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点我倒是很认同。”

    爱别人之前先爱自己,德川义信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感悟出来的道理,自然也深深的影响到了生驹里奈和生田绘梨花两人。

    不过,这样的道理,却也让德川义信留下了很深的后遗症,至今都没有痊愈。

    生驹里奈从晴转阴的样子,也让生田绘梨花想到了某个可能。

    “不能喝太多酒的尼酱,太让人心疼了,都怪那个女人。”

    女孩皱起眉头,仿佛把抱在怀里的枕头当成那个坏女人一样,反复揉搓。

    虽然这感觉挺爽的

    “哼哼,如果以后见到了那个女人,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打他一顿?”

    生驹里奈想着自己这位朋友真要是发起火来还是很可怕的,比如自己就曾经被一个与生田绘梨花住同一小区的男孩吐槽过“长得丑”。

    然后被她听到了,结果就是生田绘梨花把对方揍了一顿,嗯准确来说是用了德川义信教她们两个的防狼术背摔。

    从此,生田魔王的威名开始在小区的男孩子那里不径直走。

    作为始佣者的生田绘梨花知道这件事后,还挺得意的给自己自封了一个“秋田山里大叔的首席家臣生田氏”的官位。

    “哎~~打架什么的太没有素质了。”

    生田绘梨花一脸嫌弃“本花花是这么暴力的人吗?我要狠狠的骂她一顿。”

    什么狐狸精,臭女人,浪蹄子小婊砸凡是能够想到的看起来很恶毒的词汇这会儿在女孩的脑海中走来走去。

    且绝大多数还是女孩受德川义信经常浏览华夏国的网站,自学中文一段时间后从那边顺带来的网络词语。

    有些词语虽然不能完全理解意思,但“会中文”和“用中文骂人=高大上”的观念,在生田绘梨花的心里由来已久。

    到时候,石原里美一定会脸色非常难看吧?

    我可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提前搜索了很多艺术气息浓郁的骂人话集锦。

    嘿嘿一想到自己这么做不仅会替德川义信找回场子,还能发泄心里的怨气,女孩想着想着,嘴角开始飞速抽动了起来。

    “嘿嘿嘿”

    用这样的方法先干掉石原里美,抚平尼酱内心的伤疤。

    然后再干掉碍眼级别No.2的菅井友香,这期间再努力的发育身材到时候什么松井玲奈还有欧卡桑嘴里提到的很卡哇伊,自己没见过的中元日芽香,关家具的関有美子这些人通通都会被自己毙掉。

    没有了这些障碍,未来自己和尼酱的baby一定聪明又健康

    “这个笨蛋”生驹里奈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人钻进被窝里从床的一边滚到另一边的女孩,小声的吐槽了一句,紧挨着床边的那只手摸到了台灯的位置。

    在一片凸起的疙瘩开关上按了一下。

    啪嗒

    屋里瞬间漆黑一片,好巧不巧,窗外传来一声响雷

    轰隆隆

    “要下雨了吗?可是天气预报说今晚没有雨啊这鬼天气比秋田的还要多变”

    生驹里奈眨了眨眼睛,想着外面东京的上空电闪雷鸣的样子,忍不住过紧了身上的被褥。

    啊咧?我的被褥呢?

    就在女孩准备翻个身踏足生田绘梨花的私人领地时,耳边传来了一道极其尖锐的叫声。

    “哇!!!好黑啊!一库马酱我眼睛看不见了!”

    完全看不到一点光的空间里,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

    顺带着一阵乒乒乓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掉了摔碎了。

    片刻之后,动静渐渐小了。

    当生田绘梨花用手机里的手电筒功能打开,并直接对准生驹里奈那张充满阴森森气息的脸时,对方慢慢的张开嘴巴“不是你看不见是我关灯了”

    “咕噜~~~”

    完蛋了,一库马酱被鬼附身了哎?她在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怎么我眼一黑,再打出灯光的时候,她就变得我不认识了?

    哎?不会是死了吧?哇哇一库马酱好可怜

    等等这样我是不是就可以直接继承她名下的那些地了?

    毕竟之前在本花花的强行逼迫呸友好关爱下一库酱表示会送自己一些秋田的地产作为成人礼物

    嗯虽然距离自己成年还早,但提前把房产证拿到手没问题吧?

    “我说一库酱你想这样照着我到什么时候?”

    “你你是人是鬼?”

    生田绘梨花双手做着交叉的姿势,用屁股让自己的身躯逐渐后退。

    “说!你把一库马酱放在哪里了?”

    昏暗的白光下,生驹里奈双眼微微转动了一下,直接抬起手放在生田绘梨花的胳膊上,用力向下一按。

    不到半分钟,女孩辛辛苦苦构架起来的防卫圈被她轻松破掉。

    “赶紧睡觉,再不睡觉,我就挠你的脚心!”

    秋田大叔发威,效果还是挺喜闻乐见的。

    那一瞬间,真的就感觉到了黑暗中有只不规矩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脚掌,生田绘梨花身躯一紧。

    联想到被褥下自己可是光溜溜一片,女孩打了个激灵,乖乖的躺下闭上了眼睛。

    “那那一库马酱晚安。”

    话音刚落,女孩又不死心的补了一句。

    “还有啊,我觉得艺人那件事,你可以考虑一下,这样我们不就可以和尼酱多待在一起了”

    刷

    生驹里奈一个眼神丢过去,似乎还想说什么的女孩,直接把话咽进了脖子里倒头就睡。

    彼此起伏的呼噜声从生田绘梨花的嘴里传了出来,不算响,但非常有节奏感。

    我睡了你不会挠我的脚心

    如同催眠一般的在心里默念这句话,在持续了一分多钟之后,半张脸露在被褥外的生田绘梨花悄咪咪的睁开了半只眼。

    视野中,隐约可以看到生驹里奈那张脸形的轮廓,以及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在黑暗中尤为晶莹剔透的眼睛。

    虽然搞定了这只难缠的生田绘梨花,但女孩“睡不着”的心思,反倒是比之前更强烈了。

    叮咚

    清脆的提示音响起,强行将放空中的生驹里奈的意识拖回了现实。

    泛着白光的手机屏幕,短信发送人“尼酱”的字样深深的刺激到了女孩。

    轻轻扶着被单倚靠在床头,生驹里奈小心的拿起了手机。

    此前因为和生田绘梨花聊得太投入的缘故,致使女孩自己都忘了,在那之前还给德川义信发了一条短信这件事。

    至于为什么发短信是因为那几张照片让她的心起了涟漪,还是纯粹的寂寞孤独,以及对这位兄长许久未见的思念总之,这种情绪实在是太复杂了。

    “刚准备睡,不过看到你的信息又起来了”

    女孩看了一眼时间,快两点了。

    尼酱一定很忙吧,不然不会到了这个时间点才准备睡。

    一想到对方那完全不规律的作息时间,再加上本来是要睡觉的,但因为自己这条短信把德川义信又给折腾起来了,生驹里奈内心的愧疚情绪更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