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隔着房门,还能听到外面时不时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在她的强制要求下,生田绘梨花很不开心的拿着换洗的衣物去洗澡。

    虽然按照女孩一开始的猜想,两人其实来一场充满爱的鸳鸯浴的。

    生驹里奈细细的算了下,这似乎是自己上京之后和生田绘梨花呆在一起,两人的身边第一次缺少那个人存在。

    不管是什么时候,德川义信再忙也会为了陪她们挤出一点时间。

    长则去德川家产业里的游乐园玩一圈,短则三个人去吃一顿烤肉。

    生田绘梨花有些时候虽然表现出“蛮不讲理”,但当真是涉及到德川义信工作方面的事情,女孩还是会表现出懂事的样子。

    最多再劝他“不要忙碌到太晚,早点休息”之类的。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生驹里奈叹息了一句,扯了扯有些乱糟糟的被褥。

    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虽然过的快,但至少期间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而没了他,这接下来的一分一秒都无聊的倍感煎熬。

    就仿佛,在家里开着电视,电视里播放着有意思的综艺影视剧,自己却在玩着手机。

    打开电脑进入主界面,结果自己却一连发呆很久。

    对于眼前的生活,个人时间有股无从下手的感觉。

    “好烦听说尼酱最近越来越频繁的被安排和不同出身的女孩子见面了。

    哦都桑说德川家族已经表明不会干预他的婚姻大事结果还是去帮他介绍各种漂亮女孩子,让他自己选择。”

    站在女孩的角度,既然不会干预那就什么都不要做才是最理想的。

    但以她这些年吃过的饭怎可能会和德川恒孝那些老一辈见过大风大浪的相比。

    论玩文字游戏和心口不一的手段,没有积累足够的个人资本的晚辈,稍有不慎就只会被家中长辈牵着走,还不能反抗。

    “不会强迫,但不代表不会引导,这种情况在普通人身上都会存在,有的人他的父母表面上说不催孩子谈恋爱,但到了一定的时候还是会比任何人都着急。

    德川家的每一个人出生就被灌输了‘家族的利益高于个人’的观念,你看看义直君义丰君就知道了。

    一个是政治联姻,一个是政治联姻的基础上恰好对方又是自己喜欢的人。

    到了义信君这,凭借着他把GoldenCity打理的井井有条,并赢得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的尊敬,谁到了那里都不敢惹事。

    就冲这些,德川家许诺不会强制操控他去和某个家族的女孩结婚,已经是难能可贵的让步了。”

    想着爷爷曾经对自己吐露过的看法,生驹里奈突然对自己未来的婚姻产生了担忧。

    大家族出身的人,向来从诞临之始就因身份问题被赋予不平凡的起点。

    再加上从她认识对方开始,德川义信就已经凭借着自己的手段让GoldenCity的利润,自他接手起每年都的收益从个位数的百分比递增到了稳定在十个点到十五个点不等。

    到现在,他已经是身价不菲的顶流了。

    天知道期间多少个出身华族或者一般商人家族的女孩,企图接近他转而把目标放在她们两个人身上。

    起码从她们嘴里知道的一些他的喜好,总比那些捕风捉影,听起来个别很夸张的要真实。

    这样听起来也没啥毛病,毕竟真要说起来,她们这两个妹妹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总和,已经足以引起很多人的重视了。

    譬如:那个家族里多数人都在参政,喜欢骑马的菅井大小姐

    以品牌家具在全国出名的,和德川家老一辈交好,双方一直延续合作到至今的关家具家族的関有美子

    听欧卡桑(妈妈)说,这位是和菅井友香一同被家族里的长辈,属意去竞争德川将军家第三男的未婚妻的人选。

    不过因为各种原因,関有美子的存在感和在东京华族圈子的知名度,并没有菅井友香积攒的那么高。

    相比起菅井友香这些年光明正大的搬入德川公馆附近,时而上门拜访。

    関有美子因为年纪的原因,一直待在福冈读书,并学习贵族礼仪,为将来正式上京面见德川将军家做准备。

    虽然和德川义信并没有见过面,但欧卡桑说那个女孩从长辈们的嘴里,还是新闻上听说了很多德川义信的传闻。

    加上从小被洗脑般的灌输某种观念,已经打心底的认可了对方。

    于是,在08年春节的时候,関有美子以関大小姐的名义送去了可以把德川公馆里里外外全更换一遍的高端家具。

    并附带轻井泽,福冈两处各一套豪华别墅,一艘游轮到德川公馆,为德川义信庆祝成人礼的到来。

    德川义信本人并不知晓这些,他的成人礼仪式是在东照神宫进行,操办的负责人是他母亲美智子。

    関有美子这件事在当时的华族名媛圈子引起了小轰动,直接造成了自那之后菅井友香深受刺激,出入德川公馆的频率,从原本的一周一次变成了一周三次。

    这样的人,自身的威胁程度一点都不逊色菅井友香要是一库酱知道了,会不会炸?

    暗地里有一个比她小一岁的大小姐在福冈虎视眈眈她的尼酱

    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子,生驹里奈双手捧着下巴。

    有些时候自己都羡慕生田绘梨花那时时刻刻都充满热情战斗力的样子。

    不对!我担心这些做什么?我又不参与未婚妻人选的竞争。

    生驹里奈用力摇了摇头,用力的揪了两根头发放在枕头边上。

    稍微长一点的是菅井友香,第二根是関有美子。

    除了她们两个,还有其他人吧?

    女孩挠了挠头,还有出身爱知县家里依靠着德川家发迹的松井家族。

    近些年与德川义信,还有她们两个关系不错的松井玲奈

    生驹里奈对她最强烈的印象就是能面不改色的吃辣,然后一直打嗝。

    还有在东京开设金石店的中元家,作为每年都为德川家筹备重大晚宴和仪式提供首饰的商家。

    听说那家的父母也有意向想要把自己的女儿推荐给德川家,以此来加深晚辈们之间的友好情谊

    也不知道她们是从哪里听到的传闻,说德川宗家的第三男似乎很喜欢认妹妹?

    这些年大家都知道德川义信一直是单身,从未见他有带过任何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女性出席公开场合,或是私下相伴。

    但却有不少人看到他总是陪一些小女孩进出家族旗下的烤肉店,电玩城,游乐场。

    好头疼啊

    一库酱说的没错,我们要防备的人太多了。

    因为连她们都无法辨明谁会在不愿的将来,突然变成了竞争对手。

    “尼酱现在在忙吗?”

    半个胳膊撑着身躯起来,生驹里奈侧耳听了一下外面还隐隐响着的水声还有歌声。

    知道生田绘梨花多半又是在浴室里唱歌玩着小黄鸭了,便偷偷的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德川义信发了条短信过去。

    退出短信界面,被设为屏保壁纸的那张照片好似具有一种魔力一般,让女孩久久的注视着,舍不得移开。

    若是屏幕漆黑了,她就动一动手指,让屏幕再亮起来。

    这个小动作反反复复,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被她干了太多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