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有听说过按摩可以的,有听说过喝豆乳,木瓜汁可以的.

    可吃苹果丰胸?生驹里奈表示自己过去这十几年吃下的苹果如果真有那个效果的话,那她现在起码也是胸模的水准了。

    “她说她就是一直补充营养才有效果,我总要试试的喽。”

    生田绘梨花变戏法的从身后摸出了一颗苹果“呐给你准备的,我对你好吧??”

    还真的有?

    生驹里奈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接过吃了一口“算你还有点良心”。

    不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女孩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所以你刚刚是在看什么呢?”

    掀开被褥,躺下,之后一只手将身上的浴巾解开。

    Biu~~~

    生驹里奈看着被生田绘梨花丢到角落里的白色浴巾,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不过,好歹这是人家的房间,她这个外来人也不好说什么。

    于是女孩给对方让出了一些空间“一库酱你又不穿内搭睡觉啊?这样真的好吗?”

    “穿内搭睡觉才是不舒服哎,而且不利于这里的发育。”

    稍稍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生田绘梨花滋着一口白牙“我说,一库马酱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我们之间可是连镜子都磨过的程度,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穿着衣服不太好吧。”

    天知道洗过澡的生驹里奈还把自己裹的跟毛毛虫一样,完全看不到里面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小可爱,生田太君表示很不开心。

    和花姑娘同床共枕了,等吃完手里的睡觉关了灯就可以好好的来一次“呦西大战”了,结果对方比自己还保守。

    武家的人都是这样的吗?一瞬间,德川义信的身影在女孩的脑海里闪过。

    这一对比,生田绘梨花看向生驹里奈的目光,就变得绿油油了起来。

    “嗯?你想干嘛?”

    女孩抓着被褥用力向着床拐角挪了几下,一副警惕表情的看着对方。

    “我可跟你说啊,想要扒光我,门都没有。

    你最好收敛些哦,不然的话,路飞桑的橡胶拳法我可以考虑考虑给你来一次真人表演。”

    “喂喂喂,你国语没学好是不是,女生之间正常的脱衣服睡觉的事情,能叫扒光吗?说的好像我是小色女一样。”

    你就是小色女

    生驹里奈默默的吐槽着,自从两人认识并且渐渐熟悉起来之后,这姐妹就十分热情的邀请她一起洗澡。

    本来很正常的事情可在更换衣服的时候,女孩直接被生田绘梨花两手握拳,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模样给吓到了。

    然后

    刚准备解开衣服的她就不吭声的抱着新衣服走出了浴室,反手把生田绘梨花锁在了里面。

    关系好的姐妹为了表示对彼此隐私生活的尊重,还是分开洗比较好。

    “你脱不脱?”

    半晌之后,生田绘梨花揪着生驹里奈脖子以下的被褥,拼了命的向外扯,那宛如电灯泡的双眼,足以证明女孩在使出很大的力气。

    “一库马酱,你就脱了呗,别这么害羞”

    “不脱!打死我都不脱!”

    生驹里奈咬着牙,上帝保佑,要是真被一库酱看到她那比平板还要平板,没有一点肉只有骨架的身材,一定会大肆嘲讽她的。

    嗯,至少在自己过了发育期之前,不能把这个短板暴露在她的眼皮下。

    不然的话指不定自己哪天就突然听到其他人对自己发来的调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生驹里奈这要死磕到底的样子激发出了生田绘梨花体内的黑暗属性,对方反抗的越是强烈,她就异常的兴奋。

    “一库马酱你好歹也是女孩子吧?既然是女孩子这么怕被我看到干吗?

    难道你之前一声不响的跑泰国做了变性手术,身上长的不该长的东西?”

    “不不该长的东西”生驹里奈身躯一颤,罕见的红起了脸。

    “你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呢”

    “所以喽,既然没长的话,那就让本大爷好好的看一眼吧。”

    好不容易掰开了一个小缝隙,生田绘梨花仰着脖子,努力的把眼睛睁到最大。

    “就一眼,就让我看一眼就好,我真的太好奇一库马酱你是比我强还是不如我。”

    “比你强又怎么样,不如你又怎么样?一库酱你的追求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打击我吗?”

    生驹里奈欲哭无泪“你再这样,我明天就去找尼酱告状,后果你明白的哦。”

    女孩这话刚说完,生田绘梨花仿佛老鼠遇到猫一样,快速的松开了手。

    “切~~真是没劲,要不是因为担心尼酱会生气,你今晚注定哼哼”

    还真有效啊,早知道就用这个了。

    心中大定的生驹里奈此刻硬气了许多,指着生田绘梨花“我看你就是怕尼酱打你屁股。”

    “打屁股怎么了?这是作为一个兄长对妹妹爱意的体现。”

    提到自己的黑历史,生田绘梨花不仅不觉得羞耻,还很得意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屁股。

    “你有被尼酱打过屁股吗?没有吧?

    这恰恰可以说明,我们两个在尼酱那里得到的待遇和关怀,是有差别的。”

    哎说起来,被尼酱打屁股,似乎意外的不错呢。

    生田绘梨花一脸憧憬“打是亲,骂是爱,这是尼酱说的。”

    我怎么觉得一库酱是有一点那啥倾向的?

    生驹里奈抽搐着嘴角,什么叫她人面前疯疯癫癫,情人面前秒变软绵绵?

    心里的认同感和服从感真的很重要啊若不是一库酱对尼酱从不设防,换做一般的异性打一下屁股试试?以生田绘梨花的性格铁定会暴起和对方拼命。

    但此前每次被德川义信修理一顿之后,生田绘梨花所呈现出的也不过是撅着嘴巴站在一边,有些时候反而比之前更粘对方了。

    不过,要是自己也被打屁股呢

    这个想法刚刚掠过,生驹里奈摇着头,总感觉自己被这只霸王花带上了歪路。

    “我看你分明是想要占尼酱的便宜。”

    本以为以对方的脾性会反驳,结果生田绘梨花只是斜着眼看着她“难道你不想?”

    “我”生驹里奈顿时噎住。

    不对我为什么说不出话来了?正常来说不是该开口反驳一下吗?

    “承认了吧,反正我不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看着已经被自己啃完的苹果,生田绘梨花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靠着床头坐着。

    即使自己身上不着衣衫,可面对同样是女生的生驹里奈,她也没啥好害羞的,就抱着双腿,一边给脚趾挠痒痒一边说道。

    “我呢本来性格就是这样,在陌生人面前安安静静,或者说谁都是如此。

    只有面对最熟悉的人的时候,才会放下所有的防备。

    不管是打屁股也好,还是其他怎样,我都是在用属于我的方式来增强自己在尼酱那里的存在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