    “我说,看你这黑不溜秋的,没想到皮肤这么光滑,这小细腰啧啧啧”

    “我怀疑一库酱你上辈子一定是个色大叔,所以这辈子才完全没有一点女生的样子。”

    拍开生田绘梨花的小手,生驹里奈继续刷牙“不过下次一库酱你能不能控制好自己啊,我也是要形象的好嘛,万一传到我爷爷那里,回去肯定又是一顿训斥。”

    “放心,我哦都桑可不是那种大嘴巴。”

    生田绘梨花拍着胸脯“万一你爷爷揍你了,你可以跟我说,我去帮你求情,哼哼”

    生田绘梨花大人出马,还有无法摆平的事情吗?女孩蜜汁自信的脑补着某些不健康的场景。

    “不过,你这么怕痒痒,腰部还这么敏感,难怪以前尼酱抱你的时候你那张脸红的像猴子的屁股一样。”

    “哎?”

    生驹里奈一呆,激动的吐沫四溅“不是说好了不准提那种事吗?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把你趁尼酱睡觉的时候摸他胸肌这件事抖除去?”

    “嗯?你敢!摸胸肌的事情没你的份?你可是摸的比我还过分!”

    “来就来!单挑!”

    浴室外,一个模糊的黑影看着两人斗嘴的样子,无奈的摇着头“哎真是幼稚,我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要把这孩子送到德川公馆那里,让德川桑好好的驯养一下了。”

    生驹爸爸严肃的想着,毕竟要从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可以轻松制服自己女儿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你见过见到某人就立刻装起淑女的生田绘梨花吗?

    你见过谁一个眼神丢过去生田绘梨花就立刻安静下来吗?

    你见过谁带她出去疯狂玩几个小时,回来之后就啥也不说直接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吗?

    没错,这些都是德川义信曾经干过的事情。

    一向拿自己女儿没办法的生田夫妇,每次看到生田绘梨花在德川义信面前都乖巧无比的样子,甚至动过“如果不是年龄差太大了,他们两个结婚了婚后生活一定很有趣”的荒唐念头。

    刷牙中的生田绘梨花突然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了一眼浴室的天花板。

    “怎么了一库酱?”生驹里奈停下刷牙的动作,含糊不清的问道。

    “我在确认一下家里的中央空调是不是开了。”生田绘梨花将快要流出嘴唇的泡沫用力的吸了回去“刚才还觉得后脑袋凉飕飕的。”

    “凉飕飕的?”生驹里奈悄悄的靠近生田绘梨花的娇躯,低声道“一库酱,你家厕所不会是住过鬼吧?”

    “厕所里住鬼?你不会是老港片看多了吧?”生田绘梨花闻言鄙夷道“早就跟你说了,小小年纪不要看尼酱推荐的那些港产鬼片,什么鬼从洗手池的水槽里出来,什么从马桶里探出头,好没营养的说。”

    “一库酱你不要说我,是谁上次和我一起看《山村老尸》的时候吓得拿尼酱送我的假面骑士周边把电视机砍破了?论害怕你可比我还要过分。

    “谁谁谁害怕了!”

    漱口,放下牙刷和杯子,生田绘梨花目光喷火“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会害怕?我那分明是觉得那电影画质太差了,而且女鬼的妆什么都太老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