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眼中的里奈,是一个无时不刻都在求变的人,就像漫画里的主角一样。”

    从床边起身,德川义信握着手机来到窗前。

    唰

    一手用力掀开窗帘,东京一隅的夜景囊括在视野之下。

    在这座大都市中,有多少个像生驹里奈一样,在当下对自己的未来存在自我怀疑,茫然,以及对渴望下一个目标带给自己前行的动力的女孩。

    “千万不要觉得你不如生田,里奈那个孩子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大大咧咧。

    有些时候,她在我面前所展露出来没心没肺一副混世魔王的模样,纯粹是因为她视我为最亲近之人,所以不屑于带上面具与我相处。

    喜欢音乐,想要唱歌这是她最大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生田叔叔和阿姨给她安排的路她都乖乖的去走着,因为这正是她所喜欢的,她觉得自己应该走这样的路。”

    “是啊一库酱对于自己的歌手梦是从一而终的,始终都没有动摇过,太了不起了。”

    从德川义信的嘴里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称赞生田绘梨花,生驹里奈却没有一点的嫉妒,只是很平静的回应“而我却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从小到大,爷爷在我眼里都是扮演着非常严厉的角銫,我从不敢在他的面前表露出一点我喜欢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德川义信皱着眉头。

    不过随即想到生驹里奈在她爷爷面前畏畏缩缩的样子,就有些了然了。

    “大概,是觉得他不会支持吧。我爷爷是个非常传统的人,他一心想要重振生驹氏族。

    我父亲,就曾被他寄于厚望,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然后带动秋田的发展”

    说起自己的父亲,女孩的语调总算好了些,曾经她生驹里奈几次逃离秋田,就是在她父亲的支持下完成的。

    一个人怀揣着父亲给的零花钱,漫无目的的坐着车。

    第一次离开秋田的女孩兴奋的像脱离笼子的小鸟一样,恨不得把秋田以外的地方全都玩一遍。但因为人不生地不熟,加上惧怕和陌生人打交道,女孩最终把目的地放在了东京。

    这些年,生驹里奈往来东京已有上百次。

    但是,她只记住从车站到德川公馆的路线。

    需要乘坐几号地铁,中间是否需要换乘。

    某一次德川因为工作繁忙,将初次上京的干女儿交给她照顾,结果两人就在东京迷了路。

    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成熟起来的生驹里奈。

    有些时候德川会一次次的思索这个问题,也许只有当她真的去经历一场残酷的磨练时,譬如,加入乃木坂,真正的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既然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处,那么,就由自己来引导吧。

    乃木坂想要顺利成军,一期生里可以少了那些人气不高,存在感不高的成员,但绝不能少了这位“乃木坂之魂”。

    内心下定了决心,德川开了口。

    “那么你呢里奈。”

    “我?”

    “是啊你就没有想过,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吗?

    就像你刚才发短信问我,如果你参与甄选,我会支持吗?你之所以这么问,是对这个职业产生了兴趣吗?”

    一连串的反问,直接让生驹里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其实唱歌不怎么好,舞蹈虽然会一点,但是尼酱你是知道的,因为天赋极差,同样的动作要学很长时间才能记住,连原本教我爵士舞的老师都说我真的不会跳舞。”

    “但是,从开始到现在,关于爵士舞的练习,你始终都没有落下过,不是吗?”

    德川是看过生驹里奈在他面前跳舞的,不知为何,那个在家人面前死活不愿意表演的小女孩,到了他的面前,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只跳给你看”,这是德川在目睹生驹跳舞现场的时候,所感受到的最强烈的情绪抒发。

    “因为想从尼酱这里得到夸奖,我知道,不管我做什么事情尼酱都会鼓励我去做,而不会直接否定我的努力。只要一想到这个,练习的时候全身就有了使不完的力气一样。”

    生驹里奈毫不掩饰自己的小心思“我想要成为让尼酱感到骄傲的人,想要让尼酱在其他人面前提起我的时候,能够像称赞一库酱那样的称赞我。”

    努力的根源,只是为了能够得到自己的一句夸奖吗?

    德川楞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女孩非常喜欢的动漫《火影忍者》里的一幅画面,年少的佐助将练习的豪火球之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表演,结果对方看完了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但刚走出没几步的时候,回头说了一句“真不愧是我的儿子”。

    有些时候,小孩子将长辈视为崇拜,模仿的对象。

    在尚未拥有独立思考和成型的三观之前,或多货少都会想要通过一些努力,来得到长辈的一句称赞。

    这一句简单的称赞,会胜过各种物质奖励,让小孩子的自尊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因此也同时拥有了继续努力完成下一个目标的动力。

    越是没有得到称赞的人,对此会异常的渴望,逐渐进化到偏执。

    “我的称赞,对你来说很重要?”

