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种话私下说说就好,当着外人的面可不能这么说哦一库酱”

    “知道啦,我又不傻。”

    “你不是傻,你是管不住嘴巴。”

    生驹里奈毫不留情的拽着生田绘梨花的脸左右撕扯,女孩颇有肉感的脸颊随着她双手的动作像海绵垫一样,不断变形。

    “生田喇叭花的光辉事迹不用我一个一个说出来了吧?”

    “哎疼疼”

    片刻之后,生田绘梨花揉着脸颊“我的脸很好玩吗?捏就算了还这么用力。

    万一坏了本花花如花似玉的美貌你可是要负责的。”

    “说的好像你的美貌就能够吸引男生一样。”

    生驹里奈暗自“嘁”了一声“说起来,从我们认识尼酱到现在,接近他的女生真的各种各样的都有,但是尼酱始终都没有正眼瞧她们,一库酱你就不好奇,尼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类型的吗?”

    “现在不知道,不过以前嘛尼酱不就是喜欢石原里美那一类吗?

    有点?腹黑+小色气?

    但是自从除了那件事之后,好像就再也没见尼酱有对任何女生有过好脸色了。

    哦,除了我们几个。”

    生田绘梨花躺在床上,两脚抬起朝着天学起了兔子蹬鹰。

    “至于关于你说的,尼酱到底喜欢什么样类型的女生,这件事我当然好奇过啊。

    但是作为妹妹我更知道,一旦在尼酱的面前提到这个问题,就等于去变相的揭开石原里美带给他的伤痛,欧卡桑经常跟我说男人对面子极为看重,如果你不想被他彻底的恨上的话,就不要去做伤及他脸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有些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论好奇心,生田绘梨花自认为是谁都比不了的,但比起好奇她更清楚这样的问题是要分场合和人的。

    况且,不管对方喜欢怎样的女生,起码有个事实女孩能看的清楚。

    那就是这些年不断出现在德川义信周围的那些女人,有漂亮的,也有家境不错温婉尔雅的,但抛开每个人都多多少少的会在他的面前去摆出有涵养的样子。

    细算起来,能够让她们所认可,有资格成为未来嫂子的一个都没有。

    归根结底,双方从一开始就是带着“交易”的性质在内的。

    相亲之所以比不上正经的男女恋爱关系,就是因为缺少了普通男女之间的从最初的陌生,到意气相投,到经历了大小事彼此观念上的对味,相互吸引最终走到一起。

    它是省略了这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直接跨越到把择偶观念,家庭背景,个人收入,未来发展等因素放在桌面上给对方看。

    先结婚,后培养感情的很多,因在一起生活之后分开的例子数不胜数,多数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性格不合。

    快刀斩乱麻,涉及到了婚姻,崩坏的原因,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因为缺乏真心。

    双方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不是单纯的我被你吸引了,我认为你会是和我一起过完后半生的人,所以想和你结婚。

    以这个观念作为审视的标准,就不难看出,那些女生接近德川义信,每一个人都是带着令人讨厌的现实因素。

    哪怕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也是建立在他原本就拥有的身份,资产这些条件上的。

    和帅哥美女在一起,他(她)无趣的样子也会觉得很有趣,他(她)唱歌走调,厨艺糟糕也会觉得很可爱。

    和有钱人在一起,自己会少奋斗很多年,麻雀变凤凰。

    他长的帅不帅都不重要,当然,如果好看那就更好了。

    作为旁观者,连一向在熟人面前大大咧咧的生田绘梨花都明白这个道理,就更不要说生驹里奈了,只不过两人的表现方式不同。

    过去生田绘梨花曾经有过想要跟德川家的长辈说清楚。

    但奈何在终身大事的问题上,能够听得进晚辈的话的长辈,注定是稀有品种。

    再加上她一个小屁孩不管说出多么成熟的观念,在大人的眼里也会被一笑置之。

    大人,任何时候都是不会把一个小孩视为和自己一个阶梯上的。

    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他们是大人,小孩就只是小孩。

    “这话听得好有道理,好惊讶一库酱你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生驹里奈呆呆的看着对方,她忽然觉得这一刻的生田绘梨花好像心理年龄直接飙升二十岁。

    和以前那没心没肺,好吃,动不动就火气上升的她完全两个样。

    然而

    “当然不是,这是我欧卡桑对我说的,我只是完全复述一遍。”

    女孩咧着一口白牙,尤为得意。

    生驹里奈哪里知道,当初女孩听完这段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昏昏欲睡了。

    在当时完全不能理解深刻,现在也还是似懂非懂的,但神奇的是在这些话她竟然完整的记了下来。

    生田绘梨花被自己超强的记忆力感动到了。

    莫非我真的是天才?女孩陶醉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中。

    “这就是你一边拉着我口口声声说要警惕某些人把尼酱勾引走,又一边故作成熟想要当个让尼酱省心的妹妹说着大道理的理由?”

    生驹里奈抓住生田绘梨花乱动的小脚按住“别蹬了,我都快看晕了。”

    “每个人不都是会经历这种自相矛盾的时期吗?就像之前我一身热情的说要守护好尼酱不被某些人勾引走,可现在一想我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了。”

    “怎么说?”生驹里奈眼睛微微晃了晃,夜里十点之后的生田绘梨花不光精神十足,连思维都非常的跳跃,好像一会儿幼稚偏执为一体,一会儿又成熟可靠的吓人。

    “臭鱼烂虾理论啊。”生田绘梨花盘起腿坐在她的面前认真道。

    “尼酱他如今有钱,有地位,权势也不缺,唯一身边缺的就是女朋友。

    我曾经问过尼酱有没有想过要找个喜欢的人结婚,那个时候他虽然表面上依旧对德川家为他安排的‘相亲’毫无积极性。

    但私下面对我的问题,也只是说,这种事情只能顺其自然。

    换句话说,现在的尼酱经历了石原里美事件的刺激,他已经不可能再去主动追求一个异性了。

    他的骄傲,他对感情的观念转变,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一掷千金就为了博得美人一笑,这种年少时期干出来的蠢事他做不到了。”

    “是因为不再相信爱情?”就好像两个人在剧组拍戏一样,生驹里奈本能的对出了下一句台词。

    “是因为没有耐心了。”生田绘梨花摇摇头“尼酱说他醒来之后回顾以往自己做的事情,最大的感悟就是自己太蠢了,明明靠着身份地位,可以轻松得到,却非要学普通人当痴情种。结果被耍进了医院差点死掉。

    而大多数的男生也是如此,年少的时候可以暗恋一个女生很多年,给他买东西,对她各种好。

    成人步入社会之后,追一个异性如果几个月没结果就果断放弃,或者更短,讨厌被对方玩推拉技术。

    在我看来,尼酱就偏向于后者。

    他比起去费尽心机的追自己喜欢的人,更喜欢去爱自己,就是为了自己去享受和拼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