    收敛心神后德川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很重要,因为,尼酱给予了我在我爷爷那,都没有得到过的东西。

    这些东西让我意识到了只要付出努力,我会变成我曾经所不敢想象的程度的那种人。”

    女孩认真的回应道,坚定的语气让德川仿佛看到了生驹里奈那双充斥者执念的眼神。

    “我非常崇拜尼酱,将尼酱视为我人生的风向标。

    所以我告诉自己,如果要成为像尼酱这样优秀的人,那么纵使经历一些超乎想像的事情,只要可以成为,我就会努力。”

    说到这里,生驹里奈想起了生田绘梨花的那个艺人提议。

    “尼酱,我听我爷爷说,你打算未来制作一个偶像团体,来开展演艺圈的事业,对吗?”

    “这就是你萌生出要参加偶像甄选,所说服自己的理由吗?”

    自己的那个偶像女团计划,在华族的圈子里已经不是什么秘闻了。

    只不过他知道目前不是拿出来筹备的时机,加上自己不主动提及太多内幕。

    所以多数人都把它当成了是“年轻公子的一场游戏”的话题,聊过就丢掉了。

    所以当生驹里奈问起的时候,德川义信也不否认。

    “关于偶像女团的事情,我脑子里的确有些想法,不过还在草创时期,当下推出也不可能。我的重心还是放在家族让我负责的领域里,所以,真的去着手准备,也是三年之后。”

    “三年?要这么久吗?”

    “三年期限,是我给自己定下的。

    我要在这三年里,让自己变成可以让家族重视,给予我想要的权利来决定自己想做的事情。”

    生驹里奈听了之后,稍稍计算了一下,三年之后自己已经是高中生了,报名参加一个偶像女团甄选,在年龄上也不算太晚。

    最关键的是,德川没有表明出拒绝她去参加他那个女团企划的想法,这就足够了。

    “好!我决定了尼酱,三年之后,等到尼酱你启动你那个偶像女团甄选计划的时候,我会报名参加的。”

    “决定了吗?”德川义信翘起嘴角,虽然生驹里奈入局了,但初衷已经和原本存在了偏差。

    从寻求突变到渴望得到自己的认可,且以自己为目标成为更加优秀的人,但生驹里奈还是那个生驹里奈。

    自身存在着光环,不满足于现状。

    “嗯”女孩应了一声,紧接着又用担忧的口吻。

    “那个尼酱你不会让我淘汰掉吧?”

    “真要动用小手段淘汰你,我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让你参加。”

    德川哈哈大笑“对自己要有信心,我的妹妹,可没那么不堪。”

    “那就好,我会努力的尼酱。只要通过甄选,我就可以每天见到尼酱了。”

    这一刻,生驹里奈给自己也定下了一个目标:通过未来的这场偶像甄选,凭自己的实力。

    心中的一颗巨石落下,生驹里奈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谢谢尼酱陪我聊了这么多,我要回去睡觉了。”

    “那就好好休息吧。”

    德川看了一眼通话时间,不过就在女孩准备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又多嘴了一句“里奈”

    “嗨咦~~怎么了尼酱?”生驹里奈的声音又传出来了。

    “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就算对于未来的人生充满了迷茫,但只要保持初心,时刻记住因为渴望所以努力,你终会找到你想要寻找的东西的。”

    因为,你将会遇见自己愿意用青春去守护的东西,和那些对人生一样存在迷茫的伙伴们。

    放下电话,因为生驹里奈的这次人生商谈,德川彻底没了睡觉的念头。

    “乃木坂之魂已经入局了,其他的成员也都在逐步接触中,御三家拿下更是重中之重。

    但是作为前期抗伤害的里奈,现在已经没必要让她独自去承受了。

    不如多设置一个C位,那么,谁来担任这个人选?

    没有参加SKE48甄选的松井玲奈,亦或者是”

    打开邮件,点开最新收到的一封,操控着鼠标缓缓下拉。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校服的女孩,女孩梳着正太发型,嘴唇有些薄,浓密的眉毛配上大鼻子,与生驹里奈一样有些男孩子气。

    “三年后不过十一岁的平手友梨奈?”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